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手拥

生活

手拥 刘求 3363 2013-04-30 23:21:03

  (一)

作为一家人,我们有一个仪式,就是每个星期天,集体出游!

“于文,今天又去哪?”郑浩问。

“不知道,先去T中找季涛,焘,他们。我真是受不了那俩臭小子,每次集合都要求到他们学校,有必要吗?只是为了向我们证明他们也是重点中学的学生,真是的,谁不知道谁啊?反正咱们啊,除了马骈正儿八经的考的,哪个不是有故事的人啊,就他俩非要争,真是有病!”

“大蚊子。”“大蚊子。”

“你有必要每次都这样骂我们吗?”“你有必要每次都这样骂我们吗?”

“哎呀,不好意思啦,你看看我,一见到你们啊,我嗓门就不受控制的大了起来,怎么着吧,我就是想骂你们!”

“我们招你啦,你Y中是重点,我们T中也是啊!”“我们招你啦,你Y中是重点,我们T中也是啊!”

“看吧,我一眼就看出了你们的花花肠子在想的什么了吧。”

“有什么问题吗?”“有什么问题吗?”“我们除了长的可爱,画画的好,也是好学生哦~”“我们除了长的可爱,画画的好,也是好学生哦~”

“恶心,就头发染得跟红绿灯似的,还好学生呢,你以为你们是马骈啊,虽然他搞的也跟个绿头苍蝇似得,但是人家那可是充满意义的!那是决心,是人家为了时刻提醒自己考军校的的无悔牺牲啊~”

“郑浩啊,你得好好看着于文,这疯女人肯定是喜欢上马骈了。”“郑浩啊,你得好好看着于文,这疯女人肯定是喜欢上马骈了。”

“你们有病啊?”

“马骈,你来的正好。”“你要小心啊。”“有个疯女人一直惦记着你那羸弱的小处男之身。”“她是铁定的打你的主意的。”

“马骈,你来的正好。”“你要小心啊。”“有个疯女人一直惦记着你那羸弱的小处男之身。”“她是铁定的打你的主意的。”

“啊,那,来吧。”马骈夸张的冲着我撕开他的浅蓝色外套。我在周围人哈哈大笑中,没恼,反倒有点羞了起来。

“去去去,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

我的回应得来的却是几个贼人不怀好意的神情和一阵阵的淫笑,只有郑浩低着头,摆弄着他的手机,小心翼翼的上扬了下嘴角!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发飙的时候,阿扁迈着他作作的猫步出现了:“怎么了,我的小文文?又被恶人们欺负了?”

“救世主,救世主,你终于来了,就是这群丧尽天良的欺负我这个弱女子~”我忙拉着阿扁的衣角,故作委屈,谁知道这个阿扁也是这么的不靠谱,说了一句让我彻底放弃反抗的话:“原来你们这么重口味!”

这次原是轮到我定聚会点,但是经过没他们精神上无情蹂躏之后,我拒绝选地方,所以,我们就被阿扁带到了河边。因为我心里一直纠结,所以我就不停的捡石头,用衣服兜着,直到满满一怀,便独自坐在岸边往河里扔石头,我想乌鸦的心情也没有我这么愤慨吧,什么叫“重口味?”我就这么长得不堪入目呢?还是我是忌讳,忌讳在某个人的面前被否定?可是,真的是马骈?还是郑浩?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究竟知不知道!我真不喜欢这种感觉,白痴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只有我自己想办法调节了,因为郑浩永远是根木头,季涛焘他们又是那么的没心没肺,马骈也是利用一切时间见缝插针的背着他的公式定律文言文!如果谁觉得我会求助阿扁的话,不是你们疯了,就是我真的白痴了,因为,他除了照镜子还是照镜子,我就一直怀疑,他爱上他自己了!

“马骈?未来的你会是个什么模样?”我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安静的僵局竟然被路郑浩这个木头打破的,所以说认为“朽木不能雕”的那个大伯是存在偏见的,看看路郑浩就好啦!

我们顿时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这个普通的问题我们是真的没有讨论过的,因为我们觉得,这个问题在有些时候是不是太过沉重了呢?亲!

“呃~这个啊,让我仔细的想想哈!”

“我知道,我知道马骈的未来。”我迫不及待的把石头全部倒进河里,挤到他们堆里插上了话“马骈的未来嘛!他一定是个优秀的将军。”

“我们同意。”“我们同意。”

“哟,没想到被你们俩这么已承认,我突然有了成就感呢。”

马骈笑了笑吗,合上了书,站起身来,往河边走了,然后他兴奋的转身道:“对,马骈一定会成为一个军人,很优秀的!马骈,不!我什么都不害怕,因为我有你们这帮兄弟是不是!”

