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此情——还未曾解,便已入心

南劫 刎若子述 2571 2011-11-30 16:59:23

  商讨结束,神祭府又回归到了原来的冷冷静匿。几个忙碌的仆役悄无声息的疾行着,熟练而规矩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一切都那么平常,除却了那道站立在清楠楼门外,本该随晓风、书剑一同离开的突兀身影。

路过的雪龙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又立即恢复如常,垂头径直走向书房。

墨色的欣长身影就那么痴痴的停驻着。厚实有力的大掌抬起又放下,却始终不敢推开那扇半掩的门扉。

那个傻瓜……还好吗?那么多日的不眠不休,有没有累坏了?是不是只顾着烛龙的饱饿,而傻傻的忘记自己也要用膳?满腹的心疼与关怀在远晞的胸口沸腾着。许久未见,那道纯白圣洁的身影却在他脑海愈加清晰。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牢牢的霸占他所有的感情。思念,牵挂,担心……种种种种因她而起的柔软情怀,都在听到神祈说起她憨傻得叫人无语的举动时满溢到了极限。在那一刻,他多想抛开一切,所有的人和事,冲到她身边,将她紧紧抱住,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无微不至的保护着她。管他神祈还是那只笨死的烛龙,全给他丢到一边纳凉。

然,好容易克制着自己到商议结束,飞奔而至的脚步却在门前踌躇了。

这么久不见,她会想他吗?又或者……早已将他这个无关紧要的人抛在脑后?她会希望看到他吗?见到她,自己又要说什么?远晞修长的五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透露出内心的紧张。身为王者的自信和自负在遇到她时就像蒸发的水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难以言喻的忐忑将他紧紧俘获。

良久,不绝的想念战胜了内心的不安与恐慌,远晞举高手,推开了虚掩的大门,轻而缓的走进了这片因为主人的缘故而变得不可思议的干净,几乎与南朝隔绝的小小天地。

不断变换的天色将清雅的楼阁映照得似梦似幻。几丝调皮的轻风撩拂着充满生机的墨绿叶片,掩映在层层树叶之中的鸟巢里传出幼鸟因晃动而起的惊慌啾鸣。树底下,一丛不知名的野花趁着凉荫,怒放而绽,淡紫色的清丽小花,却开得比那倾城牡丹更加动人。

这里的一切,都如世外桃源般,美得叫人叹息。

但,那道匆匆的焦急人影,却无心欣赏这瑰丽美景,迳自走向被挡在阁楼之后,透出微弱橙光的庭院。

大大小小堆积如山的用来填饱烛龙肚子的蜡烛将本该空旷的庭院挤得水泄不通,而那道橙色光芒,费力的从烛与烛之间的缝隙穿透而出,将一切都渲染上一种温暖的色泽。

“不可以。白天,不可以闭眼睛。不乖。”

轻轻软软的斥责声自烛山中央的那一小块空地传来,远晞悄声上前,伏趴在空地之上的烛龙咕哝一声,缓缓睁开双眼,泼墨般的夜色随着牠的动作而化为白昼。

魂牵梦萦的熟悉身影背对着他跪卧在已有树干粗的烛龙身旁,小心的将小烛龙南瓜大的头颅搬到膝间,像拍抚婴儿似的哄着闹脾气的小兽,葱白柔荑不厌其烦的来回抚触着烛龙的须发。未曾束缚的如瀑青丝铺散一地,如丝绸般柔柔的包裹着纤弱人儿。

远晞有些干涩的舔了舔唇,看着日思夜想的水似人儿,莫名的升起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满腹的话语在心间盘绕,喑哑的喉头却连简单的呼唤都道不出口,只能呆驻在原地,像个石雕似地手足无措的僵直伫立着。

正躺在离怀中惬意享受的小烛龙敏感的察觉到身边气息的变化,迅速自离身上翻腾而起,抬起脑袋,冲着散发出危险气息的高大身影威胁的低狺着。

不解于小兽突如其来的凶猛,离困惑的转过身看向牠低咆的方向,随即绽开一抹与天边彩霞相媲的灿烂笑容。

熟悉的笑容奇异的缓解了远晞的不安,他软下眼神,温柔的看向因自己的到来而兴奋跳起的小傻瓜,抿紧的薄唇也徐缓的释开一抹宠溺微笑。

“远晞!”

