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此情,可追忆

第二十章

此情,可追忆 序一 1855 2013-06-21 22:32:37

  苏浅月考成绩有所进步,作为奖励,周宇送给了苏浅一条很漂亮的围巾,正值冬天,很实用的礼物。苏浅很喜欢,说很漂亮,缠着周宇不停得问在哪买的,以后就都去那儿买。周宇立即故意拉下脸,“不要得意忘形哈!”

苏浅嘟着嘴小声说:“不说就算了。”然后就高兴的戴起来。

周宇没有告诉苏浅,这条围巾是他费了一个月的心思自己亲手织的。花了不少心思去学,他和徐天浩不同,他只是尽可能的帮她得到她想要的而已。以另一种方式站在她身边。

那时候的苏浅是看不见别人的,她知道的只有呆猪和呆瓜的世界。即使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是和男孩子混在一起,但她也从来没有揣测过谁的心思,她不会,也不喜欢。

有一段日子之后,苏浅觉得她和周宇是一种革命友谊,所以她决定珍惜。只是听说革命友谊都是用生命珍惜的,比什么都重要。

苏浅这个人,真正的朋友不多,她不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去交流,剩下的都是点头之交,或者经常在一起玩但不会涉及心里话的,她的防备心很重,不太会轻易对人敞开心扉,这点苏浅自己非常清楚,并且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要么深交,要么不交。

周宇是她除了天浩以外决定以另一种方式珍惜的男孩子,因为周宇了解她,给她温暖,知道她内心的真正想法,知道她的需求,周宇是合她心意的。在这个世界上,周宇是唯一一个透彻她的人,这些就连她的父母也做不到。

苏浅有时会想,前两年怎么就没发现有周宇这个人,人高大俊逸,优秀突出,没理由的呀。再说,身上那妖孽般的气质,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细致,又爱学习的人。但智商确实高。

相比天浩,苏浅其实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天浩,眉眼轮廓这些只知道个大概,天浩对她来说,像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影子般存在,不敢靠近,不敢细致研究。

天浩给苏浅初中生涯中最后的一封信是说,希望下学期在毕业晚会上能和苏浅合唱一首《好人好梦》,苏浅当时就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告诉周宇,小雨,妮子她们,结果她们不约而同的都说:你会唱歌吗?我很期待哦。

苏浅又开始惶恐不安,担心唱不好,丢脸,还连累天浩。她总是这样,一遇到跟天浩有关的事,就变得焦虑,想得特多,又很期待。

任曦雨就说:“我觉得你就是为了徐天浩而活,要是没他,你肯定会死。”可事实上,后来没了天浩,苏浅也好好的活着,这个世界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了。

整个寒假,苏浅就在家里不断的练习那首《好人好梦》,既是快乐的,又是悲伤的,她全身心的投入。这可是天浩第一次对她发出如此邀请,她一定要做到完美无缺,展现出一个完美的自己,想想就兴奋。那颗少女的心一直雀跃着,蓬勃的跳跃着。

苏浅第一次用那么认真并以期待的心情去学习一首歌,也是最后一次那样做。

因为在苏浅紧张的期盼中,那场毕业晚会苏浅没有登上台,原因是天浩和别的女生合唱了另外一首歌。那一刻,苏浅连杀人的心都有,坠入万丈深渊,无尽的黑暗。

失望,愤怒,没想到,委屈什么心情都有。她使劲睁大瞳孔看着台上的人,使劲的看着!

“阿浅,我们先回宿舍吧!别往心里去,不就是一起唱一首歌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小雨尽量把这件事说得淡一点,因为她知道阿浅对这件事很上心,阿浅本身是不喜欢唱歌的,为此她还特意去学了,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料到,直到天浩上台的前一分钟,阿浅还满心紧张期待的准备着呢。

“别难过了,阿浅!不值得,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至少提前说一声吧!”妮子心里是很气愤的,她本来性格就比较直,这样说算是比较委婉的了。不过小雨还是给了她一个会不会安慰人的眼神。

她们都在不断的说着安慰她,听着安慰的话,苏浅觉得自己像傻子。一句话也没说。最后还是周宇说,“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或许有你不知道的突发情况存在,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凡事都往好的方面想,不要把自己逼入墙角。”然后让小雨和妮子陪着苏浅回宿舍了。

天浩自始至终都没有向苏浅解释过这件事,苏浅也没问。很多事,是过去了就过去了,只是并不代表没发生。

只是自此,苏浅再也没学过一首歌,再也没唱过歌。

即使后来和天浩在一起的时候也再没有唱过。她想,那样的事情有一次就够了,她再也不要那种心情瞬间跌入低谷的感受。

后来在苏浅漫长的人生道路中也再没有学过歌,再也没有开过金口。那成为了苏浅唯一会唱的歌。

也许天浩可能不记得了,或者没太在意,但是却在苏浅心里留下第一道不深的伤痕,虽然不严重,却终究有伤大雅。

奇怪的是,等到多年后苏浅已经忘记这首歌怎么唱的时候,再次听见熟悉的旋律,竟是无比的亲切,像是遇见多年不见的亲人。

苏浅的内心脆弱又极度缺乏安全感,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所以这次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一般。

这事之后,苏浅异常平静,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正在闭关修炼,等待修炼成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