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离——不管你是谁,我相信你

南劫 刎若子述 1694 2011-11-30 16:59:23

  风在墨绿的山林中旋绕出奇异而叫人惊惧的吼声,忽隐忽现的晃动阴影似藏着无尽的致命危险——即便是烈日正炙,也驱散不了阳之山自混沌初开便氤氲的邪肆之息。就连被五国喻为“千世之障”的南朝子民,也从不敢踏足这片禁地,除了四王,以及她——南朝神祈。

她是南朝人心中最伟大的祭司,是南朝四王不可或缺的臂膀——却也是五国欲除之而后快的妖女。

譬如现在。

刺眼的银光自林中深处的阴影一闪而过。旋绕的风声中传来细微的兽的喘息——一只不该出现在阳之山的兽类。

纤指攀折下一朵纯白可爱却隐藏剧毒的惑兰在掌间玩弄,神祈解下面纱,那绝世的芙颜扬起一抹动人心魂的浅笑,一刹那,连阳之山上从未停止过咆哮的风也叫这抹倾城之笑勾住了脚步。

而躲在阴影深处的鬼祟身影,更是被迷惑得忘了来意,忘了呼吸。一旁的兽类,也止住了喘息。

“不出来吗?”棱角完美的红唇轻吐兰音,清泉似的双眸却冷冷的透着嘲弄。呵,肤浅的蠢人,什么绝世之仇,却连一抹笑都抵挡不住。想要除妖,却不知真正的妖一直深植在他们肮脏猥琐的心里,一群自以为正义之士的无知的蠢民。

一匹全身泛着蓝光,鬃毛银亮似雪,双眼如星子般灿亮的星日马从阴影中缓缓步出,早已失了星兽应有的气势。而马背上,身着盔甲的骑士,痴痴的看着神祈完美的容颜,为复仇而铸的银剑软弱的垂在马腹旁,耀眼的寒芒却唤不回主人飞到九霄云外的理智。

天哪,多么……多么美丽的人儿,飞瀑般的墨紫长发,雪似的芙颊,浅紫的瞳眸流转着晓雾般朦胧的光彩。俏挺的鼻梁下,菱唇如红色宝石似的完美。这样的可人儿怎会是那个臭名远昭的妖女?!怎会是南朝四王的走狗?!怎会是覆灭他国家的凶煞?!

“不会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他似入魔般的喃喃自语着。

神祈笑得更加的灿烂了,几只路过的翼鸟停住了扇翅,坠入了阳之山林,被飞扑来的鹿蜀顷刻间啃食得尸骨无存。

葱般的柔荑若有似无的泛起了浅浅的红雾,雪似的惑兰在红雾中悬浮而起,:“不,你没有弄错。我是神祈,南朝神祈。你们所谓的……妖女。”

魅惑似的话音刚落,神祈手间的红雾刹那迸开,血似的红雾中心,一只火凰鸣啼而出,盘旋在半空中。

火凰燃烧的双翼煽起阵阵灼人的热浪,让本已失神的星日马蓦然腾立而起,惊惶嘶鸣着甩下背上呆愣的骑手飞奔逃窜。

“原来你不是它的主人呐。”神祈看着那个摔坐在地面,还回不过神的蠢蛋,浅紫的双眼透出浓浓的蔑视与嘲讽,“连一只守护兽都没有的人,也想要‘替天行道’么?呵呵……可笑!”

修长的五指朝空中一划,巨大的火凰在瞬间幻化成神祈手中火红的利剑。锋利的剑尖直取向敌手的咽喉,却在半空中倏然转向,指着一旁发出异动的草丛。

一双比水还澄澈的双眸出现在剑尖之下,干净而不带恐惧,静静的望着神祈。

“你……是谁?”

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双眼,神祈一愕,不自主的垂下剑尖,笼罩在四周的血腥红雾霎那消失不见。

一旁的骑手也回过神来,趁着神祈愕然的瞬间狼狈的逃进林间。

那双眼的主人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神祈,一动不动的看着,没有恐惧,也没有困惑,就像……就像一个甫出世的娃儿,不,那是比婴娃还要干净透明的眼神。

溜走的愚笨刺客没有拉回神祈一丝一毫的注意,她与那双眼对视着,一种无法言语的熟悉感觉弥漫在她的心间。

良久,蹲在草丛中的人儿一晃身子,神祈这才注意到,她——有着澄净双眼的女孩,身上没有丝毫的遮蔽,只有一只银镯在皎白的腕间反射着耀眼的璀璨光芒。

是刚来到这世界的花妖么?不像,妖精没有如此干净的灵息,而且……阳之山这片秽息之地也育不出花妖。看着那双眼,神祈曾以为早已泯灭的怜惜之情蓦地涌上心间,她解下肩上的披风,覆在女孩身上,扶她站起。

“你叫什么?”

依旧没有人回答,澄澈的双眸只是看着她,似乎未曾听懂她说什么,又似在反问,我,叫什么?

“你不会说话?”神祈轻声问道,柔细的面庞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柔神情,与方才杀意四射的凶煞模样天差地别。执起她带着银镯的右臂,她发现,银镯上,一个“离”字以着极高超的工艺铭刻在繁复的纹路间。

“离?你的名字吗?”话问出口仍旧无声,神祈忽然笑开,不同于刚才邪肆冶艳的笑,这一抹笑容,真真切切渗进了她的双眸,“既是不能说话,自然也不会回答我的问题。就叫你离吧,嗯?”

伸出手,她做出了一个连自己也难以相信的决定。

“离,你——要跟我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