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二十八章

南劫 刎若子述 1297 2011-11-30 16:59:23

  “……这是什么?”

神祈看着嘲风背上昏死过去的某坨‘东西’,沉默了半饷。缓缓转过身面向晓风,一脸风雨欲来的平静问道:“你猎到的野味?准备火烤还是炖汤?”

“……”

委屈莫名的晓风欲辩无词,只能低下头,哀怨的看着自己的手——呜,好不公平……这本来就不是他的错啊!从头到尾都是那家伙非要把这坨麻烦领回来的嘛!他充其量只是个从犯啊!为什么训的都是他?

“又或者你想茹毛饮血,试试生吃的滋味?嗯?”

神祈抬高的语调愈见诡谲,浓浓的硝烟味随着飞舞的紫发飘散开来。

“神祈,不可以救他吗?”

被神祈强制喝令进入马车的离,还来不及换好衣服,就因为马车外噪杂的声音而焦急的又跳下车来。

一旁的雪龙不等神祈吩咐,飞快的拾起适才盖在神祈身上的披风包住衣裳不整的离。

“不可以吗?”乖乖的拽紧披风,离可怜兮兮的盯着神祈,水汪汪的大眼蓄满了‘洪涛’,仿佛只要神祈一个狠心拒绝,就准备要水淹南朝了。

“你看嘛,是她坚持要救的啊!”看到‘祸首’出现,晓风立刻指着离辩驳道。

被离那副无辜可怜的样子吃得死死的,有正愁气无处发的神祈回过头狠狠的吼了一句:“你闭嘴!”

“神祈……”

软绵的嗓音开始揉进一缕颤颤的泣声,任是哪个铁石心肠的杀手屠夫听了,也该心生怜意的。

“……”

神祈无语的和离对望着,纠结半饷,还是叫离眼中越积越多的泪水击溃了才心底建起的薄弱的冰墙。天杀的,她就是没办法抗拒离的请求啊!一抚额,神祈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诶~救啦救啦!”

“真的?!”离眼前一亮,眼中的泪花刹那变成了欣喜的眸光。开心的模样看得神祈在心底又是深深一叹……唉~

“真的啦!你快回马车上换好衣服,我们这就回去。”

“嗯!好!”得到了神祈的正面答案,离安心的爬回马车上将一身的破碎衣物换下。

……怎么可以这样!说出来野餐的是她诶!什么都还没吃呢!就要回去!呜呜~为什么大家都围绕着那家伙转~他才是王啊!晓风腹诽着,满含控诉的眼委屈十足的看向书剑。

可是在神祈心中,她是宝,你是草啊!书剑带着一丝笑意的眼神如是说道,认命吧你。

神祈郁结万分的解下腰间随身携带以备万一的淡紫锦囊,将里头赤色丹药倒在手心里递至晓风面前,:“喏,喂他吃下。”

转过身,又自言自语咕哝着爬上马车:“省得还没到神祭府就先被阎王拐去了,那我可生不出这么大个人赔给离。”

雪龙瞄了还立在原地的两人一眼,微微颌首算是告退,便跳上马车前座,一挥马鞭,扬长而去。

“哎!……”

“算了吧,你还是安分的喂他吃了药,送到神祭府上。不然再被神祈追杀,可别来求我救命喔。”拍拍晓风厚实的肩膀聊表同情,书剑一挥手,追随着嘲风回来的烛龙立刻转到他跟前伏趴下身子静静等待着。

“我先回去了。”话音未落,巨大的龙躯已经驮负着檀色身影消失在空中。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连遭‘抛弃’的晓风欲哭无泪的看着马车和烛龙宾士留下的滚滚烟尘。又回过头瞪向瘫软在嘲风背上的累赘,蛮力的掰开他的嘴将药丸丢入其中再狠狠磕上。“都是你!哪里不好死!偏要死得让那个笨蛋看到!还连累本王当你的马夫!哼!”

早已昏死得毫无意识的小闯自是任由怒火勃发的某人谩骂而不还口。

恨不得眼刀能杀人的晓风继续怒瞪着他半饷,终于骑上嘲风,准备将这坨该死的麻烦丢去神祭府。

呜~下次,下次他绝对要远离那个笨蛋家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