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手拥

茧中蛹 马弩

手拥 刘求 2285 2013-04-30 23:21:03

  郑浩的座位空了很久,换句话说,他就这样突然消失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其实我总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是我把他惹生气了,然后他才决定离我而去吗?其实这不是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郑浩现在在哪?我去他家找他,得到的答复永远是不在家,不在家,不在家.不在家也要有个呆处啊,那个呆处也要有个名字啊.像这种不打招呼就消失的人真的让人不知所措,每天看着郑浩的空位,不知怎的我也变得游离起来---郑浩,你在哪?别玩了,我真的找不到你了,我投降还不行吗?

  “于文,你和郑浩怎么了?”

  “于文,你和郑浩怎么了?”

  “什么怎么样了,我都一个星期没见过他了,唉?你们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和他怎么了”?

  “意思很明白啊.”

  “意思很明白啊.”

  “你把人家气走了.”

  “你把人家气走了.”

  “走个屁,什么我把他怎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什么都没做.”

  “肯定就是你,因为只有你不停的犯错.”

  “肯定就是你,因为只有你不停的犯错.”

  “而且,觉悟又低.”

  “而且,觉悟又低.”

  “唉,我说你们,吃东西都堵不上你们的嘴,吃好了吗?吃好了赶紧滚.”对于季涛焘他们有明确指向的谴责,我无奈的但全无气愤地反驳道.

  “哟,还挺理直气壮的,不然说觉悟低.”

  “哟,还挺理直气壮的,不然说觉悟低.”

  “唉,我说你们有完没完?”我开始有点生气了,正准备跟季涛焘他们开战.就被马骈及时出现打断了我们.

  “好了,好了,你们都歇歇吧,不累的吗?”

  “马弩,你难道没有看到他们在无理取闹吗?”我急忙向马弩告状.以便展示自己其实是在正当防备.但马弩随后的一句”吃饭就别说话了.彻底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我知道他不是郑浩,他不会像郑浩那样和我站在一个阵线去抵抗季涛焘。看着季涛焘又开始向我吐舌头,做鬼脸,可旁边的马弩却默不作声的低着头吃他的东西,我突然觉得有些悲凉,莫名其妙的针扎的心疼.我恍惚间看见了郑浩向我眨下眼睛,那是我们默契进攻结束的胜利暗号,可如今在这语言冷漠,动作僵硬,程序陌生的马弩面前,那个以给我造台阶为己任的他现在在哪呢?我也想知道,可我真的不知道.

  “嗯,对了,今天我还有考试,季涛焘,你们待会儿不回画室就回家,别去酒吧乱蹭了,知道吗?”

  “知道了”

  “知道了”

  “马弩哥,你们先走吧.”

  “马弩哥,你们先走吧.”我还没有反映过来什么情况的时候,就已经被马弩拽了出来,我不解的问道:你什么考试?”但是他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似的,继续拽着我往前走,”喂,喂,跟你说话呢,马弩?马弩!见马骈根本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我强行甩开他的手,在人来人往的街上,马骈用祈求般复杂的眼神回应我满心疑惑。然后,马骈慢慢的伸出手,又一次抓住我的手,动作那么温柔,我一时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他那温暖的手,包着我一个冬天都冰冰凉凉的手,我不会挣脱他的,我没有理由再去挣脱.原来,这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是这暖心的温柔。我投降了,就乖乖的任他牵着,安静的在后面跟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身上不再冷。

  我们一直走,走过了闹市,走到了郊区,马弩别墅区,可是奇怪的是,整个小区黑压压的一片,好似根本没有人入住一样,但这明显不是新开发的小区,或是,先富起来的人也意识到环保也要先别人一步?搞一个熄灯N小时也不一定啊,我正欢喜的想着,马骈突然转身对我说,这是我家.沉默了一路的马骈终于说话了,可是我们所在的位置不过是小区大门口,我快速的扫视一下,故作惊恐的说,你待会不会拿手机扫描你墓碑上的二维码吧?呵呵,你真以为你能遇上鬼啊!说完,就松开我的手,往小区里走,我被自己的无厘头猜想吓到了,紧紧跟在他身后,马骈在一个岔道停下,指着靠马路的一栋说,本来住那,但是确实太吵,所以,现在我住那,马骈随身转向了靠里的另外一套说.我打趣道:你真当这些是小棺材啊,滑盖翻盖随便选啊.恩,差不多,因为他们全是我的.马骈淡淡的说,然后领我到了他家门口,其实真的很容易就能找到,因为只有这么一家是有灯光泛出的.只有这一家有点人气儿.

