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54 贵族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149 2010-08-16 10:53:53

  在看见她的那一秒,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有人会说药芊莫是逃婚出来的。因为她一袭惹眼的红衣,犹如华丽的嫁衣,衬着她如雪的肌肤,更加冰清玉洁。修长的玉颈衬出了她愈显高贵的气质。精致的云鬓,犹如上等的黑天鹅绒,玉簪螺髻,气质高贵不可言。

在这样的一个人面前,我顿时就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而且这种自卑感来得是那么顺其自然,好像我一出身就比她矮了一截似的。那是一种怎样的气场啊?可以让世上所有的花都枯败凋零,漫天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这个宛如画中仙般的人物,却出人意料地向我这边走来。看着她步步生莲的样子,一步,两步……慢慢地逼近,我的心跳不由地加快,呼吸也越发仓促了。

脑海中拼命地搜索着关于眼前这个人的信息,却始终无法浮现出像这样一张绝世倾城的脸庞。难道她也是穿越来的?所以跑来认亲?

不可能啊,连夭然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呢!

那这位美女与我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跑过来跟我搭讪呢?而且还是千里迢迢地逃婚跑过来跟我搭讪。难道,她是lesbian?啧啧,长得这么好看真是可惜了呀!

就在我心潮澎湃,胡思乱想的时候,完全忽略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坐在我对面边喝茶边看窗外风景的夭然。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忽略别人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药芊莫在我们桌前停下,四周的食客早就鸟都不鸟一眼桌上摆着的美食,跑来专心围观了。呃……我承认不论在哪里,八卦精神都是顽强不屈的。

药大小姐那双泪眼欲滴的双眸含情脉脉地望着夭然,许久。期间所有人都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整座沸腾的酒楼在瞬间静了下来,大家都关注这段时间人们茶余饭后八卦的焦点人物药芊莫会说些什么。

而我现在关心的只是,这位高贵的大小姐和我家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神哥哥究竟是什么关系。

‘咕嘟’,瞬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这怪不得我嘛!人家看戏看到紧张的时候口干舌燥想要喝口水而已嘛!干吗要给予敝人这般的高度关注呢?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你……又来啦。”最后还是夭然先开的口,短短四个字令所有人都失了神,怎想得世上还有如此好听的声音。说话间他还是始终看着窗外,并且那个‘又’字好像格外重。

那药芊莫似是急了,带着哭腔地喊了一句:“音之。”

呃……音之是什么东西?她冲着夭然喊干什么?难道是认错人了?不会啊,夭然都认识她的……好复杂的男女关系啊……

夭然不接话,底下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了。人们大多都是在猜测夭然是何许人也,竟敢这般对待【药庄】的大小姐。

药芊莫似乎也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脸色很不好看地咬着下嘴唇站在那里隐忍,那种感觉仿佛她摇摇欲坠。就连我看的都会有些于心不忍。

终于,她似鼓起很大勇气般终于再次开口,这次似是拼尽全力喊了出来:“父亲要逼着我成亲了!”

颇有绕梁三日的效果……

“是吗?”终于夭然转过头正视药芊莫的眼睛了,脸上还是挂着无懈可击的温暖的笑容,好似他刚才所说的二字是一个疑问句。只是药芊莫看见以后像受到什么巨大的打击般地猛地向后退了几步。

她摇着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不相信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不可能的……”

夭然轻笑:“如你所言,但是我只关心我想知道的事情,若真如你说的那样,天下之事无所不知,那么……”他顿了顿,似是下意识地朝我这里望了望,然后道:“那会很麻烦的。”

“……原来,我就是你所说的无暇关心的人……我……”药芊莫的样子看的所有人都于心不忍,真搞不懂一向温柔无比的夭然怎么忍心看下去。大神的思维构造究竟与正常人有多大的不同啊?

“你该有你自己的生活了,我说过,如果你继续依赖我,毁了的不光会是你,还会是整个【药庄】。”夭然的神情极为冷静,仿佛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

“可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在等你,只要你一来【东宫】,我必会第一时间找到你啊!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你说你怕麻烦,但是你明知道芊莫就是死也不愿给你添任何麻烦的,音之,你为什么就不可以……”话还没说完,就被夭然打断了:

“你似乎没有看到小鹤呀。”

汗……敢情我在这里做了这么长时间电灯泡,还没被这位药大小姐放在眼里过,难道是我存在感太低了?

夭然此言一出,所有人,包括药芊莫在内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我身上。妈呀,一下子有种做名人的感觉,我探了探脑袋,向众人摆了摆手:

“嗨。”

为什么我觉得众人有种‘切’字呼之欲出的感觉?

夭然则在对面笑出来声:“她是我新收的徒弟。”说完放了一张银票在桌上,然后对我道:“走吧,小鹤。这里人太多了,我不喜欢。如果你还饿的话,我带你去吃小吃。”

我点了点头,屁颠屁颠地跟着夭然。然而没走出几步,却听到身后的药芊莫喃喃自语道:“徒弟?你也会收徒弟?你不是一向害怕麻烦的吗?她究竟何德何能,你就连【天下第一鬼手】都不收,为何偏偏收她所徒弟?”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人们口中频频谈论着【天下第一鬼手】,貌似是个特别强大的人物啊。难道想要做夭然的徒弟真有那么难吗?那我这两个月这种学习态度,岂不是暴遣天物了?

而知名度这么高的人人都可以撼动,夭然,究竟是谁啊?

我下意识的握住了夭然的衣角,因为心里觉得极不安全。

“代央已经不是我可以指点的了,自不可妄居师长。更何况,收谁为徒,从不需要理由。”说完夭然握住我的手,下了楼,再也不顾店内的喧杂吵闹。

的确,夭然就是有这样一种神奇的力量,无论多么糟糕的环境,多么复杂的问题,只要有他在仿佛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显然,我现在的心中平静无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