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59 竹朽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117 2010-08-16 10:53:53

  我皱了皱眉头:“那你所为何事。”说着脚步不由地往后移了两步,准备随时逃跑。我手中虽然有这个身体主人的剑,而且也有强大的内力护体,但是从来没有实战过,我不知道自己的胜算是多少。所以遇到这种事情还是跑的好。

“小姑娘,你现在才想起来危险吗?”他似乎觉得很享受,故意放慢脚步,慢慢向我逼近。如果换做是过去,我现在一定有多远就跑多远了。然而现在不知是为什么,我却直直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想要逃跑的念头,相反的更加好奇这个只有鬼片里才会出现的老头儿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见我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也就不往前了,在离我两米之遥的位置站定:“呵呵,小姑娘我这贱骨头刚才还看走眼了呢,没想到你还不是一般的有趣啊,这个时候还能如此镇定,将来必定是成大事的人呐。”

我表面上或许依旧毫无异色,内心却早已心潮澎湃,他哪只眼睛看见我淡定啦?你见过哪个淡定的出的手汗都能滴出来了的?“我虽然时间比较多,但不代表是可以浪费哟,有话就直说吧,是劫财还是劫色?”

“哈哈哈……”那老头儿一听这话居然哄堂大笑起来。呃……劫我色,难道可以算作是笑话吗?挫败。终于他笑够了,但脸上却换上了一副极为轻松的神情:“算了不逗你了。贱骨头来,是为了你这把剑。”

听到‘剑’这个字我就马上像条件反射般将手中那把长剑牢牢地抱在怀里,对着他嚷嚷:“喂!告诉你我这把剑是不外卖的!”

他露出一副‘和你沟通很困难’的表情:“小姑娘,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想要你这把剑,我只是……想要看看它。”这时,他眼中流露出了一些不符合他年龄的亮晶晶的光泽,他痴痴地望着我手中的那把剑,宛如那是他年少时的爱人。

不知是不是被这样的一个眼神打动了,因为我也不喜欢把这把剑当做杀人的工具,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是志同道合吧:“给你看是可以……”我将剑放在手上摆弄着:“但是有什么好处呢?”

那老头像是很意外我会这么说,诧异了片刻然后会心一笑:“你要什么呢?”语气要多狂有多狂。

我反问:“你能给什么呢?别忘了,您老今天的晚饭钱还是我帮你付的呢。”

他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道:“我这贱骨头的命够不够?”他说话时的坚定让我感觉他绝非是在开玩笑,相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我故意笑出声来:“奇怪,我好端端的要你的命做什么?”

“任何事,只要姑娘吩咐,听候差遣。”

我一惊:“哪怕是杀人放火的坏事?”

他有停顿了两秒,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是,就算是坏事。”

“就为了看一把剑,把自己给卖了,这样值得吗?”

“值或者不值,不是你现在能够明白的。”说这话时他异常平静,给人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他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便多问了,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

我将剑递了过去,交到他手上:“成交。”

其实我也不是不怕他会拿着剑直接逃走,但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手上的这把剑似乎也希望触碰到眼前这个老头儿,这把剑甚至一直在告诉我——他是好人,绝对不会伤害到我。

就在剑交到他手上的那一瞬间,他整个衰老的身体跟着颤抖了起来。他双手握着剑举到眉间,缓缓地,慢慢地,似是害怕伤到那把剑般地将剑拔了出来:“这么多年了,终于……”他用干枯的手抚摸着剑身,在掠过剑上那几颗晶莹的宝石时,更是放慢了速度,一滴眼泪打在剑上,溅到空中。

骤然,他神色一变,气势如虹地挥舞起长剑,耳畔的风呼啸,但见他原本已经衰老不堪的身躯,此时舞起剑来却格外地灵敏。身轻如燕,剑人合一,那样强大的剑气使我睁着眼睛看都很困难,但是一招一式干净利索,又快又准。月光被这把剑折射出撩人的光芒,让人觉得这个舞剑之人似乎天宫中的威严的神明。

一个迂回,那老头子将剑稳稳地插回了剑鞘中。这是我才发现他竟老泪纵横……我的天哪?他到底能这把剑有多少辛酸史啊?

“谢谢你,姑娘。”他双手恭恭敬敬地将剑递到我手中。

我接过剑笑道:“不用谢,又不是白借给你看的。”

“是。姑娘以后有任何事就直接叫我,无论什么时候,贱骨头随叫随到。”

“你没有名字吗?”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难道我又问到您老人家的伤心处了?本打算不继续追究了,谁想他这时却又启齿了:“竹朽,”他抬起头将双眼暴露在明亮的月光下:“我叫竹朽。”

“竹朽……”我喃喃地复述了一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很好听的名字啊。那我以后如果有事,怎么找你啊?”

“只要对着你那把剑传唤我就行了,只要那把剑能听到,我就能感觉的到。”这么神?不会是他说着玩玩的吧?

“那个……我叫紫鹤,紫鹤的紫,紫鹤的鹤。记住了哟。”

他听了以后又笑了:“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丫头呀……不过对我而言有一样,你不过是我的主人。”主人,这个词我听得很不舒服,但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又不便说。

“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知道这把剑的名字吗?”

“它叫【星辰泪】。”

【星辰泪】?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诶?!那不是江家二小姐的剑吗?夭然曾说过我是这把剑的主人,也就是说这具身体原本……是江家二小姐的?!

“你……”我抬头想要询问竹朽关于江家二小姐的问题,却不想这空空的巷子里哪还有半个人影。当我走出那空巷时,迎面而来的依旧是满街车水马龙的景象。我回望那黑漆漆的巷子,好似自己刚才所踏进的不过是一个时空交错的隧道。

没有竹朽这个人,更没有旷世的剑术。

算了,【星辰泪】还在我手上,就算是被骗了又怎么样?我什么都不亏啊。

想到这里,我又心气放下心来汇入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