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谁能陪我到最后

往事如烟,尔今缘灭缘起

谁能陪我到最后 左叶星辰 2499 2011-10-31 14:58:58

  刘熙凡伫立在顶楼办公室那面澄清如镜的落地玻璃前,眺望着这座石市森林,所有人与物,来往匆匆,正是这股匆匆营造了都市的繁华,可谁能知晓,这繁华的背后隐藏了多少故事。

他与生俱来被安排好的命运,一个家族的继承者,没有选择权,更没有逃避权,他被理所当然地安排着各种别人为之追求的幸福,而从来都没有谁,能停止下来,询问他到底是否幸福。

七年前,本该接受被安排好出国留学的他,因为认识了羽嫣,生命里第一次试图抗拒这种被安排,他只想留下来,与自己喜欢的人朝暮相处,他尝试以各种的理由去说服自己的父母,最终,父母却在背地里约纯真的羽嫣前去谈判,过程他不清楚,只是听说,在拉扯中,羽嫣从梯级中滚落下来,后脑着地。事后,他的父母积极配合,把羽嫣送去最好的医院,请来最好的医生,生命是无碍了,可醒来的羽嫣却忘记了所有一切的往事。

在医院里,羽嫣的父母哭红了眼,拉着弈子华的手,以乞求的态度哀求着:“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吧,她福浅,你们缘薄。”

刘熙凡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体内与生俱来的软弱,他是这么地无能为力,又凭什么资格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呢,他只能认命地接受一切被安排的幸福。

从出国留学,到回国继位,一切都这么顺理成章。别人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他唾手可得。坐在刘氏集团总裁的位置,甚至连总裁夫人也早已被安排好了,他没有选择的权力,他唯一能抗拒的方式,是不断地更换女友,他以这样的方式,告知那位已被安排妥的人选,他的心,从来就不属于任何的一个人。

这些天来,楚天文化公司内部的小道消息满天飞舞,职员们都在议论纷纭,称楚天文化让刘氏集团相中了,正在商谈收购的事宜,大家都为自己的前途而感到光明一片,情绪异常雀跃。

许小满抱着一包鼓鼓的可比克薯片走向羽嫣的座位旁,顺手拉来一张椅子坐下,小声地叽歪叽歪着:“羽嫣,你说,他们要是把我们公司给收过去后,我们待遇能不能翻倍地涨呢?我听说,刘氏集团的待遇可高着,还有双粮、年终奖哩。”

“以后就知道了呗,干嘛非要现在猜呢,我还忙着做方案呢。”羽嫣的指尖在键盘上没停歇过半会,她倒觉得这事跟自己没关系,反正也是拿工资的份,只是换了工资从另外一个人手里支出而已。

“我倒听说要裁员呢,人家刘氏集团制度可严着,可看不惯我们楚天的工作氛围,据说,会换掉一大批人哩。”旁边的李慕愉端着一杯咖啡优雅地喝着,她外在条件优越,上围傲人,五官精致,向来看不惯圆脸水桶腰的许小满。

“那慕愉可要小心了,现在一脸狐狸面相的女人都会遭排挤,指不定哪个经理夫人,或总裁夫人先来巡视一下公司内部情况,一看你就特感妖气,然后回去就让人家把你给裁了。”许小满是出名的毒嘴,说话半点不留情面。

“你……”李慕愉气得小脸拧巴成一团,不过,她毕竟是经历过一些故事的,很快就平静下来,媚态依旧地说着:“我可听说,人家刘氏集团的新总裁可是钻石王老五,可没有人管着,这机会可大着呢。”说着,她那媚眼把许小满又圆又矮的身形横扫了一遍,呷了口咖啡后,浅浅笑着说:“不过,机会再大,某些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为好。”

许小满不以为然,将又粗又圆的大手一把搭在羽嫣纤弱的肩上,说:“再有机会,也是属于这类清新脱俗型的,哪轮到妖孽蛮横霸道嘛。”

羽嫣知道再这样下去,准不休不止地吵个不停,她是完全不能进入工作状态了,只好站起来说:“我渴了,你们吵这么久也不渴呢,我倒水去。”

说完径直地朝茶水间走去。

羽嫣丢三落四的习惯绝对是天生的,倒满了一整杯热水,才想起茶叶包还搁在自己的桌上,从茶水间转出来,正想走回自己位置上,碰巧拐弯处跟一个男人撞了个满怀,热气腾腾的开水洒了出来,洒在她白皙的手上,她疼得叫了出来,那人赶紧伸手握紧她的手,并迅速地掏出手帕抹干她手上的水,待她回过神来,才发现面前那人是刘熙凡,可她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只好一脸惊喜地叫了声:“咦!同学,这么巧呀。”

“嗯。”刘熙凡皱着眉,多年不见,她依旧这般粗心,看着她手上开水烫过变成殷红的皮肤,他的心如被鞭子迅速抽过那么,闪过一抹剧烈的疼痛。他以温柔的嗓音低声地问着:“疼吗?”

“没事,我经常磕到碰到,过两天就好。”羽嫣抽回手,耸耸肩笑着,才看见,他的衬衣上全是水迹,貌似他受伤情况比她还严重耶。便问:“你没事吧?”他摇摇头,她便继而问着:“你来这干嘛?”说着,她突然想起今天人事部好像有约人应聘,便自问自答着地说:“我知道了,你是来应聘的,人事部在那边拐左就是,你是海龟耶,肯定能通过面试,到时候我们就由同学变同事了。”

刘熙凡一脸愕然,看着她一脸理所当然地推论,只好顺着她意应了声:“嗯。”

然后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人事部。

刚回到座位的羽嫣立马让许小满围了过来:“哟,你同学好帅气哦!有没机会上?”

“上什么,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再说,我不也有子华哥了吗。”羽嫣在许小满额头上轻轻地敲了一记,以作惩罚。可是,她内心里还在回忆着刚刚被握住手的那瞬间,在她的心弦飞迅地闪过一缕从所未有的疼痛,一股异样的情愫,是她无法理解的情愫,为什么呢?

“帅有什么用,单靠帅可治不饱肚子,最重要是身份、地位、金钱、权力。”李慕愉坐在自己的办公位上,正捧着镜子在补妆,这会又忍不住搭上话来了。

于是,许小满与李慕愉又缠上了,而羽嫣却顾不上她们的口舌之战,她的一门心思可全拴在电脑屏幕上的方案中。

刘熙凡再度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恰巧是下班时间了,李慕愉早早地提着小挎包离开了,许小满一手提着包,一手还忘不下她的那大包大包的零食,一边啃着一边对羽嫣说着:“你的子华哥肯定不缺席,那我先坐公司车走了,明天见。”

其他同事也陆续离开了,此刻,办公室里仅剩下刘熙凡及正在检查办公室电源开关的羽嫣,刘熙凡安安静静地靠着隔位屏风站着看羽嫣忙碌的身影,待她终于回过神来发现他时,方才如雪后融阳般暖暖地勾勒了一抹笑容。

“笑得这么开怀,那肯定聘上了。这回招的是策划总监,那以后你就是我的上司了,以后可要多担待点哦!”羽嫣打趣着。

刘熙凡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缓了一会,问着:“你怎么回去?我正好有车,送你。”

“不用,我有子华哥接呢,你先回吧。”羽嫣已检查完毕了,便回自己的座位上提起挎包。

“那一起出去,然后各自离开。”

“嗯,好啊。”

两人会意笑笑,并肩一起走出办公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