  “小心台阶.”

  “哦.”进到马骈的家,有一种寒冷袭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冷吗?”

  “呃,有点.”

  “我没用过空调,现在他们也都不能用了,不过,你等我一下哈.”马骈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说完就要跑开,我及时的叫住了他.

  “怎么了?”

  “呃,你不是打算把我一个人就这么丢着吧?”

  “哦,忘了,家里没来过人,忘了待客之道了,而且,还忘了某人是胆小鬼来着.”

  “谁说的,你去吧去吧,我就在这等你.”

  “呵,走吧.”说完,马弩又拉起我的手,既然都到我家了,没有不带你好好参观一下的道理吧.”

  我紧跟着马弩上了楼,他们家是真的空旷,我仿佛都听到了呼吸的回声,家具,地板还有灯虽然都一尘不染,但却明显渗出莫名的沧桑感。好像在迫不及待的向人讲述自己很遥远,很遥远,很遥远那个钟鸣鼎食的景象。

  “这个披上”马弩从房间的卧椅上拽来一条淡紫色的披肩,围进了我的脖子。

  “你就不能拿个干净点的吗?”对于马骈太过随便扯出来的衣服,我不能相信不是他用了好几天的,马弩回头看着我笑笑,我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埋头进去却闻到了淡淡的香味,我原以为会有男生身上一切的臭味呢。我忍不住问马弩:“喂,你小子要不要从实招来啊,这围巾的味道怎么这么纠缠暧昧啊,你是不是......”

  还未等我把话说完,马弩一把把我拽进怀里,道:“闻到了?”我不敢抬头看他,但确确实实闻到那香味变得浓重萦绕。我轻轻推开马弩对他说:“你是想证明你是娘炮吗?”马弩无奈的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话,他拉着我的手出了房间,又进了一个房间。

  “这是我房间。”

  “哦,不愧是你的房间唉,好多书啊。”

  “嗯,也都是原来读的,现在也是没怎么读过什么新书了。”

  “那可不行啊小马,读书是个好习惯不能抛弃掉啊。”我调侃道。

  “以前我读书,是因为无聊,怕自己无聊,更怕别人看出来问我无聊。无论他们能否吸引我,只要我拿起他们开始读,我就觉得时间没有那么难捱,一开始都是硬着头皮翻,后来倒成了一种渴望了。”

  我瞪大眼睛,猛烈点头,为表示我对读书和马弩有相似的抗拒情怀。

  “后来啊”,马弩接着说道,“我遇见了一个人,我发现和她在一起我就开始忘了我的小伙伴们了。”

  “谁谁谁?”我好奇的追问着。

  “她吖,是我攒的这些书换来的颜如玉吧。”马弩邪魅的笑了笑,那挑起的眉毛透露着他内心的喜悦。

  “好啊,小马同志,不得了啊,金屋藏娇啊,赶紧的从实招来,可不能对你的革命战友有所隐瞒啊!”我拉着马弩的胳膊摇着追问道。马弩正身过来,双手扶在我的肩膀上,眼神温柔的看着我说“她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我人生中的光亮,是我活着的喜悦,是我前进的力量,她对我来说弥足珍贵,我想保护她,疼她,我喜欢看着她笑,看她无理取闹,她非常笨,成绩又差,可即便他数学考了18分我都觉得她是18分的可爱,我想把她戴在身上,藏在书里,可是我只能把她藏在心里,然后看她蹦蹦跳跳的在我的人生中。”

  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滚烫、炙热是因为马弩的话,也是因为我那不争气的数学成绩给我带来的羞愧。这算是告白吧,来自这个少年对我的告白吧,我的喜悦,惶恐,羞愧齐聚而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低下头摆弄着披肩垂下来的穗子,那姿态定是扭捏的不行。忽然,马弩松开我的肩膀,转身在书架上翻找着书,对我说“于文啊,你让我在这世上多了一个亲人,你就该是我的亲妹妹,不然你改姓跟我吧,叫马于文怎么样”。

  什么?我都准备好矜持的台词了,你跟我说我是你妹妹?你铺陈这么一大段你把我当猴耍呢?虽然内心一万匹草尼马奔腾而过,但是为了我的面子我还是要给他怼回去啊“好你个小马,你跟我这套路呢,我既然这么女神光芒,你咋不跟我姓,你叫于马弩好啦,哎,正好啊,吁~马弩儿,驾驾驾”。马弩被我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跟着笑起来,好了,笑起来了就把刚才的窘迫和幻想都藏起来吧,把喜悦与失望也都藏起来吧。

  马弩拿了一本书走向沙发顺势躺在上边读了起来。我自顾的站在书架前翻看书本,随口问道“真的很少听你提及你爸妈,然后你又是自己住,他们不担心你自己在这里害怕的吗?”

