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谁能陪我到最后

“临别遗言”

谁能陪我到最后 左叶星辰 1439 2011-10-31 14:58:58

  医院楼下的小公园,羽宏鸣、方翠竹与弈子华三人对坐在石凳上,彼此神色凝重。

“叔叔,我感觉,还是先征求嫣儿的意见吧。”

“子华,我们都知道你心地善良,一心一意就为着嫣儿着想,但嫣儿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你是知道的,我们,不能让她自己选择,我们得保护她。”

“可是,如果嫣儿不开心呢……”

“子华,你就一百个放心,女儿是我的,我了解,我这就跟她说去。”方翠竹欠欠身起来,缓缓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病室内,方少洪正变着花样给羽嫣讲笑话,羽嫣被逗得笑出泪花儿,方翠竹推门进来,微笑着对方少洪说:“少洪,阿姨有话想单独给嫣儿说说,要不,你下楼找找叔叔或子华,等会再来找嫣儿玩。”

“哦。”方少洪乖乖地退出病室。

“妈妈,怎么啦?”羽嫣眨着清澈的大眸子,微笑地看着方翠竹。

“嫣儿,我跟爸爸都老了,这人一老吧,就有个想法,都想着落叶归根,我们一直都在商量着,想回故乡生活,你看……”

“妈妈,只要你跟爸爸开心,我都同意。”羽嫣甜甜地笑着。

“乖。”方翠竹轻轻地抚摸着羽嫣的头,继而说着:“可我们想,明天就走。”

“啊?这么急啊?”羽嫣瞪大了眼睛,不过,为了爸爸妈妈,她还是愿意的,可为什么,一想到要远离这座城市,心就莫名地揪痛着呢?

这个晚上,所有人都回家了,羽宏鸣与方翠竹、弈子华都回家整理行李,而方少洪嚷着做奴隶到头了,必须要回去做一天少爷,明天再来做奴隶。

羽嫣失眠了,她用力地想着,努力想让自己在回忆的废墟中搜寻出一丝一缕与刘熙凡有关的记忆,可都是徒劳无功。

羽嫣一直在想着,究竟自己与他有什么故事,他们之间,存在过爱情吗?爱情,是怎样的感觉?如若真像戏剧那般惊天动地,刻骨铭心,那怎么没有烙印?

想着,想着,她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似乎真成一摆设了,摸索了半天,终于在枕头底下摸出那个被设成关机状态的手机,按键、开机,成堆信息,几乎爆了整个信箱了,以许小满为最,忙给她拔去一通电话,那头像放鞭炮搬响起:“你这死丫头终于肯露脸了,你还有没有良心,消失那么长一段时间,信息不发,电话不打,音讯全无,我都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

“我在医院呢……”

“啊!怎么啦?你怎么进医院呢?严重吗?不会是患绝症了吧?羽嫣,可别吓我呀,呜呜……”

羽嫣翻翻白眼,提高声调以杜决这小妞夸张的措辞与语调:“我只是晕厥了一阵,现在没事了,你再一连串地给我放鞭炮,我就挂线关机了。”

“啊,不要啦!我不说话,我当哑巴,我只说不听,哦,不对,我只听不说。”

羽嫣又被逗得笑了一阵,接着说:“小满,我们可能要很长时间不能见面了……”

“啊?你不会真的患上绝症了吧?是癌症吗?医生说还有多长时间啊?你在哪家医院,我现在过来陪你。”

羽嫣又好气又好笑地,再提高语调:“你住口,这诅咒太恶毒了吧,我是说,我要陪爸爸妈妈回乡下,不在这里生活了。”

“听了半天,原来是生离,还好不是死别。嗯,那也不行啊,你回老家住,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上一面啊?”

“你猪呢,想见我,可以上视频,我们还是可以保持联系的嘛。”

“那不一样,跟对着墓碑有什么区别的?”

“那你现在过来见我最后一面吧。”羽嫣附和着她的语调。

“现在不行啊,现在我在升天中呢,公司全体加班,在赶策划文案,我走不开啊。”

“那就没办法了,你只好在日后对着墓碑说话了。”

“呜呜……我不要呀,你等我,我请假去。”

半晌,那头又回话:“呜……不给走,必须得弄出方案才能走,羽嫣,你得让我见上你最后一面呀,我等这边一交稿就杀过去你那边,爬都爬过去看你。”

羽嫣笑着放下手机,许小满果然是粒开心果,啃完了,情绪就放松了,续而她便倒在枕头上,安心地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