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四章

南劫 刎若子述 1798 2011-11-30 16:59:23

  奈何,她就是所有人视线的焦点。

无论多安静,只要她在,就不会有人能够忽视她的存在。

就像是晴晚下的月亮,幽幽,静静,仍是那样的夺目,叫人痴迷,再也无法转开眼睛。

当犹带着温暖的披风落在身上的时候,无伤知道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

揉着眼睛,无伤做着初醒的样子,迷离的睁开了眼帘。

幼月沉默低潮的苦涩样子在一睁眼就猝不及防的刺了无伤一下。

这丫头……深陷了……

无伤莫可奈何的摇头,感叹着情之无常。

触碰了爱情,即便是幼月这样天真活泼的姑娘,也会有这样无奈伤感的一天。

起身将狐裘递还给柒夜,无伤退后一步,疏远的拉开距离,恭敬而平常的福了一下身子。

“王。”

即便经过了那么多次的拒绝,柒夜还是无法抗拒那溢上喉间的苦涩。

故作平常的收回披肩,却无法收回那颗伤痕累累,还犹自紧附在无伤身上的心。

柒夜勾唇,扬起一抹毫无笑意的笑容,“你醒啦?”

“嗯。”

无伤点着头,不着痕迹的移动到幼月身旁。

冰冷的手指触碰到手腕的感觉,让幼月一阵激灵。

撇过头,就看到无伤一脸熟悉而温暖的笑容。墨色的秀瞳,像刚刚生起的暖炉一样,熨帖着坠到冰寒谷底的心。

幼月感动的回笑了一下,伸手拉住了无伤的柔荑。

无伤动了一下,却没有挣脱开幼月的手。只是直直的看向柒夜。

“王,天色晚了,山林之中并不安全,您还是早点回宫吧。”

“我知道的,你也是呢,一个姑娘家,这么晚了,还到山上做什么?”

柒夜关心的问出口,不待无伤回答,一阵风吹过带起的鸣丹响声,顿时让柒夜恍然。

猨翼山……鸣丹树……掷果节……

浓浓的失落,像此刻深浓的夜色一样,淹没了柒夜。

“算了,你先回去吧。天色暗了不好下山,雄战,你把手上的灯笼给无伤姑娘。”

无伤并不推辞,伸手接过华美的琉璃掌灯,向柒夜微微颌首,“王,那民女先告退了。”

柒夜点头,看着无伤拉着幼月,两道纤丽的身影没入鸣丹山林。

只是目光,却从不曾停留在幼月身上。

在无伤面前,所有人都像是不存在一样。

看到的,只有她淡然恬静的样子,再无其他。

自然也没有了身旁姜咛的存在。

姜咛同柒夜一样,目不转睛的,痴痴的看着无伤离开。

只是在心底不停着默念着那初识的名字,像念着某一种信仰——

无伤……无伤……

月一样的女子,我该怎样,才能俘获你高悬的芳心?

————————

初春的清晨还带着严冬的寒冷,几只雀鸟在枝头冻得连叫声都有些颤抖。

院子外头,活力四射的呼唤声却一点也感觉不出寒冻的感觉。和朝阳一样,温暖而耀眼。

无伤打开大门,迎面的冷风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差点想裹着大衣继续缩回房间里猫着。

但门外的敲门声已经开始不耐的加重了。

这丫头,永远学不会什么叫耐心。

无伤晃着头,拽紧了披肩,缓慢得如同七旬老妪一般的走着,打开了院门。

雀跃的粉嫩身影,像桃花一样飘落进院子。

“无伤姐姐,快快快,太阳都出来了,你还不收拾一下赶集去?”

催促的声音,倒比她这个真正的赶集人,还要焦急万分。

无伤无奈,昨日见幼月一脸的沮丧,她才提议,今天让她随着一同上街,出去散散心也好。

只是看这样子,这丫头早就自我复原的良好了,哪里需要其他的事情来安慰她呢?

倒是自己,平白无故的,多了一只飞不走的麻雀黏在身边。

今天,是真的别想安安静静卖完这些绣品画卷了。

叹息着抚了抚脸,无伤洗漱一番,拎出早就收拾妥当的包裹,拽着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某只淘气衰神,不紧不慢的向城中最热闹的街道走去。

街市上,早已经人满为患。

但某个最显眼的角落还是空着的。

所有的赶集人都不曾打过这个位置的主意。

那是无伤专属的位置。

本该空空荡荡的木质摊架上,堆满了小山似的鸣丹。

无伤只是淡然的瞥了一眼,便将所有的果子扫到摊位下的一个小篓里,丢掷一旁。

解开了包袱,将今日所要交易的物件一一摆好,就坐在一旁,开始绣着新的帕子。

四周唏唏嘘嘘的传来不少的遗憾叹息声。幼月一皱鼻子,冲着所有发出叹息的方向做着鬼脸绕了一圈。

哼哼,想追无伤姐姐,先过她这关再说!

“月儿……”

注意到幼月的幼稚举动,无伤无奈的开口警告。

这孩子,总是这样……这个性,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

“来这边乖乖坐着。帮我看着绣品。”

“嗯!”

清脆的答应声应得极其的爽利。

只是不过一会,某人的注意便又叫街角一群聚集起来的人群吸引了注意。

讨好的笑脸,小心翼翼的凑到无伤面前。

“无伤姐姐……”

不用她开口,无伤也知道这丫头又想凑热闹去了。

总没有一刻安宁的时候。

挥了挥手,无伤一脸早知道的样子道,“去吧去吧,就知道你坐不住的。”

“谢谢无伤姐姐!”

抱着无伤猛亲了一口,幼月转身就向街角奔去。

无伤错愕的一触脸上被幼月亲过的地方,好半饷,才缓缓的笑开。

这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