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谁能陪我到最后

记忆新局面之医院碰面

谁能陪我到最后 左叶星辰 1361 2011-10-31 14:58:58

  滨海市人民医院内,羽嫣躺在那张铺着白色床单的病床上,呼吸着弥漫着药味的空气,头部仍然觉得沉压压的,眼睛有些发胀的疼,胸口一直堵得慌,总有股作呕想吐的感觉,整个人软绵绵的,犯懒乏力不愿动,而这间病室是三人同住的,旁边的病号又依依呀呀地呻吟不止,陪同的家属也吱吱喳喳地谈论不休,她总觉得有成千号鸭子在耳边叫个不停,实在没有太好的脾气。

“妈妈,我想回家。”羽嫣虚弱地对妈妈说着。

方翠竹与羽宏鸣交视了一眼,羽宏鸣回过头来对弈子华说:

“子华,你再去找一下医生,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回家,等结果出来,我们再过来取。”

“好的。”弈子华应声站起,径直朝门外走去。

经过护士站,正好许小满跟李慕愉从电梯口出来,许小满嚷嚷大叫:

“羽嫣的子华哥哥。”

“嗨!”弈子华友善地笑笑。

恰在此时,刘熙凡携着徐可欣出现在电梯口旁,许小满超分贝的声量引起他的注意力,见到弈子华,他朝这边走来,徐可欣挽着他的手,一副小鸟依人的娇柔相。

“这么巧。”刘熙凡友善地向众人打声招呼。

“才不巧,这都怨你,原来我们都是天下太平的,你们刘氏把我们楚天收购过来,什么新制度新规定,通通狗屁,现在还把我们羽嫣给开除了,还同学关系呢,完全就是江湖传说中的那句什么‘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许小满说话不带停顿地,一口气像背台词把话统统倒了出来。

刘熙凡听得云里来雾里去,但总算还能听到一句:羽嫣被开除了,他眉头一皱,脸迅而变得阴郁,问:“什么时候的事?”

“刘总,就今天发生的事,羽嫣生病了,没办法到公司请假,让小满代请,A组组长觉得羽嫣目无纪律,让客服部主管向人事部申请开除的。”李慕愉扯住还欲发言的许小满,语气平缓地细细向刘熙凡报告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就是这样。”许小满头一遭以佩服的目光投向李慕愉,这妞,几句话就把事情全说清楚了。

“羽嫣病了?在哪?什么病?”刘熙凡顿然失了态,当他瞥见弈子华那道凌厉的警示目光后,下意识回调好自己的情绪,顺手把依偎在身旁的徐可欣拉往怀中,紧紧地搂住,侧过头对徐可欣说:“羽嫣是我同学,那天在同学聚会里,你见过,我们一同去看望一下她。”

“嗯,就是长得水灵水灵的那位女孩,我可喜欢她了,好啊,我们去看一下她。”徐可欣纯真地笑着,露出两个小酒窝。

“不用了,那是一间三人房,本来旁边的两个病人的家属已快把房间挤爆了,你们再去添堵,羽嫣就真的受不了啦,我看她现在就是需要安安静静地睡一觉,醒了就该没事了。”奕子华没有什么好脸色,一门心思全拴在羽嫣身上。

“怎么不安排个单人间呢?”刘熙凡问。

“能安排吗,病人都挤堆,能腾出个床位都不错了,你们这些富家子弟都不了解,有些严重的病号等不到床位,安排在走道上的都有呢。”奕子华说着朝刘熙凡翻了翻白眼,他跟羽嫣信奉佛法,心善的羽嫣闲时最爱满世界献爱心去,昔日往往他们去看望一些困难户,一般都是些外来打工家庭,收入不高,家人又不幸患上疑难重症,看病时,挤不进病房,只好睡在走道上,每每羽嫣看到这样的情形都会难过得落泪,刘熙凡是不能理解这样的生活的。

“我去找找他们院长。”刘熙凡说。

“不用了,羽嫣想回家,我正要去找她的主治医生刘医生,看能不能商量一下,先出院,回头再来拿结果。”

“刘医生,是刘国威医生吗?我认识,我陪你去吧。”

“行吧,反正羽嫣这也算工伤,你为她做点事也说得过去。”弈子华撇撇嘴,便带着刘熙凡来到医生办公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