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69 成亲(2)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816 2010-08-16 10:53:53

  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我自己究竟出来了多久。我只记的自己当跑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就找到路边的一棵古树坐下,然后,或许是因为心累了,所以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等我再次醒来,天已经黑了。

漆黑的夜里,冰冷的月光倾泻而下,将树叶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我站起身来,抚摸着身边的树,不由苦笑:紫鹤啊紫鹤,你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天都这么黑了,现在应该连晚饭都没有了吧,看来今天情场失意也就算了,居然还要饿肚子。

我叹了一口气,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是那日我一夜未归夭然见到我憔悴的样子。明明不喜欢我,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给我希望呢?

然后记忆开始弥漫开来,想到了那个叫竹朽的老头儿,那条午夜里血染的街道,以及那个如同夜猫一样妖魅的男人。似乎,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吧。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面了,他还欠我钱呢!虽然那钱也不是我的……如果被我抓到的话,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先奸后杀,嘿嘿……

在这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一个秀色可餐的小姑娘闭着眼睛靠在一棵古树边,从嘴角发出阵阵淫笑。果然,都是月亮惹的祸啊。(月亮:关我屁事啊!是女主自己要抽风的!)

突然,我感觉到了一个气息的接近,于是猛地睁开眼睛:

“啊~~~~~唔。”

嘴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捂住了。我瞪大眼睛盯着站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发自内心的不可置信。

“呵呵,怎么在最落寞的时候见到我应该很激动吧,刚刚看你闭着眼睛的样子,该不会是在想我吧。”那阴柔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他的凤眼玩味地掠过我露出来的眼睛,就像狐狸看着它的猎物一样。他依旧一身雍容的黑袍,妖魅的气质被衬托到了极致。

我挣脱了他的手,喘了口气:“我说大哥自作多情也是要有个限度的好不好?”说这话时明显底气不足:“还有,你出场前给点提示会死啊?”

“你依旧这么朝气蓬勃啊。”

“你是闲的没事在调侃啊?”我抱胸靠在树上,斜眼看了他一眼。

他抿嘴一笑,陪我靠在树上看起了星空。其实,他此次前来【望瑶庄】是听属下禀报一个长得神似江家二小姐的人来到这里,自己又正巧无所事事就来看看。谁想刚进【望瑶庄】就听到一阵抽风的闷笑,然后就看到了这丫头。怎么说呢?……果然像这个丫头的作为啊。于是,也不顾什么江家二小姐的事了,相比之下跑过来逗逗她才更有意思。

“没想到你是【望瑶庄】的人啊。”那只人妖手中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朵开得艳红的花,拈在手中玩弄。

我没好气地回答他:“是,我是这儿的兽医。”

明显感到那只玩花的手一滞,然后他满脸无奈地对我说:“你一定要提‘兽医’这个词吗?”

“为什么不能提,你别忘了,你的命可是兽医帮你捡来的!你明显是职业歧视!”

他扶了扶脑袋:“好好,小姐你自便……”

“喂!死猫妖,你上次走的时候偷了我很多钱,现在还给我,连本带利!”我向他摊出一只手,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向他要债。

谁知他掩袖一笑:“怎么能说是偷呢?那绝对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又不是没银子,人家只不过那时没带罢了。”靠,说完还对我娇媚一笑,害得我突然有一种在逛青楼的错觉……为什么这只死猫妖永远知道怎么让我情绪失控啊?

“我可不可以要回我的版权现?我说的话你要不要记得那么清楚啊?”咬牙切齿中。

“你说的每一句话,人家可都记在心里了呢……”

“恶……该死……昨天吐完今天又吐……恶……这还让不让人过日子啦……我今晚都没吃东西啊……恶……”我扶着那棵古树,为它施肥。

谁知这时一根白皙的手指勾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对向他:“真是伤人心啊,我可是认真的呢。”不光中还真有那种好死不死的哀怨。

我将脸别开,擦了擦嘴:“我说你是雌性激素吃多了吧。你可以找男人去啊,别担心,我不会看不起你的,”我郑重其事地将一只手打在他的肩上:“有道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看到他一脸挫败的表情,我心情顿时大好,于是什么成亲,欠钱这种琐事都抛在了脑后,打算跟他聊点别的:

“对了,我一直都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我叫夜爵。”他笑眯眯地回答我,似乎很高兴我会问他这个问题。怎样?他是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好听,想要炫耀一下吗?