  “没什么好害怕的,我有几位叔叔住在附近。”

  “那为什么不住在一起啊?生活上也有个照应啊。”

  “住不住在一起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监视。”马弩喃喃的说。

  “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整个小区都是我们家的,有钱,房子多,轮着住,任性。”

  我悻悻的看着马弩莫名不爽。“行,你有钱,你任性,我困了我要睡觉,请问任性的你,也挺任性的本大小姐睡哪啊?”

  马弩笑着说“既然咱俩都这么任性,就一起凑合一晚吧。”

  “我说小马弓箭,你今天是想挨揍呢是吧。”说着我做出上拳的动作。

  “我说同房间,我睡沙发,你睡床,小姑娘家家的脑袋里天天装的也不知道都是什么,怪不得经常彻夜不归也不见于伯伯寻你,估计他是知道不需要为你担心,应该为社会大众担心啊。”我正欲起反击,马弩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牵起我的手把我引到床边,说“赶紧睡吧,有我在你不用怕。”我双手抱在胸前,白了马弩一眼道“我堂堂马刺球迷我们怕过什么啊?”“啊,你看那是什么?”“啊~妈呀,妈呀。”我被马弩猝不及防的捉弄吓得跳了起来,不偏不倚跳进了马弩的怀抱了,夜很深了吧,我只听见心跳砰砰砰砰,有规律的跳着?是我的吗?是他的吧?我又惊又羞,躲在他的怀里不知道该怎么推开,也许是我根本不想推开吧。而马弩也没有说话,任凭我躲着,我怯生生的抬起了头,却看见马弩明亮的眼睛,他那头绿色的头发在月光的映照下泛着光,我脱口来了一句“马弩,你好像一只绿头苍蝇啊。”马弩“噗嗤”一声笑了,我却恨透了我这张嘴,我这张嘴就是注孤生的标配啊。可是,我的内心还是有疑惑和渴望的,于是我认真的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我来你家?”马弩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我接着问“你喜欢我是不是?不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是真的喜欢我对不对?”马弩依旧不说话,可我分明看见了那冻住的表情,略过意思悲伤,我迅疾推开他,跳上床,拉起被子,蒙起头睡了起来。我听见他踱步走开,他打开了窗子,竟然有冷风嗖嗖的灌了进来,良久,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关窗,我却渐渐谁去。但我却朦胧中感到,有人为我把被子从脸上佛下,压了压背角,然后我掉进了一个漩涡,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的漩涡,我在漩涡里转呀转,我看见一个小男孩在哭泣,我看见一个极美的女子也在哭泣,我听见有人大喊:“我不会再孤单了,我有要去保护的人了,我不会想不开了,我不会再想你了,我永远都不会再哭了。”我挣扎着从梦里出来,发现天已经泛白,我的脸上还挂着滚烫的泪,我还来不及去回想那个梦,就被浓郁的饭香深深吸引。我环顾一周没有发现马弩,就兴奋的跳下床,一路小跑的下了楼,我心里兴奋极了,想着电视剧情男主角为女主角做早饭的浪漫情节,可等我来到厨房却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根被没有什么做好的早饭,只有马弩在锅里不知道翻炒着什么,看他呛得咳嗽,我问道“你是在做饭吗?”马弩转身看到我,随机关了火,打开了抽油烟机,说“我做什么饭啊,我的生活里从来都是一日两餐,哪有早饭这个词,这不是未了叫你起床,我就把冰箱里冻得食物放一起炸,制造点味道,你看果然奏效,你看你起的多麻溜,就是这一屋子的油烟,哎。”我愤恨的看着马弩,我们早就把昨天的暧昧昨天的尴尬全抛到脑后了,马弩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说“赶紧去洗漱。”我狠狠的跺了一下脚,转身去了卫生间,但我对早饭的愤恨随即就烟消云散了,因为我看到那放好的漱口水,挤好的牙膏,叠好的毛巾,整齐的放在洗漱台上,我拿起牙刷,一边刷一边傻笑,这种感觉好像新婚夫妇一样,但是我赶紧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是,我却控制不了镜子里那个傻笑女孩无限的开心。

