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64 知是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184 2010-08-16 10:53:53

  我一直以为【望瑶庄】是一个村庄的样子,百姓在其中安居乐业,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可显然现实与想象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夭然他师祖的家简直就是一个华丽的大山庄,就好像……

想到这里,我脑袋又不住痛了起来,于是连忙从怀中掏出夭然给我的那只小黑瓶,取出一颗药放在嘴巴里。自从我知道自己身体的原主人是江家二小姐之后,这样的头痛就愈现频繁了,所以,没几日下来,这个瓶子里的药已经开始见底了。

夭然那日的话又回荡在我耳边:【当你将这一瓶药吃完的时候,你就与你过去的生活再无关系了】。我攥紧手中的瓶子,明明是我自己不想要离开【望瑶仙境】的,为什么现在又开始不那么排斥恢复过去的记忆了呢?

我抬头望了望身边依旧淡然的夭然,拳头攥得更深了。‘不,不可以让他帮助我去恢复记忆了,可是为什么越来越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梦儿的记忆就在我的脑海中,我需要记起它,因为梦儿还有些很重要的事等她去完成’。怎么办?明明是我信誓旦旦地说永远都不会离开夭然的,可是梦儿的记忆反倒令我更加坐立不安。

“公子,您来啦!”一个小童从玄关兴致匆匆地跑来:“师祖说今日会有人要来访,还拍我在这里候着呢。药小姐你怎么又来了……”他转而向我:“这位是……”

“这是紫鹤。”夭然简明扼要地说:“紫鹤,这是星之,是姑姑唯一的儿子。”

我很热情地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嗨……”那小孩子显然接受不了,红着脸支支吾吾地也不知是不是在点头。

我悄悄凑到夭然耳边:“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有一个姑姑啊?”

“你不是也没问过吗?”

“那你父母该不会也在【望瑶庄】里吧?呀,怎么办啊?我都还没准备好……他们平时脾气好吗?”

他又轻弹了一下我光洁的脑门:“你都在想些什么呀,放心吧,我没有父母。”

闻言我连忙舒了口气:“哦,那就好,那就好。”但马上反应过来不对:“啊……你别误会,我不是高兴你没有父母,为此我正的深表悲哀,我只是高兴你父母不在……呃……我在说什么啊?”

这就叫越描越黑……

夭然忍不住被逗笑了:“好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走吧,别让师祖他们等久了。”

“嗯嗯。”我很听话地跟在他身后,由星之的带领下去【望瑶庄】的主殿探望师祖,据说师祖他老人家已经召集了所有的族人在那里等候了。

果然,跟着夭然出去面子就是大。

然而【望瑶庄】的主殿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它根本不是什么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而是四周是竹林,自然天成的一块凸出的圆形平台,闭上眼睛甚至都可以听见不远处潺潺的溪流声。唉……人家的主殿不说奢华,起码得壮丽磅礴吧。但是这里……我无语地看了看天空,下雨天说不定还得漏雨呢。

不过踏上那由黑曜石与水晶所制成的平台,我倒顿时有种身价暴张的感觉。一黑一白,构成了太极的形状,一股寒意隔着鞋子从脚上传了上来。【望瑶庄】的族人们盘着腿围着这个巨大的圆形坐好,我正对过的那个头发乌黑穿着月牙色白袍的老头该不会就是他们口中的师祖了吧?比想象中年轻太多了。

“师祖。”夭然弯腰抱拳毕恭毕敬的,礼数很是到位,看来这个师祖还真是不一般呢。

“药芊莫见过师祖。”一抹红色的身影走上前去微微屈膝,婀娜多姿,在座的倒有几个修炼不到家的年轻人眼睛一下子就直了。我打心底里强烈鄙视这些人,切!功力还不如年纪轻轻的星之呢!(夏玥:擦汗……人家星之那是还没长到那个阶段,不明白人情世故……)

我因为一直在神游,所以就傻呵呵地站在那里,也忘了向师祖行礼。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因为师祖他老人家亲自发话了:

“紫丫头初次来主殿似乎有些许不满意啊。”

“啊……”连忙点头说:“嗯嗯,这里刮风下雨都没处躲,坐在冰冰凉的石头上还容易拉肚子……”这时候我才发现这是师祖老人家给我挖的天坑啊!怎么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直肠子,想什么说什么啊?那个老头可是夭然的师祖诶,夭然都已经强的更什么似的了,更何况他。说不定随便一挥手就让我暴死街头,想到这里我连忙改口:“……啊不,我没那个意思……”

“哈哈哈——”那头传来了老人家慈祥而又豪放的笑声,身边的夭然也在朝我无尽包容地微笑。而剩余的人,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呼……还好这些人休养好,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抄一把剑跟人家干上了。

“看你这副冒冒失失的样子,还真让我怀念气一个人来了呢。”虽然是喃喃自语,但还是被我听到了。他对离他身边最近的一位妇人说:“带他们下去吧,我想和紫丫头单独谈谈。”那位妇人起身,在座的所有人也跟着她离开。

我趁这当惴惴不安地拉了拉夭然的衣袖,小声问道:“你师祖不会拿我怎么样吧?他平时记不记仇啊?最后一次出手是什么时候啊?被他打了以后还生的几率是多大啊?”

夭然被我问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像往常一样安抚了一下我的脑袋:“虽然我不知道师祖是怎么认识你的,但我向你保证,师祖绝对不会伤害你。如果他真像你说得那么可怕,某人早就死了千千万万次了。”

还不等我弄明白他口中的‘某人’是谁,夭然就已经随着人群离开了,看他那些师兄弟急切的样子,八成是要急着会亲人呢!

我刚要收回视线,刚才那位夫人就正巧走过。她相貌有说不出的风韵,眼角下还有一颗明显的泪痣,头发用两根发簪盘起,身着的衣服也毫不张扬,但目光中却流露着俏皮,已经三十来岁的样子,一看就是那种不拘小节的女人。她手牵着星之,与我目光交汇的那一刻,朝我超级友好地笑了笑,然后离开。望着她的背影,呃……怎么有种大姐大的感觉?

主殿的人渐渐地走光了,原本就很安静的地方变得更加安静。我转过身,走向那位师祖。他依然盘腿坐在那里,含笑着,等待着我的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