我们也被带动起来了,精神立马都高昂起来,连连点头赞同,“对嘛,这才是出游的最佳状态”我们开始欢呼,惊得河里的鸭子,嘎嘎嘎的游跑了

“阿扁,别照了,也不怕把镜子吓破了!说说你的啊。”我兴奋地抢过了阿扁的镜子,起哄让他也畅想一下未来。

“你长的难看,就不要抱怨镜子,都没见过你这种不敢照镜子的女人!”虽然他特意在“女人”这两个字上加重了音,但是我的觉悟早就飞到那个高觉悟的话题上去了,也没意识的我被人身攻击的严重性,眨巴着眼睛等待答案。“我?都说烂了,无非跻身世界名模界,我的优势太明显,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么的局限,你们看看我这张脸!就是TMD艺术!”

对于这样的阿扁,我们习惯了,对于我们抓狂、呕吐、狂晕的习惯,阿扁习惯了。

“不过阿扁,你应该给我找个嫂子的?”我一向不反对早恋,对阿扁这样的更不反对。

阿扁合起了镜子看着我:“为什么要给你找个嫂子?”

“不是你说的吗?你是艺术品!所以要找个相框裱起来啊!”

“你是不是又背着我收别人东西了,现在又做什么使者啊?”阿扁犀利的问道。

“你看你说的,我这也不是举手之劳吖?”

“谢谢你的举手之劳,以后就别举手之劳了,还恳请您高抬贵手!”为还没来的回应,季涛焘他们就道:

“阿扁,为什么不谈场恋爱?”“难道你垂涎我?不能这样,我有季涛了。”

“阿扁,为什么不谈场恋爱?”“难道你垂涎我?不能这样,我有季焘了。”

“你们俩恶不恶心?他要是喜欢也是我,我才是women!”

“我靠,那我还不如在季涛焘他们中选一个!”阿扁厌恶的看着我,搂着季涛焘他们说。

“依我看,他肯定是“心屋藏娇”了”郑浩突然说道,“不是有人这么说吗:“任何一个不想恋爱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嗯,有道理!”我看着他们仨,投向了鄙视的目光。然后问独自站在河边发呆的马骈:“马骈,别数鸭子了,发表发表,你对这个未来之星的终生大事的看法,快过来,就差你的总结性的言论了。”

“嗯~恋爱自由,但不要早恋哦!”不知为什么马骈的回答让我大失所望。

“什么啊?不给力。我来总结下吧,按照我的觉悟,家长管制不准恋爱吧,你们就拿自由说事,说恋爱也是自由的,才不会影响人类发展史的完整,现在让你恋爱了,又道出什么不恋爱才是自由。其实我觉得你这个校草太狠心了,难道那么多偶像剧就没有能影响到你一点点吗?你也复制点杉菜,丝草,薄荷糖的故事,才算天使嘛?你都不给任何人机会,那你让那么多金三顺怎么能重燃起对生活的希望,你让她们还怎么相信爱情,让他们还怎么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啊?而且,你还天天跟在我们后边,当然这不是排斥你,而是,你不要天天和郑浩叽叽喳喳,和马骈亲亲我我好吧,这样直接让别人活的心都没有了,男人都出来跟我们抢男人了,压力也太山大了吧,而且不仅如此,还会让我们集体的形象大打折扣的,亲~为了秒杀一切流言蜚语,你就找个吧,我看那个隔壁班的小小啊,就挺好的~”

“说完了吧,还说不是拿了别人的东西!哼!说漏嘴了吧!”刚要说到正题上就被阿扁这个机灵鬼打断了。

“你想太多,确实只是为了你啊,亲!”

“别亲亲亲的叫,看你这样,以后就当个主持人吧,你红了之后,我也借你上个位呗!”

“别跟我这神侃,娱乐圈深似海啊,我还是当富婆安稳点吧”。

“那好,于富婆,就包个小白脸呗?”

“有病吧,说你的事呢,你跟这东扯西扯的!”

“呵呵”。阿扁拍拍屁股,对着郑浩笑了笑:“谢谢你了。”

郑浩像知道什么秘密一样,竟然没有丝毫困惑,回应道,“谢什么啊,都是兄弟!”

“嗯,对,兄弟之间可是不会有秘密的哦,于文,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保守哦!”阿扁看着我,一脸神秘的说。

本来对这一切都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我只能拼命的点头,静候阿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后来我才知道,又是我想太多,阿扁,幽幽的蹦出一句话,让我瞬间石化的:“其实,我早是郑浩的人了!”

说完,阿扁就拉着郑浩跑进了河里,戏水去了,我看见,两个大男人像个姑娘似得,往对方身上泼着水,马骈盯着自己在河里的倒影出神到白垩纪了都,季涛焘他们,压根早就沉浸在斗画中去了,也不知道在地上画的都是什么鬼东西!无奈崩溃之余,我不得不庆幸!还好,还有一个正常的我。

突然,河面上的野鸟被惊吓,怕打着翅膀,飞到更远的水面去了,因为阿扁冲着河面喊了话,不知是给谁听的话:“你们会知道的,都会知道的,因为我们是兄弟!好兄弟,永远的兄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