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烛龙成年——笨蛋,为了只蠢毙了的小东西,你就这么不珍惜自己!

南劫 刎若子述 1908 2011-11-30 16:59:23

  通体赤炎的巨兽盘绕着伏趴在神祭府的湖畔,双眸微眯,在艳阳下慵懒而惬意的甩着尾巴。足有半倾的湖泊在硕大的龙身衬托下渺小得就仿佛是一汪积水似的。

火焰般赤红的须发流瀑般在地面铺散开足有三丈余的长度。掩在须发之下,大如房舍的脑袋微微侧着,看向呆驻在身旁双眸圆睁,合不上嘴的两人,可媲日阳的红瞳中透出似鄙视般的不屑,挺直的鼻翼呼出强猛暖风,将一旁的垂柳吹得沙沙作响。

“不可以,宝宝不乖。”丝毫无惧于烛龙庞大的体形。离走上前,纤细的柔荑不痛不痒的拍了拍只需一掌就可以将她拍成肉饼的龙爪,轻声训道。

“宝宝?!”晓风惊吠出口,抬头仰望着身前的巨兽,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这只怪物哪里像个宝宝了?!”

同样惊愕的书剑缓缓拾起落地的下巴,头一次在心中赞同晓风的话。我的天,当初还不到他半人高度的小小幼兽才三个月就能长成这副模样?!神哪,她是给牠吃了什么仙丹啊?

早已惊讶过的神祈一脸平静,开口的嗓音一如平常的冷淡:“至少三个月前,牠还是个烛龙宝宝。”

“那你现在告诉我这只是什么鬼东西?!”还是无法接受的晓风指着烛龙狂吠着,“不要告诉我是我捡回来的那只小畜生!初初成年的小烛龙怎么可能长成这种体形?!”

“很可惜,牠的确是。而且现在,抚育完成,就该由你们两个来训养了。”神祈凉凉的说道,语气之中不乏准备看好戏的幸灾乐祸,也为着离能甩开这个累赘好好休息而开心。

“什……什么?!”晓风一噎,双目登时瞠得如铜铃一般,“见鬼的,你要我养这只怪物?!你不如直接把我喂给牠吃算了!”

庞然巨兽俯首睨了一眼叫嚣不断的可笑人儿,有些不甘的看向离,无声的抗议——牠才不要这样白痴的主人咧。

离苍白的面庞上浮现一抹安抚的笑容,剔透的眼神传递着浓浓的温暖,笨,他们才不白痴呢,你要保护他们,听他们话噢。

咬含着烛火的红唇赌气的噘起,愤愤的甩开头不再看离。离宠溺的一笑,才想上前逗烛龙开心,却猛的被一股晕眩袭中,脚步虚软的晃了晃。

“烛龙能喂养到这种大小,想来成长后的实力可不一般的。”消化了满腹惊愕,书剑理性的开口,“若真能训成,归到我们麾下,那南朝抵抗五国联盟的实力可就大大增加了。”

得到书剑支持,神祈抬头看向那个沮丧地垂头不语的人,骄傲的眼神似在说,嗯哼,这份‘重责大任’可就交给你啦,可要好好照顾你们家的‘宝宝’哦。

“不要!”晓风幼稚的吼道,纯粹为了和神祈赌气而反驳。

你不要,我还不稀罕咧。烛龙恼怒的瞪了一眼晓风,强烈的暖流自鼻翼中呼出,直接袭向从见面开始就一直贬低他的人。

“喂!你个不知好歹的怪物!”被突如其来的暖风吹得险些倒地,晓风气急,一脸凶狠的看向暖风源头,“信不信我把你宰了!”

不信。烛龙鄙夷的赏了他一个白眼后,迳自侧过头,略带好感的看向书剑,留着晓风一个人在原地跳脚。

“你……你……”堂堂南朝四王之一,居然被一只畜生鄙视!晓风气到脑袋冒烟,瞪着烛龙“你”了半天。

“得了,连只兽类都看不起你,还不回去反省。”书剑好气的开口责备,走向烛龙,厚实的大掌轻拍龙身,颇含赞赏之意。

“书剑!”

晓风忿怒低咆,却被在场的两人一兽共同忽视,想开口安慰晓风的离却因为不适而无力的倚靠着一旁的树干,低而急促的喘息着。

烛龙乖巧的伏下脑袋,直视着书剑的俊秀面容。好吧,如果当牠主人的是这只,那就勉勉强强咯。

“好乖巧的灵兽,”书剑温雅的笑道。

“那是,我家离教出来的能差么。”神祈面上尽是自负。

“你家的离该是养猪的吧?”晓风怨气十足的咕哝,“三个月能把烛龙养出这个头,吓人噢?”

“你说话有点口禁!”神祈面色一厉,弹指间,一道红色气箭飞快射向晓风。

“你就知道袒护她!”晓风险险的向旁一闪,锐利的气流划过耳边,削落几缕乌黑发丝。看着落地的头发,他妒恨的向神祈狂吼道。

“我就是袒护她,怎么?”神祈似想刻意激怒某人般冷冷的回道。

“你!”晓风被噎到无语,气哽。

不理会两人又起的无谓争执,书剑直直盯着烛龙摊开手心,一股小小的檀色旋风在掌中盘旋而起,“你可愿意跟从于我,顺于南朝?”

硕大的头颅点了点,柔顺的搁在了旋风之上,庞大身躯缓缓隐入空气之中。

“为什么那只畜生那么听你的话?!”靛蓝身影回过头,在神祈那受的满腹怨气无从发泄,只好不甘的冲着书剑咆哮着。

“自己想!”书剑无奈的一番白眼,转过身想要向离道谢,却明显的察觉到离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

晓风和神祈叫书剑的话语吸引,同时看向那到纯白身影。

“离?”神祈撇开晓风,有些担心的冲着离唤道。

而晓风也不再焦怒,目透关怀的看着在衣袂飘舞间显得异常瘦弱的人儿。

那张本该粉嫩的清丽面容此刻苍白得竟与身上白衣无二。离缓缓抬头,虚弱的笑着,才想回答没事,强猛的晕眩却在瞬间俘获了她。

在三道充满关心与担忧的目光下,纤弱的身躯晃了晃,如弱柳般无力的倒向地面,失去意识。

“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