  可是,马弩却不合时宜的打破了这个属于我的小美好,他站在门口,没好气的说“你是准备把牙釉质都刷掉收货一口大黄牙吗?赶紧的,也不看看时间。我先走了,你赶点紧吧。”说完就转身走了,我迅速吐掉一嘴泡沫,漱了口水,随意糊了糊脸就迅速的跑出门去。谁知道马弩站在门口等我,我刹不住脚,一下把他撞下台阶,没等他爆发,我就赶紧跑走了,马弩追上我说“以后你别这么冒冒失失的,我妈会不喜欢的。”我听得云里雾里,马弩接着说“你不是说为什么带你来我家嘛?昨天我妈生日,我想带你见见她,你这么能闹腾,她喜欢热闹。”我疑惑的问“哦,那昨天怎么没见阿姨啊?”“在国外啦,太偏僻,本来想视频的,后来想想也不一定有网,那毕竟太远了。”“没关系,等阿姨和叔叔一起回来了我们再补一个生日嘛。”“于文,记住,我只有妈妈,我没有爸爸。”看着马弩平静的说着严肃的话,我你不了解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却能感受到他波动的情感,那感情里有愤怒,有绝望,他明亮的眼睛了流露出的悲伤,让人看着想抱抱他,告诉他不要忍着,不要让自己太累,因为我会难过。我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后悔自己总说错话,让我们陷入各自的悲伤中,不知马弩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我径直撞当了他身上,我以为是他故意的,正要质疑他,就被他一只手抓住了手臂,揽在身后。

  “你干嘛?”我以为马弩在和我说话,但那警惕愤怒的语气又不像,我侧出头,看见一个光着头留着很长胡子的黝黑的男人。

  “跟我走一趟啊。”光头男人不慌不慢的说。

  “我还要去上学。”马弩回应道。

  “已经给您请过假了,再说了,这一夜的,哪还有精力上什么学啊?”光头男人轻佻地看着我,我有些惧怕下意识的重新躲回马弩身后。但是随即,我的另外一只手被另外一个陌生人抓住了,一把把我从马弩身后拉开。

  “啊,马弩。”我惊恐的叫出来声。

  “放开他,我说了我不会去,你到底想干什么?”马弩愤怒道

  “跟我走一趟,大哥想见你,或者让大哥见一见她?”

  “我跟你去,先放开她。”马弩无力的说。

  “对嘛,就是去见一见大哥,每次都难为我一个做小弟的,这孩子要不要我帮您送去学校?”

  “好,但你记住,只是送到学校”马弩愤愤的说。

  马弩走到我身边说“今天我有些事要去处理,你先去学校吧,别迟到了。”

  “那你呢?你要去哪?不跟我一起去学校的话,那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请假。”

  “你成绩已经很差了,还想着翘课呢?”

  “我是怕你有危险。”

  “傻妮子,真是电视看多了,别胡思乱想了,赶紧去上学吧。”说完他转身走了,我也被两个陌生人带上了另外一辆车。我看见我们俩乘着各自的车,往两个方向驶去,一种凝重的情绪涌上心头——马弩啊,你到底再演一个什么样的舞台剧?既然你把我拉上了你的舞台,给了我一个角色,为什么不给我剧本呢?你让我怎么演?还是你怕我会把你的剧给搞砸了?季涛焘他们说的没错,我只会犯错。马弩,她,马弩的父母,马弩要去见的那个大哥,他们到底有什么联系?我想知道来龙去脉,我不想猜,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对待你,或者大家都知道答案就我不知道,因为我总是坏事啊。我喜欢你,可是我喜欢的好累,我怕你讨厌我,我掩饰着自己的感情,我真的很累,马弩你不累吗?为什么要给我一个美好的开局,却让我自己去写过程呢?我写不好啊,真的,马弩我写不好,你什么时候能真正的敞开心扉呢?快三年了,你真的是一个非常难相处的人你知道吗?你让我心累,也让人觉得恐惧,你冷静但你更阴郁。你会是喜欢我的吗?但我怎么有觉得你有一个她?可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她”,为什么还要拉着我进来?我有这么多问题想问你,可是你什么时候才会给出答案呢?

  我精神恍惚的向教室走去,突然眼前映入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我继续走着,定神细看,我看见那有着熟悉微笑他在向我挥手——路郑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