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四十一章

南劫 刎若子述 1819 2011-11-30 16:59:23

  即将要回归王城,与逍遥同行的一干小将莫不显出一副兴奋的模样来。一行人驾着快马在驿道上雀跃而急切的行进着,巴不得立刻就远离那风沙雪雨的乾光,回到温暖如春的王城。

然,不同于小将们的归心似箭,逍遥却独自驾着马,慢悠悠的落在一队人后头,迳自欣赏着这一路的风景变幻。

“王。”

看着王和自己与一行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尘封忍不住迟疑的出声了。

王从来乾光的时候就变得好奇怪了呢。本来不是自己的任务也硬是要接下,如今好不容易可以回王城了,却丝毫不见王有一丝的开心。

“怎么了?”

逍遥懒洋洋的开口,视线却仍是落在四周的景象上。

由乾光一路行来,由原本单调的雪景逐渐变化开各种的翠色嫣红,轻柳重花,虽是短短的十几天路程,却让人错觉时间的飞逝,似乎是一晃眼就从隆冬到了初春。

瞥了一眼已经离开颇远距离的行队,尘封低下头,抿紧了唇选择沉默。无论王怎样的变化,都还是他必须要一生追随的王啊,他怎么能够去质疑王的所作所为呢。

似是明了尘封心中所想,逍遥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你先随他们一起回去吧。”

“可是……王……”

听见王的吩咐,尘封有些慌乱的抬起头直视逍遥,无措的开口,却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他是王的侍卫,理应要跟在王的身边保护王的!怎么可以丢下王先行离去呢?

“我知道你是想家了,先回去吧,我还想再多走走。”

“王……”尘封的话音里几带哭音了,怠忽职守的罪名是小,若是王出了什么意外……呸呸呸,才不会的,王是万寿无疆,洪福齐天的!

“傻子。”看着尘封焦急想要表白忠心的样子,逍遥忍不住嗤笑出声,“你觉得本王的武艺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吗?”

“当然不是!”尘封想也不想的极力反驳道,四王之间虽是难分伯仲,但是王的威名可不是虚传的!

逍遥挑眉,继续面不改色的给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却依旧不该痴愚的笨侍卫下套,“那你是觉得你的武艺要比本王强了啰?”

“怎么可能!末将就算再习上千百年的武,也远远及不上王的功力的!”

听见这般大不逆的话语,尘封差点没惊得从马上摔下来,恨不能即刻就用腰上的佩剑剖开自己的心窝以示忠诚。

“那你还担心什么?本王是那么脆弱的需要人时时刻刻保护的人吗?”

“……王……”无语辩驳,尘封可怜兮兮的开口唤道。

“本王命令你,跟上他们,及时回城向书剑他们回报此次兵巡的状况,不得有误!”

王令压下,尘封便是再不情愿,也只能领命而行了,只是在追上前行人马的时候还泪眼垂垂的不住向后望,像是要远离情人似的那般的不舍,看得逍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什么和什么呀,真把本王当娘了啊!

哭笑不得的摇摇头,看着本该尾随自己的一行人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逍遥执鞭策马,却是转身向委羽之山深处缓行而去。

纠结百般的心,究竟还是怯孺于面对现实呵。不曾想过,曾经叱咤战场的南朝逍王,竟然有一天,会如此软弱的想要逃避,逃避自己那如洪涛猛兽一样吞噬一切理智的感情。

原来,他也是会爱的啊,呵呵。逍遥自嘲的讽笑了下,却叫漫至喉间的浓烈苦涩噎住了那生涩如泣的笑声。

离,离,那个如月如风的女孩,那个深深铭刻在他心中的可人儿,却不是他所能拥有,所能亲近的啊。这是上苍给他的惩罚吗?他能够拥有那么多女子的爱情,却独独不能拥有她的。为什么,为什么会爱上她呢?

他是怎么了啊,为什么还执着着这毫无可能的爱情?远晞爱离,他们才是一对啊,他,不过只是一个局外人罢了。一个,永远都不能言明心迹的局外人。

南朝四王,他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呵,他,又怎么能为了这份感情而与远晞,书剑反目?

混乱的思绪在脑海之中不停的冲撞着,逍遥丝毫不曾察觉时间的流逝,胯下垂头缓慢行走的骏马也在不觉间走到了委羽山顶。

至上而下远眺着山脚之下的王城,逍遥却仍是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那一圈该是神祭府的方位。

始终,还是无法永远逃避的啊。

醒醒吧,逍遥,醒醒罢!她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你啊!

握紧了双拳,逍遥咬紧了牙关,硬是逼自己面对从见离的头一面便开始深陷得不可自拔的汹涌情感。即便是那般的心痛难忍,又能怎样?还能怎样?他能怎样?

就算世人皆诽南朝逍王贪恋女色,沉溺红粉,可,那道他真真正正倾心的似水身影,却是如星辰般,离他那么遥远,那么触不可及啊!

“离……离……你可曾知道我,可曾注意过在远晞身旁的我?”

褪尽了掩盖自己的风流面具,逍遥远睇着神祭府,饱含深情的低语着,每一个出口的字句,都沉重得像是承载了天地一般,几乎要将他压垮。

但,他怎么能垮?怎么能叫这区区的爱情压垮?他是四王!南朝四王啊!

叱咤天下的逍王呵!

逍遥苦笑着,才想策马下山,却叫林中深处一晃而过的一抹白光引起了注意——

“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