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37 白塔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537 2010-08-16 10:53:53

  到达【白塔】的时候,北雨牧已经到了。我笑着走上去:“来晚了,抱歉。”是我约的他。方才在【冥渊阁】内,我乘所有人不注意偷偷在北雨牧掌心写下了白塔二字。

他笑道:“不晚,我也刚到。走吧,我请你喝我酿的酒。”

“请我喝酒?到哪去喝啊?”

此时但见他走到【白塔】之下,转过头来对我极为璀璨地一笑:“当然是【白塔】咯。”这家伙···好歹白塔是你们家类似祠堂一样的东西耶,你跑到里面喝酒?

他见我不动揶揄我道:“怎么,不敢?没事啦,我跟我父母说一声就好了,他们不会怪你的,更何况我从小到大就一直到这里玩的。不碍事的。”跟他父母说一声?我怎么越听越慎得慌?不过,他都说到这份上了,看起来似乎真的没事。

“谁说我怕了?我那是敬重,敬重懂不懂?”

“好好好。”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白塔】的锁,推开门侧过身子对我道:“请进吧。”其实门被打开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小阴风吹过来,周遭的气温瞬间降了几度,于是轻轻咽了口口水,走了进去。

耳畔响起了北雨牧的嘲笑声。

待入了塔内,景象却于我想象中的截然不同,没有阴森的神像,没有残破的蜘蛛网,甚至连断壁残垣都没有。陈列干净整洁,似乎日日为人打扫。我看向北雨牧发现他正向众多牌位恭恭敬敬地上着香,其动作之娴熟,让我了然他的确一有空便会来这里。

待他忙完了,发现我正呆呆地看着他,竟略带不好意思地说:“你···看着我干什么,走,到顶楼,我在那里藏了新酿的桂花酒。”说着就独自上了楼。

我跟在他身后问:“北无常如此提防你,怎么会给你【白塔】的钥匙呢?”

“这钥匙可不是他给我的,呶。”他从怀里掏出那把钥匙递给我,是一把做工精密的的上品,我好奇地把玩起来,其中带有多个机关,可以根据需要变换钥匙的形态。

“这是我双亲留给我的,小孩子满月的时候不是应该送长命锁吗?他们送给我的是这把钥匙,它什么锁都能打开哦。”好吧,我承认剑圣国开锁技术已经达到了某一个顶峰了。

我将钥匙还给他:“虽然有这把万能钥匙,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来【白塔】吧,万一哪天遇上北无常,你不就全穿帮啦?”

“放心,北无常他不敢来的。”说话时他面带嘲讽之色:“他害怕看见我父母的牌位,这件事我从小就发现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尝尝桂花酒吧。”这是【白塔】顶楼,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木桌和几把矮座,旁边摆放着几坛酒和一些杯具,却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阳光甚至可以从天窗上倾斜而下。

北雨牧已将两个杯中满上了酒,顷刻,带有桂花味的酒香充斥了整个屋子:“这是我用北无常旧年所种的金桂所酿的酒,怎么样?”他满眼期待地看着我。

我举起杯子将酒一饮而尽,酒不醉人,甚至和带着花香的味道:“嗯,好喝。嘻嘻,没想到你北雨牧还有两把刷子。”

“两,两把刷子?那是什么东西?”他满脸尽是疑惑。

“没,没什么。”我支支吾吾道。

但是我们好学的北雨牧显然不肯放过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于是佯怒:“都说没什么了,真是个木头!”

这回这只木头学乖了,马上闭口不问转移话题:“对了,你找我来【白塔】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哦,光顾着喝酒,把正事差点都给忘了。我放下杯子点点头:

“紫鹤对今天北小姐的遇刺之事有些疑惑,所以向你来询问一些事情。”

“原来是为这事啊,雨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被他那副正经的神情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啦,你知道女孩子都喜欢八卦一下嘛。”

“你喜欢太极?”

这是冷笑话吗?“···当我没说。”

“哦。”

“你可知道今日北小姐遇刺之事是谁放出风声的?”最让我在意的便是这件事,再过几天就是初二了,北小姐此时遇刺的事情一闹大必弄的人心惶惶,北无常不会这都不明白吧。

北雨牧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祭浪。”

祭浪?这个名字没听过,北家的这些人也不多,名字也好记,怎么会有我没听过的名字呢?莫不是下人吧,可是一个下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抉择权?

北雨牧见我疑惑不解,便笑着解释道:“祭浪应该算是我们家的,管家吧。”

“管家?”君夕给我的那份资料里没有提到过这个名字,如果没有提到的话应该是君夕觉得没有危险性的人物:“那也就是说他是北无常的人咯。”管家这样类似心腹的人觉得可以算上他的自己人吧。

“北无常也这样认为,毕竟他们是20年的好友。可是,确切的说祭浪应该算是是北冥月的人。”北雨牧又为自己满上酒,很不经意地说。

“你说什么?”我大骇。“有没有搞错啊?他们拜把子的时候北冥月应该还没有出生吧。一个中年男子怎么会听服一个都可以做他女儿的小丫头呢?”

“这个···”北雨牧神秘地笑笑:“我不能告诉你。”

“你不是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关键的东西他不说。

他很无辜地看着我:“对不起,我说谎了。”

“······”勇于承认错误的好孩子。我吃憋。

他玩味地打量着我:“好了,不要这副表情了,我也不知道你这么会问,一问就问到了这个问题。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答应过别人不说的,要是一般的承诺也就算了,可是我发的那是毒誓。”

“好吧,为了你的命,我不问了。你看,我这么好心地救你一命呢。”我很慈悲地说。

他连连点头:“是是是,您老胸襟广阔,您普度众生,我是不是还该谢谢你?”

我挑挑眉:“你说呢?”

“······”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北雨牧,你是不是很清楚北冥月遇刺的整个过程?”

“没有,我什么都不清楚。”他微笑着,很真诚地看着我。

“是吗?”狐疑中。

他马上一副很委屈的表情:“哎,真伤心啊,母亲小时候不让我说大话,我不听,现在连紫鹤都不相信我了。”

一对白眼免费送给他:“知道就好。”

“好吧,为了继续博得紫鹤的信任,我豁出了。”北雨牧起身一副敢死队的表情,我愕然:

“你,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想要知道关于北冥月的一些事吗?”他理所当然地双手抱胸看着我,给我一种自己没有道理的错觉。

“是啊,可是,你不是发的毒誓吗?”

“是啊,我发毒誓不能将这个秘密讲出去,又没有说不能给别人一点提示。如果是你自己发现的,跟我似乎一点关系也没有吧。但是如果你弄不清楚其中的缘由,也怪不得我了。”继续理所当然中:“跟我来吧。”说完就心情极好地下了楼。

综上,我所吸取的教训是,千万不能让眼前这个男人发毒誓,因为再发也没用,他会想尽办法把你给卖了的。

我叹了口气,也跟着下了楼。

唉···为什么都没什么人看类?夏玥写得不好可以提嘛,不要对人家不理不睬的呀!好寂寞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