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五十一章

南劫 刎若子述 2245 2011-11-30 16:59:23

  那轻薄的白色布料,像抓握不住的梦,一点一点,从远晞手中脱离。

有力的臂膀还高举着,痴痴的停驻在方才的一刻。

白色的衣角在半空之中,缓慢的划下叫人心碎的弧度,等到落回原位,却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洁白。

殷红的血液,是在远晞伤口沾染的。但除了鲜血,它一定还带走了什么,才会让远晞像失去了魂魄一般的站定。

柔白的倩影,已经在紫薇和三官身旁站住,垂着头,不发一语。

要回了天女,紫微看向仿若受到重击的三王,笑着开口道:“既然离泪已经回复了记忆,我想……三王定不会食言的吧?”

“叛徒……”像是被无数沙石打磨过的声音,阴狠决绝的响起。

那已经沦陷进地狱最深处的眼眸,只是盯着离,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的信任,背叛了我们的爱情。

我的恳求,我的爱,在你眼底,敌不过一个小小的天女身份。

你不是离,你不是那个我曾经那样深爱过的清澈似水的笨蛋。

你只是一个天女,谋杀了离的天女。

蓦然,沙哑的嗓音飘忽的笑起,“既然她承认自己是天女,南朝自然不会再留她。”

我会为离报仇,哪怕是毁天灭地,也在所不惜。

远晞拍着书剑和晓风的肩膀,毫无留恋的转身,“但南朝与五国这一战,誓不可免。”

等着吧,等着我血洗天地,用你们的血,来祭奠我的离。

明了远晞的愤恨,离苦笑着,知道自己再也找不回从前的他。那过往的曾经啊,揉碎成粉末,飘飞在风里,再寻不着踪迹。

心,早已随着远晞的离开而离开,她竟不知自己是依靠着什么,在此时此刻,还能站立在此,笔挺如斯。

无心的人,不可活,那无心的神呢?

泛着泪光的蓝眸望着那决然离去的高大身影,身旁一道不经意的光却倏然引去了离的所有注意——

早在远晞开口挑衅的那一刻,三官便已经怒火冲天。愤怒的掌心结印出一道天雷,在手中旋转着,在远晞转身的那刻袭向他毫无防备的后背。

“不!三官叔叔!不要!”

致命的光,让离泪惊恐的跳起,飞奔向那道背对着她的身影——不要不要!不要伤害他!

时间,像坠着磐石的鹫鹰,那样缓慢的飞着,却还是坚定不移的抓捕住想要的猎物,不可逃脱。

旋转的天雷,在追到那道墨黑身影之前,先袭上了那毫无缚鸡之力的纤细身躯。

剧烈的痛楚让离泪再也找不出奔跑的力量,重重的摔向地面。

他没受伤……远晞……他没事……

漫溢着鲜血的苍白嘴唇,因为这一项认知,而漾开了动人心魄的绝美笑容。

只要他没事就好……只要他没事……

听到身后异常的声响,三王回过头,但所有的一切,早已来不及阻止。他们只能看着那道熟悉的白色,被耀眼的天雷击中,然后像凋零的落叶一般,跌落地面。

恐惧,在见到这骇人的一幕时,冲击上远晞的心头,冰冷了他的指尖。

不……不!这该死的天女!她在做什么!她在做什么!

好半饷,远晞才从惊惧中找回控制自己的力量,踉踉跄跄的扑向那道浸染在血泊之中的白色身影。

鲜血,在那一身的白衣之上,开出了震慑人心的红艳。

但是所有的血液,还来不及落地,便已经在半空之中化成轻烟。

终于,我又回到你的怀抱。

离泪笑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远晞,纤柔的胳臂吃力的举起,想要再一抚那睡梦中也不曾相忘的深刻面庞。

我爱你,从始至终,不曾改变。

如果我不是天女,而你不是王,该多好。

世间那么多平凡的淡然的相守,为什么,我们却做不到?

“远晞……”

不断涌出的鲜血让微弱的声音显得更加的含糊不清。但远晞还是听到了。无措的手掌,只是徒劳无功的想要将那不停留下嘴边的鲜血拭去。但,血液沾染不上他的手,便已经成烟成雾。

白色的身影,在他怀里,一点一点的模糊透明。是比入地狱刀山火海,还要彻骨的痛楚。

“晞……要照顾好自己……”

“晞……别再杀人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血腥,你不是天生的恶人。别再让血玷污你的双手。

“晞……我不曾背叛你……”我怎么可能背叛,我怎么可能……

“晞……我爱……”

最后一个字,含在那透明的唇间,消散在天地之间,消散在远晞怀里,再也没有人能听到。

烟尘一般无法抓握的皓腕,再也承载不住银镯的重量。亮晃晃的镯子铿锵落地,不断盘旋着,然后死寂。

自始自终,远晞都不曾开口回应离泪的呼唤。

空荡荡的怀中,已经没有了那抹熟悉的白色。再也不会有了。

紫微早已拽着三官离开。今日只是想要回天女,但如今这样的罪责,又要如何向玉帝禀告?

姜咛也拖着呆立不动的缘为回到了军营之中,南朝元气大伤,他要趁此刻好好想想计策,一举攻克南朝。

只有书剑和晓风还站在远晞身后。只是站着,并不靠近。

天空的云朵,也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白色,变得阴沉而厚重。

没有人哭,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却在三人脸上冲刷出一道道如泪一样的痕迹。

很久很久,远晞才伸长了在冷雨之中僵硬的双手,将陷入淤泥之中的银镯拾起,呆呆的看着。

这镯子,应该在一只如脂玉一样柔腻的臂膀之上,而不是在这肮脏的淤泥里。

只是,那臂膀呢?那应该带着这只镯子的主人呢?哪里去了?

充血的通红眼眸,迟钝的转动着,开始慌乱的找寻着心底时时刻刻不曾遗忘的倩影。

她不会……她不会就这么消失……

她才刚找回自己的身份……

但是,早已被大雨弄得泥泞不堪的树林之中,哪里有那抹纤细柔嫩的白色?

甚至于留在空气中的那一点熟悉的香气,都在大雨的冲刷下,飘散无影了。

天地之间,不会再有那个圣洁的人儿。不管是离,还是天女。

撕心裂肺的认知,像厉斧一样劈开了远晞浑噩的神志。他情不自禁的收紧了双手,将银镯牢牢的锁紧在自己的怀里。

“离……”

“离……”

喃喃的,不安的,像是试探一样的呼唤声,在雨中一点一点变大,但始终不曾有人回答。

晓风和书剑都没有言语,只是在这雨中,陪着远晞。他们能做的,只有这样。只是这样。

谁也没办法让那个天真娇憨的人儿再回到他身边。

他失去她了……永远……永远的失去了!

黑色的身影在雨中倏然挺直了躯干,仰头剜心彻骨的爆出一声绝望的悲吼——

“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