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醒悟——只是太迟,你的身边,已有了他

南劫 刎若子述 1313 2011-11-30 16:59:23

  “呵,这里倒是热闹啊。”

一贯的轻佻语气昭告了还未现身的来者身份。逍遥一磕手中摺扇,缓步走进了清楠楼。“玩得很是开心呀。”

“呃……”晓风一瞥两个空中飞人,“好像,是挺开心的。”

“只是……这开心,可错了地方了吧?”话音未落,逍遥一旋身,手中的扇子似满弓之箭,径直飞向红黑两芒交错的点上。

本来酣战正热,旗鼓相当的两人立时叫这一道外力震退三步,落回地面。

“可惜了,才到手的水玉骨扇呢。”见两人停手,逍遥似笑非笑的迈步至玉扇的尸骸旁,说是怜惜,语气中却不带丝毫不舍的意味。

“这世上美人珍宝有哪样是你逍遥得不到手的,你会在意这区区一柄破扇?惺惺作态。”毕竟不如四王,适才全力而战的神祈硬是被外力刹住内息,奔腾在筋脉之中的内力不得而发,在胸口处翻江倒海,面纱之下的绝艳面容苍白一片,却还是强撑着不表露出来。

听出神祈话语中的喘息,晓风一脸焦急的想向前查看,却被书剑拽住了脚步。只能在一边干瞧着,担忧的神情似比自己受伤还难受。

“呵,这骨扇你不怜惜,总该怜惜下她吧。”对神祈的讽语不以为意,逍遥直起身,看向早已碎裂倒地的屏风后头。那道黑色身影早已在落地的瞬间就飞奔到床边了。

莫名的,逍遥的喉口泛起一片涩意。

“你就不担心误伤了她吗?”

用尽全力也没能阻拦远晞的意图,神祈恼恨的看着伏趴在床沿一脸深情担忧的远晞,胸间翻滚的气息不禁直冲喉口,她揪紧衣领,呛咳出声。

“神祈……”晓风直觉的伸出手想搀扶神祈,却又在她冰冷倔强的视线下讪讪的收回胳膊。“你还好吗?”

“死不了。”迁怒般瞪了晓风一眼,神祈愤愤出口。

“那……她呢?”

流转了千百回的思绪,还是逃脱不开她在心底的烙印。空无一物的手掌似乎是克制,却更多的想抓紧什么一般,牢牢握起。逍遥眼神复杂的看着远晞和离,喉头艰涩的紧缩了下,还是顺应着自己深藏的心意问出了口。

“她更是死不了啦!”受不了神祈明明虚弱到站都站不直却还要强撑的样子,晓风一把上前抓住了神祈如藕的臂膀将她强拉出房门,“你比那个存心想饿死自己的笨蛋更需要休息!”

“我不……咳……不需要!”神祈竭力反驳。无奈逸出口的咳嗽却让她的话语显得那么无力。

“见鬼的不需要!你看看你的鬼样子!风吹就能倒地了好不!”被某人的不自爱气到胸口爆炸,晓风难得强硬的不顾神祈意愿,双手一抄,将连路都快走不稳的逞强人儿抱在怀中,朝着影祈阁走去。

“喂!你放开我!”

……

“我要你放开我!你个猪头!”

……

“放开!听见没啊你!”

……

“晓风!”

即便全力挣扎也甩不开铁一般的束缚怀抱,神祈只能气急的捶打着晓风壮实的肩膀。然,失了内力的拳头哪里能拦住坚定要带她休息的固执男人。晓风的速度不减半分,任由怀中人儿吵闹打骂,一言不发的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四周的仆役早就远远避开,以免一个不小心扫到台风尾,累及无辜。

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啊。书剑微讶的看着那两道交错远离的身影。颇为欣慰的点点头,看样子某块石头离开窍不远咯。

回过身,看到逍遥还是一脸怔愕的看着床榻边的两人出神,书剑误以为他还是担心离的情况,好心的上前解释道:“她没大碍的,只是劳累过度加上饮食未当一时血气不足而已。不用担心的。走吧。”

千旋百转的情丝在心底郁绕成结,逍遥看着远晞深情不悔的眼神,苦涩一笑。

“嗯,走吧。”

走吧,有远晞在,他还担心什么呢?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