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此情,可追忆

第四十二章

此情,可追忆 序一 2758 2013-06-21 22:32:37

  这些年她都是以周宇的灵魂和思维方式学习,生活,工作,似乎周宇依然存在。她把自己关进了自己设定的牢笼。

苏浅从来不会主动联系以前的同学,朋友,当然,任曦雨除外。虽然,她很多事都不知道,但她是苏浅剩下为数不多的柔软。记得苏浅有一次陪老板谈生意,之后请客户在一家夜总会消遣的时候,在昏暗的包厢,苏浅看见已经快不认识的陈宝妮,那个同为三姐妹,曾经一起在树下吃饭,聊天,哭笑的人。那时候苏浅已经学会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了,可是看见宝妮陪着那个老男人笑着讲些黄色笑话,唱歌,喝酒,苏浅紧绷身子,坐在她身边的人都能感到冷意和不快。

“陈宝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但当苏浅追出去,拉着宝妮的时候,气愤的指责。陈宝妮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下,那种风尘气息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着画着浓重烟熏装的陈宝妮,苏浅当时真的很气,“当初你那盛气凌人的本事哪去了,你就是用这种本事讨生活?!再不济,也不会到这样地步吧?!我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现在......”

苏浅的话还没说完,陈宝妮就苦笑了下,打断她,“阿浅,你别管了,就当不认识我吧!我没想到会碰见你,可是我得生活,我的生活就是这样!”

苏浅沉默了很久,也打量了陈宝妮很久,平静下来,叹口气,想做最后的努力,悠悠的说:“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或者是去另外一个城市,到我爸公司去工作,过正常的生活。并且保证生活不会差。”

“阿浅,我谢谢你,可是我觉得我现在很好,如果叫我去正常的上班,过着早九晚五的生活,现在的我反而适应不了了。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好,就当不认识我吧,也不要让老家的人知道。说实话,你这样跟我相遇,相认,让我感觉很难堪,阿浅,这是我的选择,请你尊重。”陈宝妮是笑得认命说这些话的,直到她离开,苏浅仍然站在那里很久,最后换了种轻松的表情到包厢。

后来陈宝妮没来包厢了,换了个女孩子过来。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苏浅和陈宝妮走远了。苏浅想,她当时是冲动了,每个人都有自尊和尊严,不管她在做什么。至少当时自己没能选择一个好的方式对待。被朋友遇到不堪的,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一面,最希望的是假装不认识吧。

或许说从遇见的那一刻起,年少的友谊就失去了吧。就是因为之前纯洁的友谊,才更不愿意被苏浅看见。

后来苏浅再也不会去那家夜总会。

这次提前回来是听说周宇的妈妈病了,加上自己工作上面确实有些调整,所以苏浅想给自己放一次假。会遇到天浩是苏浅意料之外的事,她也知道她和天浩之间,谁都没有错,只是年少不懂得如何去爱,只懂得等待彼此主动。

可是,再见面,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太多她不想记起的往事,瞬间像潮水般扑面涌来,几乎把她淹没。

她相信,不是没遇上对的人,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了而已,自己是,周宇亦是,申刚亦是。

那是在工作的第二年,有一天登QQ,苏浅一直沉默关注的那个人,给她发来信息说,父母给他介绍了个女孩,挺好的,准备结婚了。苏浅一直盯着那行字,直到眼睛酸酸的,胀胀的,苏浅当时的男朋友搂着她问,宝贝儿怎么了,她才顺手关了对话框,没有任何回复,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有效联系。

其实在苏浅读大学的的时候,他们还有一直联系,不过很淡,因为苏浅从不主动联系,也回避敏感的话题,明显不想谈以前的意思。两个人就像朋友,偶尔说上一两句,苏浅也不避讳的让天浩知道自己交了一个接一个男朋友的事实。

从周宇死的那刻起,苏浅就知道她和天浩再无可能了。无关爱情,只是心里的阴影过不去,她不愿意心里住着个天浩天天跟周宇打架。何况,周宇死的时候说的那十八个字,其中就有说她和天浩不合适的意思,她想,她也至此不想再纠缠不清了。

男朋友,苏浅从来不拒绝,她需要打发寂寞的时间,不过不会太放在心上,有则有,无则无。

“阿姨,去住院吧!”苏浅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心情就像外面的夜色一样黑暗。安静地乡下,安静地,外面青蛙呱呱的叫声听起来,都格外刺耳。

床上的女人也格外固执,“阿浅,别费心了,其实从阿宇死的那一年开始我也没什么活着的意义了,阿姨知道当年的事也不能怪你,你也是受害人,你这么多年对我们也是尽心尽力了,可是,看着你,我总会心痛,因为你的存在让我失去了阿宇。现在这样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苏浅的双目含满泪水,吸了一口气,还是没有太多表情镇定的开口:“阿姨,不管你怎么想我,都无所谓。我只知道阿宇不会希望看见你这样,所以我不会不管的!如果死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么我早在那一年就死了,可是,阿宇希望我能好好活着,替他看世界万千变化,做他没做到的事,那我便只能活着。阿姨,看看大街上的那些人,又有几个不是只剩下腐败丑陋的身躯?又有几个人活得没有痛苦?我们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所以只有努力过得好,才会对得起阿宇!”苏浅转过头看着沉默已久的男人,“我希望叔叔也能好好劝劝阿姨!”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像是在唱一首悲伤的曲子,渐行渐远。走在外面的苏浅,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往路旁边的车子走去。

“浅浅,你这几天晚上都干嘛去了呀,昨天那么晚才回来?”昨晚回来那么晚,任曦雨早上刚起床就问起来了,她清楚苏浅在这没什么朋友,可是每年回来,总有那么一两个晚上出去了半夜才回来,行踪成迷,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然,苏浅此时想的是,周阿姨今天应该答应住院治疗了吧,昨晚的一番话相信会让她改变主意的,周宇是她的死穴,她昨晚都把周宇拿出来说了。

第二天苏浅又出去了,只是说有事,任曦雨总觉得苏浅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和疏离感,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苏浅上大学以后,她就看不懂苏浅了。笑意永远不达眼底,不会有情绪起伏,一直都是淡淡的,也猜不到在想些什么。

她不知道是不是有发生过什么,在苏浅离开这里去F城之前,曾经来见过她一次。那时苏浅脸色苍白,给人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她当时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想安慰也不知从何说起,不自觉语气放软叫了一声--浅浅。苏浅突然情绪激动,跳起来吼道:“不要叫我浅浅,不可以,谁也不可以!”她是吓傻了,语塞。接着苏浅又说:“不,不,我喜欢听,小雨你以后就叫我浅浅吧!”她永远都记得苏浅当时的表情是多么的神经质,错乱。

苏浅的世界是独立特行的,任何人都不容易插进去。

淡漠如烟的女子。

笑,也是恰如其分的完美。可以自如的应付所有人。

晚上苏浅正在脱衣服,小雨走进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苏浅脱掉外衣,好似刚才那两个字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是这样的,今天辉子打电话过来,要我们一起去聚聚。我们四个人。”小雨看了苏浅一眼,然后才说,说完还特意观察了下她的表情。那天遇见天浩的情形还没忘,都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苏浅反应那么强烈。

苏浅拿衣服的手顿了下,继而笑着说:“好啊,确定时间了吗?”笑,从来都是苏浅最好的伪装面具。所以说,接触她的人都觉得她温和有礼,大方优雅,很好相处,事实上跟苏浅也的确很好相处。只是,她骨子里透着一种坚韧和疏离感,和每个人都淡如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