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番外——未曾开始的开始

南劫 刎若子述 2314 2011-11-30 16:59:23

  已经数不清第几次,来到了这里。

缘为望着山下三面环绕的茫茫河水与西面陡峭的悬崖,又转过身,凝视着小小鼓起的土堆,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玉玦。

那并不是多珍贵的玉石,成色劣质,雕琢粗糙,甚至还不是一块完整的玉佩。

却是缘为最看重的,随身携带的配饰。

那是小闯——真正的小闯留下的。

他还记得那个一脸稚嫩的少年将这块玉玦放进他手心的慎重模样。

即使极度的病弱,都无法打碎他脸上的认真。

“请……大哥……替小闯,好好的照顾舅舅吧。”

那是那个少年临终时唯一的愿望,不愿意舅舅面对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的伤感,甚至情愿被他利用,也要舅舅过得幸福。

“小闯……不在乎大哥是什么人,只要大哥答应小闯,有生之年,一定让舅舅平安和乐。”

那日在泛滥的泿水边,那个孩子用一种绝望而悲伤的眼神,透过高得仿佛侵入云间的天虞山,望向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南朝,如此说道。

时日无多,他早已明白。

连日的急促克难的长途跋涉,已经透支了他所剩不多的体力。在家乡时染上的旧疾,此刻显得更严重了数分。

残酷的死神,正一刀刀的切割着这个孩子最美的年少。

其实可以要求见舅舅最后一面,但他绝不忍心,让舅舅在短暂的欢愉过后,又要面对着失去他的痛苦。

那是他在世上最后一个亲人,最后一个牵挂。

第一眼见到缘为,他就知道他一定是一个言之必行的人。所以,他愿意冒着一切危险,将舅舅托付于他。

缘为看着少年,有些缓不过神。

即使已经决定要潜入南朝,但面对南朝固若金汤的守卫戒备,缘为并不是不头疼的。

遇到这个男孩,是纯粹的意外之喜。

少年的身份,是此刻的他最需要的。

他应该毫不犹豫的接受,但,不知为何,面对着少年悲伤信任的眸光,他却迟疑了。

他无法做到。

如果利用了男孩的身份,他能够带给他舅舅的,只有无尽的危险。

但少年乞求的希冀目光,却深深的撼动了他。

甚至在最后决定点头的那一刻,他脑中所想的不是要如何更靠近四王,而是真真正正全心全意的想着要如何照顾那个少年口中,顽童一样的舅舅。

他永远不会忘记,在他点头的那一刻,绽放那张柔弱面庞上的绝美笑容。

像凋零的樱花。

“大哥……你答应了的……你答应的……”

少年的温度,透过玉玦,传到他的手心。

那细弱得像柳枝一样的手臂,垂覆在他手心之上,像在呵护一样绝世的珍宝。

“这块玉,是舅舅给我的百日礼,他一定记得的。”

说着这句话时,小闯的样子像是跌入了梦境一样的迷离,远眺着那遮挡在天虞山之后的南朝。纤弱苍白的笑颜,在泪水的涤荡下,映照在缘为眼底,竟胜过了西边那一轮红日的光芒。

余晖,在那深凹的双颊上度上了两团浅浅的金红。

缘为清楚的知道,这个少年,亲切的唤他“哥哥”的少年,那花样般的生命,即将如这余晖,消失在泿水之上。

少年已无憾,但他却觉得自己身负着千斤重担。

缘为久久的凝望着面前的土堆,坟头上,那日种下的祝余草,在这半年的时光中,已经开出了无数的花朵。

青翠的小花,像极了那孩子望着南朝时的眸光,永远的不死的希望。

“小闯……你在看着吗?大哥已经尽力了……”

福伯真的是将他当亲侄子看待的。可他却只是一个盗用了他人身份的小人。

面对着福伯百般的宠溺,缘为几乎愧疚得无法喘息。

只有来到这里,对着小闯,才会觉得有片刻的解脱。

玉玦,在掌心中透着一丝自怀中带来的温度,但缘为却恍惚觉得,那是小闯留下的。那一日小闯留下的体温。

飘渺的风声,在缘为耳中,竟听出了若有似无的小闯的声音——

“我看到了,舅舅很幸福……谢谢你了,大哥……”

“不客气,小闯。”

微笑着,将玉玦收回怀里。缘为顺着西斜的日阳,继续往天虞山顶走去。

不知为何,今日想在这多呆一会。

也许觉得小闯就在这山中,多陪陪他吧。

天虞山顶,紧邻悬崖的地方,有一座瀑布,是南朝最美的景色——竹池。那是泿水的源泉,也是六国望尘莫及的地方——传说中,竹池具有治愈百病的功效,只是天虞山三面环水一面临崖,普通百姓决无办法登顶,只能在山脚下望山兴叹。

缓缓的靠近了泉流之地,缘为不由自主想起了以前在凤寺听过的传说,不由得抿嘴一笑。

其实哪有那样的疗效呢,只是因为没办法亲临,所以以讹传讹,竹池的盛名似乎都超过了天庭的瑶池了。

不过是一座稍具保健作用的瀑布罢了。否则,整条泿水,岂不是都成了圣水了?

转过了茂密的竹林,一股湿润的水息扑面而来。

缘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清新的润泽。

水的香味。

像那个少年满满的干净的味道。

闭着眼睛摸索着前行,似乎小闯正在调皮的逗弄着他一般,总是堪堪的与他擦肩而过,不让他抓住。

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这样的调皮,这样的……快乐……

心,猛然一重,沉重的叹息溢出喉间。

“谁?”

自瀑布下传来的娇喝倏然打断了缘为伤感的思绪。

眼,唰的一下睁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云烟一样的水雾中,皎白细致得像仙女一样美好的身躯……

“谁在那里?”

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那声叹息,雪龙一凛身子,怒喝出声,飞快的扯过岸边的衣服披上娇躯,执着剑往传来异动的方向走去。

该死!是哪个登徒子竟然敢闯进这南朝禁地!

这里平日除了神祭司,连四王也不来的!

看着战神一样怒气冲冲的身影朝着自己越走越近,缘为叫方才的景象惊到打结的脑袋终于开始正常的运转——

逃!坚决的要逃!

慌乱的脚步毫无方向的踉跄奔跑着,还时不时的往后一瞅。

方才看到的细腻的躯体,已经被墨紫长衣完整的包覆着。但缘为怎样也无法甩脱刚才那一幕的震撼。

晰白的脸颊,像怀春的少年一样,染上两抹晕红。

视线迷离,早已经看不见四周的景物。

也看不见前方愈见靠近的悬崖——

“哇啊~~~”

……

“舅舅,以后有喜欢的人了,我要把这块玉给他,让他带着我去找你。”

“好啊,我们家小闯,以后要带着一个最棒的俊彦来找舅舅喔!”

“嗯,一定,到时候舅舅要给我们做好吃的噢!”

“哈哈,你这丫头……”

……

也许你从始至终都不会发现,这个已经结束的故事,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最美的开始。

那颗擦肩而过,在你身后陨落的你再也看不到的流星。

爱,只是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