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谁能陪我到最后

记忆新局面之奇迹光芒初现

谁能陪我到最后 左叶星辰 1774 2011-10-31 14:58:58

  刘国威看到刘熙凡出现在门口时,一下子怔住了,随之换上喜悦的神色,走上前,一把将刘熙凡拉入怀中抱了抱,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了,也不通知刘叔一声。”

“刚回来,公司的事要时间适应,想忙过这一阵才找你的,正好今天陪朋友过来看病,就顺道看你来了。”

“你爸身子还硬朗吧?你妈怎样?”

“哎呀,原来都是熟人,早说嘛,那现在先别叙旧着,先说说我们家羽嫣的事。”许小满圆墩墩的身子将挤在门口的众人一推,直接横在刘国威与刘熙凡中间。

“羽嫣?”刘国威满眼疑惑,看看不认识的许小满,再回头看看自己的侄儿。

“508号房3床的羽嫣。”弈子华回答着。

“哦。”刘国威看了一下侄儿,有些满腹心事,这是他一直跟进的一位病号,已有七年了,七年前,是刘熙凡的母亲李素瑶送来求治的,他还记得当时那幕,司机抱着满头、满身血迹的羽嫣,李素瑶当时满脸惊措,拉着他的手说:“国威,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她救活,不然,我就罪大了。”

后来,人是救活了,但记忆全部丧失,一个正处于花样年华的花容少女,整个人生抹拭掉全部的精彩,人生像历经了一场游戏,纪录全部清零,不知道是幸运,或是灾难。幸好,这女孩生性开朗,本性善良,他是看着她从零开始重新复活过来的。

“你认识她?”刘国威问问侄儿,一直以来,他都在为这件事纠结,李素瑶一再否认认识这女孩,只说是一场意外,但如果仅是意外,交由手下的人处理即可,可偏是李素瑶亲自送她进院。而现在,看侄儿的表情,分明是认识这女孩。

“我大学同学。”刘熙凡瞟了一眼身边的弈子华,违心地回着。

“哦。”刘国威看了一下把门口都挤满的众人,说:“要不,你跟病人家属留下,其他人先在外面候着,不打扰医生工作。”

“好。”李慕愉应了一声,便拉着放小满走出去,正好可以去病房看望羽嫣了,徐可欣则一声不哼地跟在背后。

刘国威让两人坐下,在资料柜里翻出羽嫣的病历,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说着:“她失忆了整整七年,这七年里,一直都处于很稳定的状态,现在突然对往事的记忆有些光影的蒙胧印象,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她突然再次接受强烈撞击,因为当时也是因为强烈撞击而导致脑部创伤而引起,而且羽嫣的情况是属于重度患者,能恢复成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刘国威顿了顿,续而说着:“再有一种,是她的所处的环境有些刺激到她记忆的东西,诱发这次记忆的导火线。”

“那她会想起以前所有的事吗?”刘熙凡急迫地追问着。

“正常说,她已经稳定了七年,在这个时期,她的记忆、情绪、行为模式、态度等已经形成了主要的人格,简单地说,她已经有一个新的『自己』,是无法记起个人过去的重要资料,新的‘我’与旧的‘我’是不会交互出现。所以,她不可能会想起从前的事。”刘国威思索了一会,续而说着:“但医学界有些还得不到论证的行为,叫‘奇迹’,除非,她自己再创造一次奇迹。”

“我们要怎么样做?”刘熙凡此刻已然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了,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十分期待,他日思夜想的羽嫣只在咫尺,可却像相隔天涯般,这种痛苦,他早已受够了。

“我们鼓励以心理治疗为主,帮助她找出并适当处理压力源、或者可以尝催眠治疗,又或者是以药物辅助式的会谈,最重要是鼓励她去克服症状,比如鼓励她多些尝试回忆,多带她去原来去过的地方,但是,也有风险,从这次她晕倒的情况看来,可能尝试回忆,会让她目前的自我暂时消失不见了,觉得自己很陌生且不真实,甚至会觉得自己像机器人、在梦境中、或者觉得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有可能让现在稳定的她再次崩溃,再发生些什么,都是不能预测的。”

“不可以,她好不容易才过些平静的生活,我们只能让她保持现状。”弈子华激动地插话。

“但她对过去有知情权,我们应该尊重她。”刘熙凡一甩手,目光与弈子华缠在一起交战,彼此眼中燃起熊熊火焰。

“那是你没看见她恢复的整个过程。”弈子华回忆起七年前羽嫣从病床上醒来的点点滴滴,眼中噙满了眼,“整个世界对她,都是陌生的,每天漫无目的地乱叫、打人,没有安全感,连最基本照顾自己的行为她都不具备,不知道怎样走路,连张嘴吃饭,我们都要重复、重复再重复地一口一口地教着,为了照顾她,伯父及伯母因为心力的长期消耗,相继都病了,我跟子璇日日夜夜守着,既要照顾老的,还要照顾病的,好不容易才换来这么平静的生活,也就是因为你的回来,才打破,七年前,你说过,只要她幸福,你就能成全,现在事实证明,只有你远离她,她才能幸福,你还不明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