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68 成亲(1)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710 2010-08-16 10:53:53

  次日清晨,当我从屋中打着哈欠走出来,却发现一个婀娜的身影正坐在院中等着我,她转过头来,眼角上的那颗泪痣更加衬托出了她的风韵。

我怔了一下:“你是来找夭然的吧,你等一下哦。我帮你去叫他。”说着就扯着嗓子往里面吼:“夭然,你姑姑叫你回家吃饭!”

“呵呵,”耳畔传来了那妇人银铃般的笑声:“那孩子只要一回到【望瑶庄】每天上午都会坐到【听心阁】打坐修炼,今天他早就去了。我是来找你的。”

我顿时脸一红,觉得自己刚才那个样子要多傻有多傻。试想一下一个泼妇般的女人插着腰对着空荡荡的屋子瞎喊些什么呢?而且对面站着的还是个姑姑……

“看样子你和那孩子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那妇人笑眯眯地望着我。

“啊?!不是你误会了……姑姑,呃……不对,孩子他姑姑……嗯?听起来怎么这么怪呢……”

“呵呵,叫我甘华夫人吧。不过你如果愿意称我姑姑,我想我和音之都会很乐意的。”嘴角还挂着暧昧不清的笑容。这是怎样的姑姑啊!

“姑姑……呃,”该死,被她带过去了:“甘华夫人前来所谓何事呢?”

她狡黠地笑了起来,那双美目使人觉得她宛如一只美艳的狐狸:“没什么,只是很惊讶音之那孩子居然会带女孩子回家,所以就来看看。恕我多问一句,你和那孩子是什么关系啊?”

怎么有种人家小女生在问你八卦的感觉,我连忙义正言辞地回答:“我当然是他的宝贝徒弟咯。”

“哦,”她挑了挑眉,像是将什么都看透了似的:“可是那孩子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呀。唉,看来是音之自作多情了。”

看她那一副等着我上套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回答她什么好。

在我踌躇的时候,谁知她话锋一转:“小鹤有其他什么家人吗?”

我摇摇头:“没有。实不相瞒,我是坠崖后被夭然所救的,但是等我伤痊愈以后却对过去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所以夭然收留我在【望瑶仙境】住下直到现在。”

“原来如此,”她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当我还以为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得到了质的飞跃时,却不想她来了一句:“那孩子将‘夭然’这个名字都告诉你了,呵呵,看来不久我们家就有喜事咯。”

我囧。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嫁给我们家夭然试试啊?我保证,在你之前他从不近女色的,绝对是个守身如玉的极品男人……这样的人你还等什么?哦……你是不是担心那个药芊莫啊?唉,不用担心的啦,夭然当时为了救她才带她来【望瑶庄】请教师祖的,再加上那小姑娘春心萌动……不过你姑姑我用星之那孩子的人格担保,他们俩绝对,绝对没有奸情!”

拿自己儿子的人格担保?有这样的母亲吗?

“呵呵,”我干笑:“姑姑,你想多了。”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啊?我对你超级满意的!难道是因为……”于是乎在【望瑶庄】第一个完美的早晨,就在这位甘华夫人红娘式的聊天方式中过去。她强大到从我和夭然成亲的事,讲到婚房的布置,再到结婚当天的注意事项,然后到她收藏的几本春宫图,最后连生男孩好还是女孩好的问题都搬出来了。她怎么不直接打算我和夭然死后打算合葬在哪里啊?

我极度无奈地看着这位姑姑,虽然她嘴里讲着些漫无边际的话,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却无法讨厌她。我乖乖地坐在她面前听她瞎掰,但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暖洋洋的,就像是被亲人关心的温暖。

如果在现代也会有那么一个像这样八卦、絮叨的家人,我应该会为了他想尽办法回去的吧。我望着眼前这位还在口若悬河的美妇,无奈地笑了笑。

时近正午,我打哈欠的时候无意瞄到了院门口,这不瞄不要紧,一瞄倒把夭然给瞄出来了。他含笑着靠着墙头望着我们,似是在认真听姑姑在讲些什么。接收到我的目光,他便走了过来:

“姑姑和小鹤似乎聊得相当投缘啊。”说着走到我身边。

“诶,孩子你回来啦。”姑姑大人很满足地看了我一眼:“真是难得找到那么投缘的人啊!好了,既然你回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那个小鹤啊,我明天再来哦!呵呵,走了走了……”说着,就真走了。

望着她那消失在院门口的身影,我表示深深的无语。

“姑姑人很好相处吧。”夭然目视着院门问我。

“嗯,”我边擦着汗边点头:“很黄,很强大。”

夭然失笑:“不过,还真的很符合她呢。”一阵寂静,两个人只是肩并肩站着,没有说一句话。半晌,夭然再次开口:“今天,我去师祖那里了。”

我脑中的那根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却迫使自己保持镇定:“是吗?”

“师祖不久就要云游成仙了,但是他说走之前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我……所以小鹤,”他转过头来望着我:“我们成亲吧。”

他再美不过的蓝眼睛此时就不偏不倚地注视着我的眼睛。我攥紧了拳头看着他,为什么这样的话也可以说得这么事不关己?为什么就不可以青涩一下,脸红一下?或者至少用哪种不确定的眼神看我?

从昨天起一直莫名加快的心跳,此时一下子放慢了下来。整个人渐渐地凉了。

“师祖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的人……小鹤,你知道我不愿意逼你,你或许不愿意,但是师祖对我而言犹如至亲,我真的很想帮他完成他云游前最后一个心愿……”

“……小鹤,你放心,我不会用这次婚约来束缚你的。未来你倘若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我会放你自由的。所以,无论是多么不情愿,也请你与我将戏演下去,好吗?”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什么叫‘不会用这次婚约束缚你’?什么叫‘放我自由’?既然我是如此的可有可无,又为什么要对我说‘习惯两个人’那样的话?

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就犹如被猛击了一下,顿时失去了知觉。或许,他的确已经不习惯寂寞了,但是那个陪着他的人,是谁都可以。

师祖说我是最合适他的人,所以他选择我来演戏。可如果师祖认定的人是其他什么人,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娶吧。

也对,像夭然这样神仙一样的人,连药芊莫那个医术出神入化的大小姐都看不上,又怎么会喜欢上我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呢?果然又是我自作多情了。总会有人在将来的某一天站在他身边的,但是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小鹤。”见我久久没有做声,他皱着眉头很担心地唤了我一声。

“好。”我鼓起勇气努力对他俏皮地笑了笑:“大神哥哥拜托我的事,我又怎么可能拒绝呢?不过你要记得,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咯。”

他像是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片刻之后嘴角微微上扬:“好,无论是什么条件,只要小鹤提夭然一定办到。”

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几乎都垮了。夭然,原来我们之间只剩下利益交换关系了。我做人到底可以多失败啊?我到底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以为自己的魅力到底有多无边啊?这种自以为是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啊?

不可以,我不可以在夭然的面前哭,就算我再不济,最后一点点的尊严我不能丢掉,丢了我就什么都没了。

我努力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姑姑说【望瑶庄】有一个很大的药庄,要我去看看。如果没什么别的事得话,我就先走了。”说完,逃命似的离开了,生怕下一秒眼泪就在他的面前决堤。

以夭然的性格,他一定会觉得莫名其妙。对嘛,他本来就是大神级别的人物。大神和菜鸟是永远不会有交集的。

其实在紫鹤如果在那时转过头来,一定可以看到她身后犹如谪仙般美好的男子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