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谁能陪我到最后

缘分天注定之水晶坠

谁能陪我到最后 左叶星辰 1618 2011-10-31 14:58:58

  刚从淋浴室出来,穿着一袭粉色日式睡袍的羽嫣裸脚走回床上,目光锁定在床头柜面上放置的那条银饰手链上,自她有记忆开始,这条链子从未从她手上摘下,此刻,她第一次这样静坐在床上凝视着链子,情绪一直在翻腾,脑海里记忆空缺了一段,她像在时光之门穿越而来,所有的记忆都是从成人开始,没有童年,没有成长,剩下的只是一段无尽的遗憾。

电脑里传来清脆的滴滴声响,她走到电脑屏幕前,看到一个陌生的头像在闪烁,点天,一个叫“希腊凡人”的陌生人在给她传送一首MP3,点击接收,打开是首忧伤的曲子,名叫“水晶坠”。

扣痛心弦的字句在温温婉婉地向人诉说着一个忧伤的故事:我又哭了几回等到天黑看流星跌坠,红酒多喝几杯别理咖啡用眼泪回味,思念会让人醉回忆颜色好美,象湛蓝的天空有悲伤的冲动被蒙上一层灰,还记得你送我的水晶坠,还缠在手上和心上的味,你的味道你的微笑,你的一切都无法忘掉,还记得你送我的水晶坠,水晶上沾满我幸福的泪,美到心碎碎到枯萎,还相信什么只爱这一回。

她的指尖置放在键盘上空,迅速敲出一行字句: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没有回应……

她点开对方的空间,跳出提示是对方未曾开通QQ空间,查阅资料,一切空缺,她有点抓心地恼,干脆把电脑关掉,重新回到床上,拉高被单蒙头大睡。

这夜里,一直睡得很不安稳,一直处于梦境游离间,梦得飘忽,画面凌乱无序,斑驳光影间,她似乎看到一个男孩,手握着那条银饰手链,轻轻为她扣在手腕间,她笑得很甜美,可那个男孩的脸,像被迷雾蒙住一般,那般虚无、飘渺,貌若是弈子华,又像是自己的父亲,又似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一突一闪地在她的梦境里不断地变换着。

从梦中醒来,已然是九点整了,又该迟到了,来不及整理思绪,只顾着匆匆洗漱,拎起挎包飞奔出门,剩下羽妈妈端着一盘点心及一杯牛奶愣在大厅,冲着这匆匆的背影扯高嗓门地喊着:“哎!我说你慢点,路上小心点,可要看着走路呢!别摔着!”

“知——道——了!”羽嫣不忘大声回应着。

羽爸爸坐在餐桌上笑呵呵的,这已然是羽家每天早上必会上演的情景剧了。

楚天传媒里,方少洪第一天报到,正召开小组会议,组成员迟到缺席,心里自是不满,他清清嗓音,严肃地说着:“我希望以后我们组里的纪律觉悟要提高些,迟到的行为向来是我最厌恶的,因为一个人而影响整个队伍。”

“羽嫣是总裁的同学……”李慕愉提醒着新组长。

“裙带关系更是不可容忍,如果因为这样而影响到工作,我可以申请换人。”方少洪正说着,羽嫣正好冲进来,如黑瀑布般的长发倾泻一肩,白皙的小脸蛋因为奔跑而泛着淡淡的微红,一双清澈的眼眸在眼圈内乌溜乌溜地转动着,她略弯腰肢,满脸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又睡过头了。”

“我会申请装指纹考勤机,以后我们的工资与纪律、业绩成正比,坐到位置上吧,会议开始。”方少洪俊朗的脸上寻不到一丝一缕的笑容。

羽嫣吐吐舌头,忙走到会议桌最里头的空位上坐下来,整个会议的过程,她都没能聚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思绪还在昨天的梦里,耳边还有盘旋着那首“水晶坠”的曲子。

直到方少洪在下达任务时,羽嫣也是全无反应,最后惹得方少洪直拍桌子,羽嫣回过神来,张开嘴巴好半天才吐了一个字:“啊?”

方少洪几乎没把脸给气绿,可那张俊朗的脸此刻已变得阴郁、扭曲,他再次重复:“现在FPL的文案是你在负责,可你现在的状态,似乎不太适合,我看有必要换其他同事接手,FPL是我们组目前最大的一份订单,不能忽视!”

“我?我没问题啊,而且,一直都跟进得挺好的……”羽嫣还想再解释,可让方少洪打断了。

“以前的楚天我不太了解,但现在由刘氏集团接手后,我希望大家的工作态度得改正过来,羽嫣你或者尝试一下转换工作岗位,一个好的文案处事得有计划,守时,你连最基本都没达到,要不,你先换去做着客服的工作,那比较自由些。”

“我……”羽嫣根本没有解释的余地,方少洪续而说着。

“我看过一下档案,客服部的季安琪是原来学的专科对口,我已经向人事部申请了,季安琪会调来我们策划A组,以后FPL的文案现在交由季安琪负责,羽嫣等会负责把所有资料转交过去,散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