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此情,可追忆

第四十六章

此情,可追忆 序一 2220 2013-06-21 22:32:37

  李未告诉他,苏浅温和,严厉。现在主要负责公司地产,电子,服装三大业务,电子和服装新接手,不熟悉,现在是困难期。

马行长来访。约了苏浅数次,都被李未挡了,今天亲自登门。李未赶到的时候马行长已经不顾秘书的阻拦进去了,她用责怪的眼神看了眼苏浅的秘书。

“你在接手工作的时候,预约单子已经给你了,没有预约,苏总是不见的,除非苏总特意交代。至少在他进去之前也要通知到苏总!”李未深知苏浅从来不喜欢突如其来。

果然,送走马行长,苏浅的电话就如期而至了。

过了很久苏浅才抬起头看站在办公桌前的两个人,然而,在抬起头的那一瞬间,苏浅的脸色可以用阴沉来形容。看着面前的人,或者说男人,苏浅缓缓站起来,不可思议充斥着全身,“你,你怎么在这?”,然后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李未,大脑短路了一会,反应过来还觉得自己的问话是多么可笑,此刻和李未一起站在她的办公司,还能为什么在这?

苏浅的脸色很不好,垂着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她在极力的忍耐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失态。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苏浅对着那位男秘书说:“你先出去吧。”

这位男秘书不是别人,正是已经离婚的天浩。他来到S城,打听到苏浅在这家公司,当时这家公司正在找秘书,他只是想离得近一点,想要去了解从未了解过的苏浅,结果阴差阳错的居然是给苏浅做秘书,不得不说有时候命运的安排就是这么奇妙。

“未,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苏浅的口气很不善,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冲击。李未很会察言观色,就刚才苏浅的反应就足已说明之前他们认识,她和苏浅在工作上是很好的拍档,在私下关系也很不错,从来没见过苏浅在人前这么失态,所以她很快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苏总,徐天浩是学电子工程的,对您开展业务有帮助,另外,人事部考虑到您身边都是女助手,有个男性也有好处。”李未极力表示在工作上的需要,因为她知道苏浅最看重的便是工作。

“辞了吧!”苏浅说的很无奈。

李未很惊讶,苏浅从来不随便辞退员工,就算不做她的秘书也不用辞了吧,“苏总……”

“我说辞了!未,你是听不见还是我的话不管用了!”苏浅发怒了,火气十足的吼了起来。

天浩透过办公司的门也能听见苏浅发火的声音,嘴边流淌出一丝苦笑。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宇的原因使苏浅不愿意面对他,还是以前自己的懦弱使她不愿意看见他,他不过也是想弥补心中的空缺,真正去了解她一次罢。

“苏总,我们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刘总那边虎视眈眈,当初招他作为您的秘书,也是因为他刚到S城,而且从来没在公司上过班,身家清白。他以前是电子厂里的工程师,正好在电子这块的业务上他有技术,可以弥补我们的不足。现在我们需要培养自己的人,还望您从大局出发!”这些话在公司也只有李未敢说,还是在苏浅发火的情况下。

苏浅当然知道徐天浩的情况,也知道现在在公司她面临的情况,只是………

“苏总,先试试看吧,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他不适合做秘书,之前一点这方面的经验都没有,根本都不能马上进入工作状态,怎么协助我?你要知道这个位置很重要的!”苏浅显然不会那么轻易松口,她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安排,要她每天对着这样一个刻骨的人工作。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成熟男性,接受能力强,不会那么毛躁,更稳重些,可以很好的协助您工作,这些问题我们在招聘的时候就考虑到了。”

“那么,未,你告诉我,今天马行长的事怎么说?”其实这时候的苏浅在做最后的反抗了。

“他今天才正式开始工作,很多工作都还没接手,刘秘书辞职有一段时间了,很多东西也没整理出来,再加上我还没跟他做好交接工作,这次是个意外。”李未知道苏浅的态度已经松了,不像开始那么坚决了,其实今天是苏浅少之又少,为数不多的正面发火,而她又这样顶上去,她只是希望苏浅冷静,不要让情绪影响了她应有的判断。

“未,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意外发生。”苏浅坐下,沉思了会,靠在转椅上,眼睛看向窗外对李未说。

李未的嘴咧出一个弧,点点头。她明白苏浅说这句话的意思有很多。同意留下徐天浩了,但是以后有什么事她要负责任,还有徐天浩再出一次问题就得让他走了,还有这样的争吵也不希望有下次了,或者说违抗……..

李未走出苏浅的办公司,深呼吸了一次,看到坐在隔间的徐天浩,边走边对他说:“跟我来!”她得把她深知的东西交给他,她是相当于用自己立了军令状。

天浩以为她们最终争吵的结果是把他调走,因为他也知道苏浅的痛处和为难。“李特助,苏总很难相处吗?”

“你不知道吗?”李未停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身后的男人,她绝对相信这个男人和苏总升级旧识,而且关系匪浅。

本来想侧面了解下苏浅,结果被李未一句话给噎住了。

自从看见天浩后,苏浅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他来S城了,还做了她的秘书,怎么想怎么可笑。自从那次聚会把什么都撕开后,苏浅压根都没打算再见到他,以一个受伤者的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她还是缺少勇气。何况看见他,她就总能想起不堪的过去,在心坎里激烈的撕扯,涌动。

回到家,苏浅就直冲浴室,衣服都没脱就直接站在花洒下面,冰凉的水从头顶留下,苏浅感觉到了压抑不住的颤意,能做的也只是用双手蒙住自己的脸。她想用冷水把自己冲清醒,这里是S城,不是那个小镇,她也不是仰望着他,脸红的小女生,也不是和他说句话就雀跃半天的女孩,她是一个外表鲜亮,内心丑陋的女人。她依稀可以听见自己绝望的呼救声,可以听见刀刺进皮肤的声音,可以记得那天的晚霞是火烧云的美丽。

缓缓蹲在浴室的地板上,一直思考今后的相处,已经不可避免了。她是公司的总经理,怎么可能在关键的时候任性呢,周宇不会这样,是周宇的话,肯定会妥善处理好这样的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