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75 成亲(8)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37 2010-08-16 10:53:53

  “轰隆”。

当我到达那日约定的树林是,头顶正巧闪过一道惊雷,那么一瞬,眼前的树木被映得骤亮,打了雨的树叶还散发着淡淡的银光。

可这一下,也让我看得真切:

那树下空无一人。

顿时,我如被戳破了的气球,也顾不得脏,将手中的油纸伞随处扔,瘫坐在地上,精疲力尽。我望着那空无一人的树下,心中有满是庆幸以及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还好那傻子没我想象得那么傻。不过话又说回来,世上又有那个人会去等呢?

我心头又顿时觉得自己好笑,分明觉得那只死猫妖已经不在了,却还是故意朝那瑶之师妹乱发一通脾气,好借个由头逃出来探看。真是可怜了那心高气傲的姑娘,白白挨了我这一巴掌。

可是此番我放了他的鸽子,今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呢,再过不久我就要跟着夭然回【望瑶仙境】了,如此,怕此生相见也就难了吧。也不知他会不会听我的话,好好医他手臂上的伤。应该会吧,他那种人将拿剑看得比命还重的,我话说到那份上了,他定不敢再含糊了。

大雨还在下着,在我脚边依然形成了一条湍急的小溪。我依旧坐在地上,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干的地方了,静静地望着树下,也不想什么,却就是不愿意站起来回那院子。

忽然,我觉着打在我头上的雨点停了,可眼前的雨幕却依旧密集。我疑惑地抬起头,却见我随处扔在地上的油纸伞正挡在我头上。那只死猫妖正站在一旁替我撑伞避雨。

他也全身湿透,雨水顺着他那乌黑的青丝滑落,宛如龙台溪上泉。那双妖娆的凤眼,经这雨水一打愈发尽显尤物。而当我的目光落在他受伤的肩膀时,心却猛地被揪了一下:那已经泛了红,嫣红的血正渗出来,纵是骤雨不断冲刷,却依旧徒劳。

我‘嚯’的一声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傻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他依旧风情万种地笑了:“有伞不撑,岂不暴遣了天物。”那语气轻松调侃,丝毫没在意他肩上的伤。

我几乎想都没想,便从他手中抢过了伞,举到他头上,皱着眉头,看着他那摸样心中揪得很难受,不知是不是雨水进了鼻子,总觉得那里酸酸的:

“你……作何不走?没看到雨下得那么大吗?我若是嫌麻烦不来了呢?难不成你还等上一晚?”我语气中满是怪罪,连我自己都奇怪,明明是我放了鸽子,为何还能这般理直气壮的?我掏出怀中还算干着的手绢替他擦着脸上的雨珠。

谁知他蓦地抓住我的手腕,轻轻一带,却将我揽在了他的怀里。我一时手滑没拿住,雨伞便又掉落在了地上。他的下巴磕在我的肩膀上,我可以看清他那肩膀上的血越涌越多。不行照这样下去,这只死猫妖会因失血过多而死的……

腰间环绕着的手臂愈发的紧,似要把我融进他身体里似的。可是我却丝毫没心情计较这些,满心都是他这因在雨中等我而又开了的伤口。

“你这不是来了吗?”他的声音很弱,而且还带着颤音,怕是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吧。

我伸手也环住了他,希望自己可以度他一些热量。我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像是哄孩子似的:“是是是,我这不是来了吗。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嗯。”在我颈窝出传来了闷闷的一声,我刚想提议去【药庄】给他上药,可他却先我一步继续说:“小树枝,跟我走吧。”

“啊?!”我下了一跳,连忙从他怀里跳了出来,手指颤巍巍地指着他:“你……你说什么?”

“不要在这里做兽医了,我带你走。”他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他丝毫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

这厮莫不是在雨中呆的时间太长了,烧坏脑袋了吧?惨了惨了,我过一会儿还得给他开一副祛风寒的药才行,否则他很有可能丧命于此的。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认为事不宜迟,于是便拽着他的手道,继续像哄低智儿童的口气道:“那个……夜爵啊,现下没有什么比给你换药更重要的事了,我们先去【药庄】换药,其他的事都好说,好不好?”说着就想往【药庄】方向走去,可谁知,他却像钉了钉子似的纹丝不动。

我转过头去,争相向他淫威,他却一脸受委屈的孩子样,那凤目还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你那话……算是答应我了吗?倘若你不答应,我便不去医我这肩了!”

“我……”该死的,看他这副样子怎么开始于心不忍起来?

他见我像松了口的样子,连忙趁热打铁:“小树枝,虽然跟着我生活未必有你在这里安逸,可是,我会尽全力保护你,不让你受丝毫委屈的。”听了他这话,明知这孩子是烧糊涂了,却还是一阵感动。被人告白的感觉,的确很奇特呀。

“……”

“小树枝!”他见我不回答他,便真的急了:“好了好了,你就看着我在这里放血吧,不消几个时辰便可失血而死的,如此也少了个人来扰你,倒也好!”

我知道那是这只死猫妖的气话,可是还是心甘情愿地上了套:“好好好,你只要随我去医你那手臂,我什么事都依你。”反正等他病治好了,一则他自己都忘了,二则我指不定那时已经和夭然成亲了,他还上哪里去带人呢?只是,现在他虚弱的不成样子,万万不可再拖延下去了。

这话音一落,就觉得脚下一轻,这家伙竟将我横抱了起来。我连忙挣扎:“你做什么呀?放我下来!”

“自是将你带去【药庄】啊。你作何挣扎?莫不是想反悔吗?”语气中有些愠怒,想起那日在街头他与那十几个黑衣人厮杀的场面,我连忙缩了缩脖子,保不准这厮一个不高兴就将我做掉了,于是我就很会看脸色地讨好了他起来。

“哪里哪里?怎么可能呢?我这不是怕我生的太重,给你手臂带来负担吗?”这脸上对着很狗腿的笑容,连我自己都恶心自己。

他面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嘴角还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无妨,纵使我的伤再严重,一根树枝的分量,我多少还是可以承受的。”

于是,我耳畔的风呼啸而过,有一次我没系安全带地飞在空中。

空中的雨渐渐地小了,总算是看见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场景了。

------------------华丽丽的分割线---------------

呼呼,终于赶上今天二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