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81 成亲(14)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441 2010-08-16 10:53:53

  回到那张灯结彩的院子,我呼吸顿时有些急促起来。院子里没有一个人,门口的百年老树给人一种素雅之感。夭然牵着我进了屋子,点上了红烛,屋子里顿时给人一种旖旎之感。

屋子只能听见我和夭然的呼吸声,而且是那么让人遐想。第一次觉得我日日所住的屋子是多么的小。

“那个……”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嘴巴就被夭然的唇堵住了,一股淡淡的艾草香弥漫开来,令人心醉。他紧紧地抱住我,将我抵到门上,嘴上不停地向我索要,呼吸越来越重,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吻让我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待我回过神来,便环上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舌头纠缠在一起,氧气越来越稀薄,让人险些窒息。就在这时夭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看着他被我咬得红润欲滴的嘴唇,我都有一种想要再扑上去的冲动,但是……还是忍住了。因为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我保不齐自己会做出什么擦枪走火的事情。

呼,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施主,善哉,善哉。

“小鹤,你可愿意做我娘子?”他憋了半天竟吐出这么一句话,差点没让我喷血:

“我不都已经嫁你了吗?”这么难道这里也有办离婚的不成?

“我是说,小鹤心里可愿意嫁给我?你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果然没让我失望,这厮的确是个‘先结婚后恋爱’的人。他话语间的不确定,让我觉得心头一动。在这世上除了这,还有什么事曾让他用过这样的语气?

“……”好几次想要张口,却不住哽咽住了。

而夭然却像受了很大的打击般松开我,低声自语道:“我还傻傻的以为,倘若成了亲以后,你总会有那么一点点会爱上我……果然还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小鹤,我该怎么办啊?那么多年清心寡欲,却偏偏在【望瑶仙境】再次见到你的时候全乱了……”

“听着,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我凑到他耳畔轻吐香气:“我爱你。”

明显感到夭然的身子一震,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半响才问我:“小鹤,此话当真?”

都说过了不说‘第二遍’他这厮居然还想问?罢了罢了,今天是新婚之夜,要听就让他听个够吧。于是便莞尔一笑:

“当真,比珍珠还真呐!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

他笑着摇了摇头。

“是那日【采露节】在巷子里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哦。”说完还得意地笑了笑。

挂在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我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可是此时已是追悔莫及了……

“小鹤……你已经想起过去的事了?”

我故作镇定地笑了:“这件事是我跌入【望瑶仙境】以后见到了你,就想起来了的。自从吃了你给我的药了以后就再也没想起别的什么东西。只是最近也没再犯过头痛的毛病,所以那最后一颗药怎么都还没吃呢。”谁都不会想到我心里有多紧张,我怕自己的谎言被那么冰雪聪明的夭然给揭穿,我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话语中那些不易被察觉的颤音。

就在我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而无限懊恼自己会因为夭然的美色而迷得七荤八素的时候,夭然却像舒了口气般地回答我:“原来如此,对不起,小鹤,是我多想了。”

悬上的心顿时跌了下来,如果不是因为夭然还在,我差点就瘫坐在地上了。为了掩饰我脸上不自然的‘微表情’,我便去桌上到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夭然:“交杯酒哦,要专心喝才能‘百年好合’的哟。”说完一只胳膊环住了夭然握着酒杯的手,然后将酒往嘴里送,余光看见夭然举着杯子静静看了我几秒,然后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但愿我们真能应了着吉言‘百年好合’。

可等将那交杯酒喝完以后,屋内的气氛变得极度尴尬且诡异。寻常人家成亲下一个步骤是什么?对了,行房事。

呃……显然这就是尴尬的原因。

“夭然,你今天脸色怎么这么憔悴啊?嘴唇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不是我故意岔开话题而是他真的是这个样子。我心痛地试了试他的脑袋,还好,没发烧。

夭然依旧波澜不惊地笑道:“无妨,只不过自从同你在【药庄】那晚分别以后就一直没合过眼,可能是有些过劳了吧。”

我感叹:“不会吧,那天晚上我一个吻就让你兴奋的好几夜都没睡着啊!真是罪过,罪过呀。那以后你岂不会因为我天天睡你身边,而****啊?……喂夭然,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警告你可别想歪了,我说的是精力的精!”

他失笑:“少臭美了,我是忙得没时间睡觉。”

我嘟着小嘴一脸很挫败地望着他:“什么嘛,害得我白高兴一场。”

“不过,”夭然凑过来环住我的肩:“这些时日着实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啊?”我好奇的问道。

他俯下身来在我耳畔私语:“如今无论我如何忙,都总有办法想起你……”他此话一出,我鼻血就自觉地流出来了。好吧我承认自己很没用,如此良宵美景居然用来放血,而且放的还是鼻血。

“小鹤,你没事吧。”夭然什么病都能治,唯独面对这出鼻血……特别是我在新婚夜出鼻血,就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了。

我笑着摆摆手,嘴巴咧开,血哗啦地就流到了我洁白的牙齿上了,我能想象当时一定要多吓人有多吓人,整个一个刚吸完血的女魔头……可是,呀嘛呀嘛,这个鼻血还真有点意外的好吃呀……当然这是题外话了,呵呵。

我走到床前,用一只手掀开被子,向那洁白被禄毫不留情地撒上了些血,顿时,那干干净净的床就被我毁了。

“小鹤……”夭然已经从橱里拿来了一些棉花求,把我包在他腿上让我扬着头帮我塞棉花:“你这是干什么呀?”

“回来之前你没见到姑姑那个殷切希望的眼神啊?要是被她知道我们今晚根本就没……行房事,她得多失望啊?说不定还会怀疑我不是个处呢!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说话的时候夭然的怀抱慢慢地僵了,他八成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不过鉴于和我相处的时间长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很快他就好笑地回答:“所以你就故意流鼻血了?”

“过奖过奖,区区不才就算是在强调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鼻血啊,这纯属巧合,哈哈,巧合……”看夭然的俊朗的脸色依旧有那不易察觉的不佳,于是就凑上去讨好道:“你看大神哥哥,我不是看你这段时间太累了,想让你今晚好好休息。万一到时候你舍命陪我,弄个什么突发性疾病驾鹤西去了,我岂不是要当寡妇了?你就忍心啊?呜呜……”

还真别说,我还真装出了几滴眼泪。

于是乎,纵使是夭然拿我也没有办法,叹了一口气,将我放在床上,替我把我脱到亵衣,然后还很贴心地掖了掖被子。等这个流程结束以后再为自己宽衣。用掌风打灭了桌上的红烛,然后钻进被子抱紧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我:

“如此,那我们就先睡吧。”

屋内顿时一片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