泉也似的清澈软嗓开心的唤着,纯白的身影才想上前,却被身旁的小兽咬住衣角。烛龙抬起粉嫩的脸蛋,通红似火的圆亮双眼焦急的看着她,不愿让如母亲一样照顾自己的善良人儿靠近危险。

“笨笨,他不是坏人,不怕。你乖,松开好不好?”

离低头,想向感到危险而躁动不安的小兽解释,固执的烛龙却执意不肯松开紧嗑的牙关。无法挣脱桎梏,离单纯的小脸满布着急,看向远晞的澄净双眸不自觉的酝酿出一股叫人怜惜的浅浅水意。

不舍于离的焦急无奈,远晞瞪了一眼烛龙,快速上前,“没关系,我过来就好。”

“嗯!”离抬起头,看向来到自己身边的高大身影,无暇的微笑再次绽放在红唇畔,“远晞,好想你哦。”

娇软的声嗓单纯的吐出自己的思念,却在远晞冰冷的心间释放着阵阵日阳般的暖意。情不自禁的大掌缓缓覆上仰面望着自己的白皙芙颜,指尖怜惜的在水眸下的淡淡阴影上来回摩挲着。

一旁的小兽气嘟嘟的松开口,即便知道这个拥有强大气场的男人不会伤害牠和离,却还是因为他抢走了离的注意而愤愤鸣呜着,不甘的闭上双眼耍起脾气。

不在意暗淡下来的天色,远晞不舍的开口责备道:“说牠笨,你才笨呢。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辛苦。累吗?”

“不累,不累。”微噘粉唇,离冲着他讨好似的笑着。纤长的藕臂环绕上健硕的劲腰,她将自己塞进他厚实温暖的怀抱里。细嫩的脸蛋在那砰砰有力的胸膛上撒娇的蹭着,模样与刚才在她怀中撒欢的小兽如出一辙,“晞来看离,离开心,才不累。”

“傻瓜!”

远晞好气又好笑的嗔骂到,却还是拥紧了怀中如玉人儿,“我又不是什么提神补气的丹药,哪有那么神奇的功效啊。”

“有啊!”纯真的小脸自远晞怀中抬起,嫩白的指尖指向胸口,认真的道:“看到远晞来,这里就跳好快的,不会累。”

“不会累也不会饿吗?”远晞环视一眼四周足以淹没他们的蜡烛,再睨一眼伏卧在地的负气小兽,“还是你也和牠一样吃蜡烛?”

“额……”

“或者我除了当聚灵丹也能当饭?”

“……”

半饷无语,离沮丧的小脑袋瓜低垂着,葱长五指绞着垂落在面旁的细软发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不敢应声。

“傻瓜……”怜惜的将无措的可人儿重新纳入怀中,喃喃的责备话语透着浓浓的不舍与心疼,“不可以不吃饭,知道吗?不然我就把这只畜生丢丹炉里炼了!”

“呜!”

“不可以!”

一人一兽同时抬头,看向远晞,只是兽瞳之中满含的是抗议,而清澄水眸则是写满惊慌。

“远晞,不可以的,宝宝很乖,不炼丹。”慌乱的断句自粉唇吐出,满透焦急。

“那你就答应我……”远晞低头,直视着那双水晶似的干净双眼,毫不防备的让眼中的人儿攻城掠地,占领心间,“不许饿到自己,好吗?”

深沉黑瞳溢满了她所不懂的浓浓之情。然,即便不懂,她却莫名的喜爱在他眼中看到自己,只有自己。单纯的小脸无意识的点了点头。

亮起的天色照耀在痴痴看着远晞双眼的芙颜上,莫名的情感滋长着,像暖暖阳光般,柔软却坚定的照射在她心中每一个角落。

她不会懂,那是仙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劫难,却也是人间之所以存在的意义。

徐缓的微风吹过,无声的低喃出答案——那,是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