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72 成亲(5)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400 2010-08-16 10:53:53

  姑姑见到我这副摸样顿时慌了神,连忙来扶我:“小鹤,你怎么了,怎么突然……”

“没事。”我虚弱地回答她,额头上出的冷汗已经顺着脸颊跌落在了地上。

我从怀中掏出夭然给我的那只小黑瓶,取出一颗药丸放在嘴中,清凉的薄荷香气弥漫开来,渐渐地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因出汗而湿透了的衣服,此时透进来了丝丝凉意。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姑姑正焦急地看着我。她取过我手中的小黑瓶,将其中的药丸倒在手中,然后又放了回去:

“这是夭然那孩子给你的?”她表情凝重。

我点了点头。

她苦笑叹了口气:“没想到夭然那孩子为了留住你,不惜做出他自己过去认为最不齿的事情。看来那孩子当真是喜欢你呀。”

“什么是……不齿的事情?”

“你知道这些药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夭然说这些药可以帮我缓解头痛,而且当将这瓶药吃完的时候,就再也不会想起过去的事情了。”

“不是忘记过去的事情,而是和你过去的所有人生告别,这就像孟婆汤一样,多加了一味名叫遗忘的药。而且,你还会死心塌地地爱上给你下药的人,因为这要是要用下药人的血作为药引的……这个,夭然应该没跟你说吧。”

我震惊得几乎说不出一句话,夭然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让我心甘情愿爱上他以后呢?是因为一个人生活真的太寂寞了,害怕我有一天背弃承诺,所以想要用这种方法把我留下吗?

但是。

明明多少应该气愤他对我有所隐瞒,但是却丝毫对他提不起恨来。

毕竟他是夭然啊,是从新给予我生命的人啊。他只不过是要我遵守我的诺言,这有什么错?

罢了,罢了,这或许就是我欠他的。

“小鹤,”姑姑试探地唤了我一声:“你真的不打算记起你过去的事情了吗?”

我沉默了,如果放在过去,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但是,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头痛让我明白,或许我活着并不是为了我自己,也背负了太多江梦儿的东西。而且我有一种感觉,或许这个江梦儿会跟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实……”我缓缓启齿:“我渐渐开始想要回忆过去的东西了。可是……我已经拜托过夭然不要过去的记忆了,我这样再跑去求他……就算是夭然应该也会生气吧。”

“换做是别人也就算了,可偏偏是你——那孩子最想留住的人……”她看向我:“不过你真的决定想要去面对过去吗?那或许是个很复杂的人生。”

“不是决定,”我看了看手中的锦书,目光落在了左下角的署名上——【檀珺羡】:“我觉得或许我有这个义务要去做。更何况,就算是恢复了记忆也不会改变什么,我还是会尽量陪在夭然的身边。”

“好吧。”姑姑站起身来:“姑姑帮你。”说着便走进了屋子,等她再走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只紫檀木的盒子,她又坐到走廊上,将那只盒子递给我。

我接过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一颗银色的药丸。

“你已经吃了那孩子给你的药,对那东西已经有依赖性了,一旦头痛就会不自觉地想要吃那药,直到你的记忆完全消除。所以一味地停药,只会让你更加痛苦。这是长翼离开前留给我的,它可以帮你回忆起过去的那些事情,只不过药性可能比较慢,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我拿起那颗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它放进了嘴里。就算记起了过去的事情也不会改变什么的,就像即便夭然从来没有爱过我,我依然会心甘情愿地和他成亲一样。因为我是紫鹤,一个顽强到贱得人,不是他们口中像神话一样的人物,江梦儿。

药被吞了下去,没有任何异样。

“姑姑,这件事对夭然,”我笑着将食指竖到嘴巴中间,做出一个‘嘘’的姿势:“要保密哦。”只要这件事没有捅破,我有信心让夭然毫无察觉。

“你放心吧,你姑姑我可是很有分寸的,哦呵呵呵呵。”

汗颜,听着她的笑声,由衷地说“果然是很有分寸的人啊”。

从那之后的几天,我努力去回忆那些就在脑海中的记忆,可是却一片空白,头也再也没痛过。或许只是药效还没开始显现吧,我暗自想。从怀中掏出那只小黑瓶,轻轻地晃荡了一下,其中唯一一颗药丸发出孤独的声响,我盯着它叹了口气,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怎么,小鹤的头又痛了吗?”

我抬头望去,夭然依旧一脸温柔地模样,我将瓶子放到袖口里:“没有,我只是数数看还有几颗就能吃完了。”

“是吗?”他坐到我身边:“那么还有几颗呢?”

“一颗。”我老实回答。只不过这一颗可能永远也吃不完了。

他听到后眼神中先是无尽的喜悦,渐渐地又变为担忧:“小鹤,你真的准备好遗忘了吗?如果现在想要放弃……或许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他难道在这个时候想要放弃,想要给我解药了吗?万一我记起了过去的事情不愿陪他演戏了怎么办?这个傻瓜到底有没有想过啊?

但是,看着他微微拢起的眉头,我顿时极为不忍,下意识地将手抚平他的眉头:

“老是皱眉是会触霉头的哟,永远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才像大神哥哥嘛,我看我们还是快点回【望瑶仙境】吧,再在这里呆下去,你可就要长皱纹了。”

他好笑气握住我的手腕:“整天觉得事不关己的人好像是你吧,不过也真好,这样单纯地活下去,就像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是因为我失忆了才这么说吗?他或许永远想不到我灵魂的年龄或许比他都大……还是说我伪装得实在太好了,他从来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尴尬地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完了完了,大神哥哥你说出来的话太沧桑了,让我觉得我们俩都有代沟了。”

夭然一笑而过:“今晚师祖说要招所有弟子到主殿。”

我从桌子上随手抄起一只苹果啃了一口:“哦?所为何事呢?”

“是一场大礼。”

“什么是大礼?”嗯,这苹果味道不错。

谁知他居然神秘地笑了笑:“去了你就知道了,我晚些来接你。”然后又离开了,不知又忙什么去了。

什么事这么神秘?还偏偏是今天晚上?我本来是想回绝的,因为之前和夜爵约好今晚二更时在那棵古树下见面的。不过那个老头子年纪也大了,就算是设宴也不会弄到很晚的吧,那我就先姑且去一会儿吧。

------------夏玥在这里有两句话要说----------------

从明天起夏玥要出去考察了,要到8月3号才能回来。所以这段时间就要很抱歉地停更了,唉······夏玥也好舍不得离开紫鹤,夭然他们啊······不过这篇文文这个暑假应该会截稿,等做课题回来以后夏玥会努力更文的。(在此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