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66 命定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70 2010-08-16 10:53:53

  我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你终于想起我了。”

“where,where?我知道刚才是我冷落你了,老身向你道歉。”靠之!让我杀了他,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拽英文!

“你刚才还没说完呢,我被带到这个时空究竟是为了什么事?……该不会是你这个老头把我弄来的吧!”

师祖连忙拜拜手:“没有没有,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呢!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你对这个世界又知道多少呢?”

“我知道这里叫【圣剑国】,分为东西南北中五个部分,这里的人多少好像都会一点武功……就这些。”

“果然,”老头子扶着脑袋一副‘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我就不该指望音之那孩子会给你指点些什么。”诶?夭然的祖师爷也叫他音之?难道他也不知道夭然的本名吗?那他本名叫给谁听哒?“今年算算应该是地坤三十年了,呵呵,时间过得真快啊。”

“紫丫头,你既知道这里的人都会那么一点武功,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五把圣剑的事?”

我皱了皱眉头:“……好像有听导游小姐提到过,她说只是一个异时空的传说……难道这是真的?!”

那老头点了点头:“【倾城破】、【非墨】、【白兮】、【残落】和【亦愁】是这个时空的五把圣剑,对于这里的大多数人而言只不过是传说中的神物。有古书云:得【倾城破】者称霸武林,得【残落】者无人匹敌,得【亦愁】者富甲一方,得【非墨】者定人生死,而得【白兮】者,”他顿了顿斜眼看了看我,缓缓地吐出:“差——遣——天——下。”

我为之一震。牛×的人兮,牛×的剑。

“你知道在【圣剑国】历代的君王是怎么选出来的吗?”

我下意识的摇摇头,努力跟上这老头所说的内容。

“每一位现任的君主虽然会有许许多多的子嗣,但是他会用各种残酷不堪的方式考验他们,直到,只有两个幸运的孩子活下来。于是,这两个踏着兄弟的血活下来的孩子才要开始真正的厮杀。他们一个会振兴武林,一个会覆灭武林。就像纵横的双方,他们可以培养自己的部下,自己的势力,但是不可以暗杀,这对于帝王而言看着自己的孩子互相残杀就像是一场极为高级的游戏。这个游戏的终点就是老帝王死去的那一天,两位皇子在那日终有一战,他们可以动用他们所有的一切力量,最终得以称帝者就是最后的赢家,另一方听候发落。”我只知道争夺王位的戏码往往会血流成河,可从没想到过在这个时空居然会这么变态!

“往往这种事都会牵动整个武林,因此往往平均每过二三十年,武林就会有一场空前的浩劫。他们要助自己的主子登上至高的皇位。”

他说完了,就这么殷殷地望着我。我沉默着,一言不发。终于这老家伙又忍不住了:“喂,给点反应行不行?”

“这个朝代的皇帝还真短命啊!”

“就这个?!”他明显失望到极点。

“还有就是,”他目光中又燃起的殷殷的希望:“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希望破灭了。

“我还以为你浑归浑,但还是有那么一点觉悟的呢……还不明白吗?下一任君王是谁,只凭你一念之间。换句话来说,只要得到你的支持的那方就会成为下一任帝王。”

完全懵了:“开,开玩笑的吧,我哪来那么大的本事啊?拜托,我只不过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丫头,没权没势没武功,别说是你了,在【望瑶庄】随便找一个弟子就能让我尸骨无存。我凭什么还去管他们皇位之争呢?”

“既然上天让你到这个时空来,自是有他的道理,或许你现在还一事无成,但总有一天你一定有实力,可以左右一切。”说话时,那老头儿难得的认真。

“那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咯。”

“我只是希望将来有朝一日你需要抉择的时候,你可以选择武林。武林虽然三教九流众多,也不乏阴毒邪门的武功,但是一旦武林覆灭时整个【圣剑国】的气数也将尽了。人们总是不明白,【圣剑国】是一个以剑为生的世界,其实不无道理。”

我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抬起头来:

“……那,那个选择覆灭武林的孩子不是注定会输吗?”

“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师祖很看破红尘地长叹道,多少有点似神似仙的模样。

“可是,我完全可以不趟这趟浑水的。为什么我一定要选择呢?”

“哈哈,”老头儿那副‘早就看穿你了’的表情真叫人不爽:“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虽然你不想回去,但你应该很想知道你过去那位情郎哥哥如今过得如何吧。”

我瞪大眼睛,说不出一句话,觉得自己完全被他窥破了。

“不如这样吧,一旦武林得救,我就告诉你你过去那个一厢情愿喜欢的人现在的状况,如何?”他拨弄着手指头:“好了好了,别考虑了,很划算的好不好?你只要按照自己的人生轨迹走,我敢说就算我今日不告诉你,将来总有一天你也会不知不觉中发现你已经趟在那趟浑水中了。”

我深吸一口气:“好,成交!”

老头子欣喜若狂地连哭带笑,就差往我头上撒花了:“呵呵,好孩子,老身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果然情哥哥无论是现任的还是前任的威力还都是一样无边呢。”

我听了满头黑线,握着拳头站了起来:“没什么其他事了的话我就先走了,你这里不安全,天上已经积云了说不定过一会儿就会有场暴雨的,你这个主殿连个挡风遮雨的地方都没有,唉,落魄啊!”

“紫丫头不要这么看不起人嘛,”说着他神定气闲地继续喝茶,我总算知道夭然那个‘锻炼排尿系统的习惯’是从哪里来的了,敢情都是这个老头子教的:“老身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本事,但也不会无能到让自己变成落汤鸡。”

话音刚落,天边一声惊雷。片刻的宁静,然后瞬时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

我下意识地捂着头想跑到避雨的地方去,可是跑了几步却又突然停住了——诶?一滴雨都没淋到。再回头,那老头儿依然坐在地上优哉游哉地喝着茶。呃……强大的老人兮。

“紫丫头,你们穿越来的孩子都这么慌张吗?怎么反应几乎都一个样呢?这里被我摆了阵,雨啊,雪啊,哦,就连那个什么紫外线都透不进来的。你就放心地在这里等雨停吧。”

被震撼之余,我值得悻悻地又坐回原处,同这个心理年龄只有个位数的老头子唠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