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61 撩人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1999 2010-08-16 10:53:53

  “靠,算了,男人就男人吧,权当我今天是瞎了眼了,喂,你没事吧还能不能走路啊?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准备回客栈了,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大男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呵呵,小妹妹你对男人和女人的差别一直都这么大吗?”他掩袖笑了笑,依旧是那副千娇百媚的姿态,我真怀疑刚才杀人如麻的根本就与他无关。

我白了他一眼:“看上去你真没事了,好好在这里自生自灭吧,我走了。”

那人也没搭我话,只是邪魅地笑了笑,然后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

我顿时慌了神:“喂,你没事吧,我警告你哦,少装可怜我不吃这套的!……喂,你不是真的晕了吧……呼……这两天怎么这么倒霉啊?……你死人啊怎么这么重。”

终于在我大半夜连拖带拉的不懈努力下,我终于将这个浑身是伤的家伙安顿在了一个废弃的破屋中。在进城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里,当地人说这里原先是一大户人家的宅院,后来因这家人犯了事被满门抄斩,人们觉得晦气,所以这么大的屋子就一直空管着,直至今日变成这副破败的模样。

我见那人还在昏迷状态,于是就很好心地想帮他检查了一下伤口。可是当我解开他那身宽松的长袍时,脸顿时涨红了。他的身体看上去宛若尚未及笄的少女般柔软,身上随附有刀伤,但是却一点不影响他错落有致的身材,皮肤干净而又细滑,要不是看他有伤在身,我真会控制不住扑上去吃抹干净的。

我努力控制了一下情绪,然后很不情愿地擦了一把口水,心中暗自不平‘靠!你是男人诶!要不要这么好看啊?’就当我正打算收起目光时,那家伙却正巧从昏迷中醒来,而且好死不死地正好对上我的眼睛。

“怎么?小妹妹,你似乎打算继续欣赏下去啊?也对,你从小到大应该没见过什么男人吧。”说话时,他慵懒地动了动脑袋,眼神就好似一只邪恶的黑猫。

我扭了一下他受伤的地方:“喂,拜托你搞搞清楚好哇?你现在是命悬一线,救或者不救你都看我心情的好哇?看看你怎么了?姐姐我看你算给你面子了!你现在弱成这个样子,我要真把你先奸后杀的又能怎么样?”说完就从那家人废弃的杂物箱中找来一根绳子,将他绑住:

“我劝你不要费心思逃走,我现在帮你去抓药。等我帮你换完药你想去哪去哪,我不拦你。要是被我发现你在我回来之前逃走了……”我举着拳头威胁到:“……哼哼,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完蹦蹦跳跳地出门了。

半个时辰后,当我拿着草药回到这件破屋子里时,发现这家伙果真乖乖地头倚着身后的柱子似是欢迎地等着我回来。我笑嘻嘻地走到他跟前,像对待宠物般地拍了拍脑袋,肯定地点了点头:“嗯,乖孩子,goodboy。”他不怒,反倒很配合地用头蹭了蹭我的手,嘴角还挂着玩味,完全已经进入了猫的角色。

我帮他解开绳子,让他自己平躺在地上,然后将手中的药草慢慢捣碎,替他敷在刀伤处:“照这个药方再敷上两贴,你的伤就可以开始结巴了。”我像个资深大夫般,很老道地对他讲。这时我才发现那几个月夭然逼我看的医书太有用了,像刀伤这样的疑难杂症我都可以对付,哦呵呵呵,聪明如我。

他卧在地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原来你是大夫,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完全没有生气,反而笑盈盈地对他说:“呵呵,我想你是搞错了吧,我才不是什么大夫呢,我是兽医,一般只给驴啊马啊看病的,”

他脸顿时青了一层。

我装作没看见,继续自顾自地说:“虽然从没给人看过病,但是刀伤基本上应该都一样的吧,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咯,如果治好了还能增加实战经验呢。”

再看他的脸,呃……黑了。

我绑好最后一块纱布:“好了。”还很顺手地在他的伤口处打了一下。

“嗷。”他头上顿时密布了许多细细的汗珠,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从来就没有被治病的马踢到在地上过吗?”

我嘿嘿地笑了起来,看他这副样子似乎很痛苦啊,我还虐他干什么?没想到敝人还真有点后妈的倾向。要是让夭然知道,我是如何将他的‘医者父母心’发扬光大的,他会不会后悔让我学医了?

我挑了挑眉毛,开始收拾身边多余的药草。这座破屋子又归于他原本该有的沉寂。

“刚才怎么会去这么长时间?”不是说受了伤的人会元气大伤很嗜睡的吗?这家伙怎么有种想要找我聊天的倾向?难道果然是我医术太高明了?

“你还好意思问呢,我说你受个伤就受伤呗,有事没事干嘛还要流那么多血呢?害得我光帮你清理这一路上留下的血渍就废了好长时间……唉,肚子都饿了。”我苦着脸摸了摸自己因运动过度而扁扁的小肚子……我应该要两碗拉面的。

“也就是说你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把我扔在这里放血,自己却在无关紧要地扫大街?”怎么觉得这个人脸上的笑容那么危险呢?好似我一点头就会冲过来把我的脖子拧断。

我咽了口口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comeon,孩子,放松点,你不是现在也没事吗?有时候多留一点血对身体是好的。你看女人每个月不都得来葵水的吗?你们男人没有怎么办?这不就正好是个机会排排毒吗?再说了,放着那一大滩一大滩的血在街上不管,明天早上人家小朋友一打开门不得吓死啊?你知道会给多少纯洁而无辜的小孩心中蒙上阴影吗?”

诶?我的理由难道不够充分吗?为什么在这个家伙的脸上可以看到强烈的挫败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