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89 归去(6)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52 2010-08-16 10:53:53

  一路上,我在客栈打尖时听到人们谈论最多的,便是我这个江家二小姐与【九宫阁】下一任阁主——【倾城破】剑主檀珺羡少侠俩人生死契阔催人泪下的一段佳话了。

传言中,俩人在【留仙山庄】相识,一剑定情。

传言中,檀少侠为了江梦儿不惜违背师命,不归【九宫阁】,但愿与佳人相伴左右。

传言中,檀少侠将祖传的人皮面具赠送给江梦儿,只为不让人窥视爱人绝世的容颜。

传言中,江梦儿坠崖后,檀少侠口吐鲜血在床榻上昏迷一个月,待醒来后便出动整个【九宫阁】来寻人。

……为什么这些传言怎么听怎么怪?

我怎么不记得我跟他一剑定情来着?

我怎么想不出这家伙除了好玩赖在我身边不走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我怎么看不出他那张像垃圾般丢过来的人皮面具是祖传的?

更重要的是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与檀珺羡如此伉俪啦?

我笑着摇了摇头,将留了几个碎银子在桌上,踏出了那家客栈。

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檀珺羡是怎么想的。如果说他当真如传言中那般深情,当初在【北宫】又为何会答应北冥月除了北无常的要求;如果说他滥情,又为何要摆出一副找不到我誓不罢休的姿态呢?

鼓吹我去【北宫】的人是他,阻止我去密室保护北无常的人也是他。

言行是如此的矛盾,让人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一个他。

本来我可以不去理会,慢慢的也就会淡化,也就会遗忘。可是这一路上时时刻刻有人会提起他的名字,提起他与子须所谓定下的婚约,好似在提醒着我与他的恩怨不是忘记就可以抹去的,不是逃避就可以解决的。

我也不断地问过自己,回到【留仙山庄】我应该怎么跟子须解释,怎么和君夕解释。每个人的说辞我都已经想好了,可是唯独他,我甚至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心里都还没准。

算了,还是见招拆招吧。只要我自己回到【留仙山庄】而不是被【九宫阁】的找到,他与子须的约定也就不作数了。说不定自此就再也不用见到他了。

然而一切都是我美好的愿景,放眼望去前途一片光明,却不想刚出【北宫】境内就从天而降一批黑衣人拦住我前去的路,从装束上看应该是【灭门】的人,一个个武功不凡,我只身一人很难还生啊……

目测下去少说也有二十来个人,而且还是在树林子里,就算是有樵夫路过见到这仗势,怕也是有多远躲多远了吧。

我咧嘴‘嘿嘿’地干笑了两声:“英雄是劫财还是劫色啊?小女子的色没什么好劫的,相信也入不了英雄的眼。”为了活命我忍了:“如果是劫财呢,就更好办了,只要英雄开口小女子马上吧身上的银两双手奉上,如果不够英雄还可以跟我回家去取啊。”

这些人见我一副狗腿的样子不确定地互相交换了眼色,估计明显觉得我跟传言中伟大的侠女气度不符吧。╮(╯▽╰)╭其实我也很无奈啊,传言总是不可信得嘛。

但是他们中有人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星辰泪】,然后毫不给我解释机会地又断定我就是江梦儿,一步步地朝我逼进。我装作慌乱地后退,暗自打量了周遭的地形,准备随时拔剑虚晃两招然后拼命逃跑。

如果我拼命狂奔的话,说不定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左手微微一动,那是我等待已久的讯号,我手腕轻转带出【星辰泪】,在树林中剪影的照射下很是斑驳晃眼。

然而,事事都会有意外……

在这件事上的意外就是,人家根本就没打算对我动武,而是直接朝我脸上撒了迷迭香。

而且应该是大剂量的迷迭香。在吸入一些粉末之后,顿时觉得脑袋发沉,没有办法继续思考下去,脚下的步伐越来越重,视觉开始产生了叠影,影影绰绰模模糊糊,药效已经开始起反应了。

惨了惨了,我这个样子落在这帮一辈子只穿黑衣服的人手中,说不定会被先杀后奸的,不要啊!!

我挣扎着,努力让自己清醒。可是终还是敌不过渐渐涣散的意识。他们像骄傲的狩猎者慢慢靠近着已经倒地的猎物。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特别是当自己处于猎物的角色的时候。

在视线所到之处一片漆黑之前,我似乎听到了厮杀的声音,看见树林中出现许多身着红衣的人,他们衣带飘飘,身姿轻盈,剑法干净利落而且绝不多见。

应该是我产生幻觉了吧,这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有哪群白痴回到这里搞集体春游然后又碰巧遇到这帮职业杀手,并且与后者火拼起来?

最后我连吐槽的能力都没有,只觉得时间就此停止,身体一轻,晕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坐在马车上的,因为自己可以说基本上是被晃醒的。

我惺忪地睁开眼睛,从车窗透进来的强光令我一下子有些睁不开眼睛。我很舒服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然后心中一惊,因为我这时候才发现居然马车里居然还有一个人,是我刚才初醒过来的缘故,我居然该死的一点都没有察觉。

我一个鲤鱼挺坐起身来,盯着眼前的这个人说不出话来。

好吧,我承认骄傲如我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在他的手中。

我警惕地坐在软榻上,他只是坐在软榻边的地上。明明我在地势上比他高一节的,可是为什么明显觉得我在气势上却矮了人家不知多少呢?

等一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般底气不足啊?

想到这里,我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暗自替自己打气。哼哼,奶奶怕你啊?

他见我这模样嗤笑了一下,继续直视着我,丝毫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我必须承认,我不擅长和男人对视,一点也不擅长。

一年不见,他看上去像是害了一场大病,憔悴了很多,昔日专门用来损我的嘴如今竟显出了惨白色。我锁住了眉头,莫不是传言说他吐血昏迷的事情是真的吧?

“这么久未见,小梦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吗?咳咳……”他一副很受伤的语气,一切还是老样子,可在我听来却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分割一下----------------------

一月一度的感冒又把夏玥给拖垮了,哎,这年头感冒都有周期了。

还是那句话,有钱的扔个荷包,没钱的留段长评,权当行行好了。

到这里我们华丽丽的珺羡也差不多该从新回到我们视线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