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70 成亲(3)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553 2010-08-16 10:53:53

  当我信心满满地带着夜爵前往姑姑口中的药庄时,却发现带着一个潜入者去治病这的确不是个简单的任务。原本以为夜已深了,【望瑶庄】的大多数人都睡了,更何况这里地处那么偏僻的地方,应该不会遇上什么人。可谁想短短半公里的路,我就差点碰到了三、四拨人,他们手中拿着一些东西,似乎也是有要事在身,再加上四周到处都是树林,躲藏起来也相当方便,所以还算是有惊无险地抵达了药庄。

这个弥漫着草药味的大屋子此时一片漆黑,果然补偿我所料怎么晚了,不会有人来这里配药了。

我们坐在地上稍事休息,此时夜爵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顿时屋中明亮了许多。

我嗤笑:“没想到你居然会带这种东西。”

他痞痞地笑了笑:“没办法啊,像我这种人这种东西是出行必备的,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沦落到什么样的境地。”偏偏是他那表情让我顿时心里一痛,明明和夭然差不多的年龄,一样美好的相貌,却比夭然活得坎坷许多。

夭然有整个【望瑶庄】的人关心他,有牵挂他的师父,有姑姑,有家人。但夜爵却让我觉得他只有一个人,那么孤独无援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或许就是我一次次莫名其妙想要帮他的原因吧,因为那种感觉我也有。不是身边没有一个相伴的人,而是没有一个可以暖心的人。

我站起身,将头转向窗外:“为什么今天的人会那么多?”本是自言自语,谁想夜爵却接了我的话:

“【望瑶庄】似乎是在筹备喜事呢。各个屋子都被装点上了红绸缎。你不知道吗?”

我扯出了一个笑容,摇摇头:“不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兽医,一般和他们没什么交集的。”可心里却有些苦涩,得到了我的首肯夭然就那么急着操办婚事吗?他是害怕我反悔,还是在担心师祖云游的日子将近?他应该还不知道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去吧。

没想到我紫鹤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嫁人了。而我对于新郎而言,人人皆可。

我走去抓了一些草药,放在药槽中加薄荷膏捣了起来,然后将药涂抹在纱布上,为夜爵包扎好:

“你三日之后来这里换一次药,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他失笑:“小树枝对我的武功太过自信了,还是对【望瑶庄】的戒备太过不自信了,好歹这里也是【东宫】最大的山庄啊,你以为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你行的。”

他像是料到我会这么说,于是也没有反驳,只是站起身来:“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三日后二更天在那棵古树下见哦,小树枝。”说着蜻蜓点水般地吻过我的额头,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整座巨大的药庄顷刻间只有我一个人,只有那扇敞开着的窗告诉我,刚才那个人,他真的来过。我愤愤地捂住了额头对着夜色喊道:“感敢占本姑娘便宜?下次让我抓到你,一定会让你碎尸万段的!”

于是,收拾了一下桌子,就找到了一处角落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潜意识不想回去,一是离这里太远了,二是即便我回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的吧。在哪睡一晚不是睡?所谓回家睡觉的前提是要有家,家不是一栋房子,而是房子里住着的人。

可是,第二天早晨,当我舒舒服服地翻了一个身后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我坐起身来,夭然正坐在藤椅上看着医书,听到我的动静,就放下书:“小鹤,醒啦。”

我一下子没弄明白,打量着周遭。昨晚夜爵离开以后我不就留在药庄睡了吗?现在怎么又好像回到了我的住处?

夭然见我一副纠结的表情,就解释道:“昨晚有人巡夜的时候发现药庄的门没关,本想去关门,可谁想发现了睡在地上的你。于是我就把你带回来了。没想到小鹤在这里居然开始认真学医了,真是意外。”

我没有反驳他,只是心中无奈一笑。紫鹤如若哪天努力学习了,恐怕母猪都打算上树了。

“不过再怎么努力也要回来睡觉啊,在外面容易着凉的。”听了这话,我的拳头在袖口下悄悄地握紧,明明是关心的话,为什么我听起来会是这么的刺耳?明明只是在和我演对手戏,现在一个观众都没有,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我不是懒吗?药庄离这里有多远啊,我又不会轻功……”说着还朝他吐了吐舌头,以示自己知错了。

他也不继续追究了,像过去一样抚摸了一下我的脑袋:“这些日子我会比较忙,等成亲之后,我们就回【望瑶仙境】好不好?”

我点点头,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嗯,好。”

他深深望了我一眼,似是放心了:“芊莫要离开了,我就不送了,她说走之前想要见上你一面,你有空就去看看她吧。另外,如果你这两天配药的时候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去问问姑姑吧,毕竟她的医术也是鲜有敌手的。那我先走了。”说完就离开了,我目送着他消失在视线中。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佯装着笑容,辛苦地活下去呢?过去我是为了讨好北哥哥,那现在有时候为了什么呢?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其实现在还真的很怀念那段在【望瑶仙境】的时光,夭然只是把我像徒弟一样宝贝,不用假装,不用强笑,想哭的时候便哭,像骂的时候便骂。

原以为离开了现代,我或许会活的更加自由自在,谁想,还是一样。

我叹了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不去想了,药芊莫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那我还是趁她走之前见她一面好了。”于是,稍作梳洗就朝离这儿不远的药芊莫的住处走去。

一进院子,却与一抹红色的身影撞了个满怀。待定神在看去:

“药芊莫?你这是要去哪啊?”

她定了定神又恢复了原先清高的模样:“我正打算去找你呢。”其实有时候我看她平时那副淡然的神情真觉得他和夭然挺般配得,她痴狂的一面只有遇上夭然才会表现出来,只可惜夭然心不在她,也不再任何一个人身上。

“我听音之说你要走了。”

“是,”她看了一眼远处放在石桌上的包袱:“一会儿就走。”

“不再多留几天吗?”

她苦笑:“多留几天做什么?看着你和夭然拜堂吗?”她抬头看看远处的殿宇:“那时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他对你不一般。你知道音之虽然是个对谁都很温柔的人,那种温柔却让人莫名的疏离。可惟独对你,他甚至可以宠溺,可以纵容,可以妥协,可以连自己的原则,一切的一切都不要。当时我就赌,我像再赌一次他对你的感情和和对我的无差。所以,我傻颠颠地跟来了【望瑶庄】,可结果是什么呢?我输得一败涂地,你就要成为他的新娘,站在我梦想了那么多年的位置……”说到这儿,她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我多想告诉她,其实事情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我于夭然甚至只不过是个道具,爱与不爱,根本无从谈起。可是这样的话我又怎么说得出口呢?她一定会认为我是在讽刺她,于是干脆避开这个话题:

“药芊莫,之前你和音之的那个关于我的约定,到底是什么呢?”

“他不告诉你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