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四十三章

南劫 刎若子述 2080 2011-11-30 16:59:23

  谁?!”

本能的戒备叫逍遥暂时遗忘了内心的纠结感慨,执鞭策马,快速的往林中白光掠过的方向追去。

忽左忽右的白光似在逗弄人一般,时快时慢,却总是将逍遥抛丢在身后某一个固定的距离。

某一种无法解释的危险预感在逍遥的心底蔓延开来,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只要追上那一抹白光,他就会发生些叫人难以预料的事情。但是,身体之中那道不安的,追求刺激的灵魂却迫使着他紧追着那道白光不放。

追吧,追吧,只要你追上了它,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追吧。

奇异的声音在逍遥脑海之中回荡着,诱惑一般的掌控了逍遥的理智,几乎是盲从也似,逍遥完全不自觉的由着自己的欲望操纵着自己执鞭的手,朝着白光的方向,越追越近。

他能得到什么呢?这世界上究竟还有什么是他未曾得到的?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王了啊,他还缺什么呢?

逍遥想不出,但,直觉,那种极度渴望而未曾得到满足的直觉却促使着穷追不舍,仿佛,仿佛那道白光之中有着能够满足这种渴望的某一种他苦苦求之而不得的东西似的。

白色的光影,愈加的接近了。

那种就像是即将面临某一个神圣问题的解答的心情使得逍遥的心不安且狂乱的鼓噪起来。紧攥着马鞭的手也因为不自觉的施力而泛开一片苍白。

那是一个人,一个驼负着白色负累的黑衣人。

似是玩弄够了一样,就在逍遥即将要追到他时,他却不慌不忙的停下了脚步,胡过头来,面罩之上的那双凌厉而诡谲的眼直直的看向逍遥,就像……就像是看着一只即将步入陷阱而不知的动物一般。

“你是谁?!说!”

吁停了胯下骏马飞奔的步伐,逍遥和黑衣人两两对视着,谁也不愿先动半分。

气氛,冷冷的僵持在了某一个冰点。自两人周身漫开的气势在空气之中不分伯仲的冲撞着,然,逍遥却莫名的感觉到了黑衣人的深不可测,无法言语的危机感迫使着逍遥唤出了守护睚眦。

银白的圣兽在空中呼啸一声,便化为一柄银剑落在逍遥手中,直指向动也不动的黑衣人。

“你究竟是谁!闯入南朝想干什么!?”

沉默半饷,黑衣人似笑非笑的勾起了那双诡谲之眼的眼角,并未回答逍遥的诘问,而是倏的丢下肩上的负累径直转身而去。

“喂!你站住!”

“别在追了,你想要的,我已经留下了,现在,你不需要在追我了。再见了,逍遥。”

飘渺的声音回荡着,逍遥惊异的看着黑衣人的身影越来越淡,直至消失在空气之中。

白色的负累还留在黑衣人方才站着的地方,隐约的显出人形的样子来,却是丝毫未曾动弹。

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逍遥,他应该转身,应该离去,远远的离开那个倾倒在地的白色物体,然,他没办法。自那道白色的不明之物闯进他的视线,他就在也没办法去听从自己的理智。即便,这样的直觉从来也不曾出过差错。

白色,白色,那是与神祈截然不同的白,却是他心心念念从未忘怀的圣白啊!他怎能,怎能丢下这样的白色转身呢?

怀着几乎已经确定了答案的疑问,逍遥一步一步,缓慢的接近了那个白色物体。

是人,一个背对着他的伏趴着的白衣人儿。流泻一地的墨黑青丝是那么样的熟悉。

逍遥的手松了又紧,理智和情感万分纠结的在脑海里冲撞着。

离开?不!怎么能离开?!如果她是离,他怎么能就这样丢下她离开?

你必须离开!你根本没有把握你会做出什么!

如果我离开,离一个人身处在这荒郊野外,有谁能保护她的安危?

你不离开,就是对她最大的危险!

我不会!我怎么可能伤害她?!怎么可能!

“我爱她啊!”激烈的辩驳撕扯着逍遥的心,他忍不住万分痛苦的几乎是泣喊出埋藏在自己心中的那已经深深扎根的浓烈的爱。

曾是那么修长有力的双手,如今,却颤抖得像寒风中的枯木,缓缓的,饱含痛楚的伸出,将那倒地的白衣人儿翻转过来。

熟悉到心痛的面容出现在逍遥眼前,沸腾到顶点的感情让逍遥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手指,轻而眷恋的在离的娇颜上描绘着。那温柔细长的柳眉,那翘挺可爱的鼻梁,那艳若牡丹的红唇,那粉如朝霞的两腮……这一切,全是他深深铭刻在心底,却从不敢,也不能碰触的啊!

“我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呵!我怎么会,怎会伤害她?!我怎么会伤害她呢?”逍遥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理智,陷进了一种痴狂的境地一般,时笑时哭的呢喃着,将昏迷不醒的离拥进自己怀里,紧紧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属于我?!”黢黑的双眸含着某一种说不出的癫狂,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怀中的人儿,那样的专注,好像害怕只要一眨眼,这静静躺在自己怀里的人儿就会像幻觉一样的消失。

“为什么……”本该轻浮如风的男嗓,如今却是如此深刻而痛苦的自语着这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

离依旧沉沉的睡着,丝毫不懂怀抱着她的人有多么的痛楚而甜蜜,就像一个在沙漠之中饥渴的行者,在啜饮着明知被放了毒药的清泉,有多美好,就有多绝望。

“呵呵,你怎么会懂呢,你那么笨,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又怎么懂这个?”逍遥自言自语着,忽然又迳自傻笑开来,深情的拂开落在离面庞上的几缕发丝。

那如粉瓣一样娇嫩诱人的红唇,少了青丝的遮掩,完美的呈现在逍遥眼前。

理智,那曾经叫六国胆寒的过人理智,如今就像在烈阳之下那一滴小而脆弱的露水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国家?兄弟?早已消失在这已叫情感控制的一片空白的脑海之中。

逍遥久久凝望着怀中的珍宝,终是情难自禁的俯下头,想要一品这粉唇的芳美。

但,一道冷寒如同地狱传出的低沉男音,却打断了逍遥这意乱情迷的举动。

“放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