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谁能陪我到最后

记忆突袭

谁能陪我到最后 左叶星辰 1238 2011-10-31 14:58:58

  梦,一个紫色的梦。

梦里,漫山遍野的紫花绚烂绽放,蜂飞蝶舞,她赤着脚踏在花间,快乐地与蝴蝶旋舞着,她快乐地笑着,笑声宛如铃铛般清脆。

弈子华穿着燕尾服,像王子般坐在溪边凝望着她,她很快乐。

重获记忆开始,她就知道,她是属于他的,她知道他真心实意地爱着自己,她也喜欢他,喜欢他的阳光,喜欢他的守护,可是,想到日后她将与他携手一生,她总觉得不妥,总觉得有一种欠缺。

羽嫣总在告诫自己,今生今世终不能伤害弈子华,她是属于他的,不管任何欠缺,她都义无反顾。

她慢慢地走向溪边的弈子华,突然,面前挡着一个人,穿着银灰色的西装,她仰头望去,竟是双眉紧蹙的刘熙凡,看着他紧蹙的眉,她的心窝就开始莫名地疼痛,像整颗心房被揪起的那般,痛得令她近乎窒息。

刘熙凡的眼神里噙满着怜惜,以手柔柔地拂在她的发上、脸上,触摸之处,暖暖的,他的指尖像渗透着一股润热的电流,透过她的肌肤,渗入血管、神经、脉终,直达心房,疼痛瞬被缓解,她开始感到从所未有的踏实。

近在咫尺的味道,从他身上漾出,渗透着一股久违的熟悉感。

望着他坚实的怀抱,她被熏醉得迷失自我,搜索过成千上万次的记忆,总寻不回与他相关的交集,可他,竟像冥冥中被注定了要与她相逢的那般,历经数亿光年的相隔,难得重逢的喜悦,掀起丈高浪头,覆盖掉她全部的理智。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慢慢地向那怀抱靠去……

“羽嫣!羽嫣!”是弈子华的声音。

正在两人近乎靠聚的那刻,眼前闪过刺目的光芒,她以手背挡着眼部,在光芒缓缓褪下后,她缓缓睁开眼睛。

弈子华满脸紧张的样子映入了她的眼帘,身旁坐着羽宏鸣与方翠竹,羽宏鸣是满脸的凝重神色,而方翠竹显然哭了好长一段时间,眼袋浮肿得厉害。

“爸爸,妈妈,子华哥哥。”羽嫣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满脸歉意地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她深知每次的晕厥都牵扯着他们的心,可她总是不能自控地晕过去。

“嫣儿,谢天谢地,我的嫣儿总算醒过来了。”方翠竹朝着东边的方向作了几次揖,脸上泪痕还没干透,此刻笑得像花儿般绚丽。

“嫣儿,现在头晕不晕?身体有没感觉到哪里不舒服的?子华,去请医生过来再检查一下。”羽宏鸣靠了过来,紧紧挨着女儿,以手紧紧握着女儿的手,深怕一不小心,这女儿就像长了翅膀的天使,飞走了再也不回来似的。

“是,是,我现在就去。”弈子华丢了的魂此刻已附体了,马上活跃起来,又开始像只大白兔那样两步一蹦地飞走起来。

“哎哟!我的公主!我的女皇!我的老板!你总算醒来了!”

羽嫣循声望去,只见方少洪提着大包小袋地走进门来,夸张的就差没给她下跪,惹得她直发笑。

“怎么啦?至于吗?”

“至于!就至于!”方少洪把东西往桌上一搁,马上搬了椅子坐了过来,然后像倒苦水似地哗哗流个不停:“你不知道,你晕了一周,整整七天七夜,我一天就得给这三位大人买早餐、买午餐、买中餐,还得捎上水果,还要外加饮料,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二十小时都是在路上的。”

“夸张了吧?”羽嫣被逗得笑个不停。

“没,半点没加水份,你问问阿姨,问问叔叔,叔叔不撒谎。”

看着极具表演天赋的方少洪,一家三口都被他逗得乐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