“夜爵?怎么都没有死猫妖叫起来顺口啊……真不知道是谁给你起的名儿。”

夜爵此时除了汗颜还是汗颜,这关给我起名的人什么事?试问有哪个正常父母会给自己孩子起类似‘死猫妖’这种非人类的名字?“那你呢?你是【望瑶庄】的弟子吗?”

刚才我说自己是【望瑶庄】的兽医,这家伙貌似真的信了,算了,我就姑且假装自己是这里的弟子吧。据姑姑说这里的弟子都是‘之’字辈的,因此就算是编名字也得编个像的,正巧身边有这么一棵参天古树,于是脱口而出:“嗯,我叫树之。”说完了就想咬自己舌头,试问有哪个倒霉师父会给自己的徒弟起‘树枝’这样的名字——哪怕这个徒弟是干兽医这行的。

“呵呵,果然有新意啊,小树枝。”说着那家伙还伸出一只手摧残了一下我完美的小脸蛋。我恼羞成怒,一掌打掉了他的那只手,原本还打算跟他争辩,可谁想那家伙竟捂着手臂痛苦地弯下腰去。

我连忙蹲下来:“喂,你没事吧。该不会是我刚才打在你的伤口上了吧……”

他抬起头,额头密布着细小了汗珠,嘴唇也开始泛起了白:“你说呢?”

我二话不说就开始扯他的衣服,他立马警觉地盯着我:“喂,你该不会是想趁我虚弱的时候对奴家做些什么吧?奴家可不是随便的人……不过小树枝那么可爱,我倒可以委屈一下。”

我瞪了他一眼:“你的想象力可以再丰富一点吗?我又不是X光,不脱掉衣服我怎么知道你伤口是不是裂开了?我警告你,不要动哦!”这下这只死猫妖倒是乖乖听话了。

他一动不动地坐靠在古树下看着我帮他检查伤口,吹出的气息打在我脸上,引起我脸颊一阵潮红。

我解开了他的上衣,那处肩上的刀伤此时正在留着鲜红的血,看样子正的被我一掌把伤口打裂了。我皱起了没有:“喂,你到底有没有认真上药啊?照理说这伤应该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呀。”

没有回应。

“喂,我跟你说话呢?”

还是没有回应。

当我实在忍无可忍抬起头时,却发现他那双妖娆的美目正凝视着我,目光中带着少见的温柔。他见我抬起头,马上收起目光,嘴角有挂起了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

“呵呵,我忘了。”

忘了上药?!要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啊?

不知是不是被夭然练出来的大夫道德情操这个时候爆发了,我将他扶起来:“走,我带你去药庄。现在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了。”

说完刚打算扶着他走,却被他拉住了:“小树枝,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样的人会夜闯【望瑶庄】啊?”他注视着我,语气中是少有的正经。

我莞尔,将手抽了出来扶住他:“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不就已经知道了吗?”这样一个会被那么多顶尖杀手围攻的人一定不会是简单的人物。明知道越接近他就会越危险,可是不知为何,放任他手臂上的伤我就是办不到,就像那晚我还以为他是女人时一样,我独办不到看着这个家伙暴死街头:“走吧,姑姑说药庄应该蛮近的,没几步路就到了,况且这里也比较偏僻,不会有什么发现的。你这伤如若不好好医治,对你以后拿剑是会有影响的哟。”

许是肩上的伤真的很痛,又或许我那句话真的威慑到他了,他这次没有反抗,乖乖地跟我走,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温馨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