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六章

南劫 刎若子述 1134 2011-11-30 16:59:23

  一天本该自在的市集之行,却因为幼月突然的垂泪而显得极度的失神落寞。

恐着幼月又叫那街角的说书之人触动了情伤,无伤早早的就将幼月哄回了家中。

自己则不紧不慢的收拾着摊子。

日阳,其实还早。

但已经失了本来欢快的心情,此刻热闹的街市,便叫无伤极度的不适了。

系好包裹,细细的放妥在篮中,无伤转身向着最僻静的街道走去。

弯路,远了好些,但至少安静。

可以躲开众人热情得几乎叫人无法呼吸的关怀。

无伤聊赖的踢着小路边的石子,不由自主想起了幼月离开前誓言一般的话语——

“我想成为神祈一样的人……”

神祈,神祈,那个五国为之痛恨至极的妖女,传言中胜过九尾妖狐妲己千万倍的女人,却是幼月倾羡的偶像。

无伤有些不知所措。

对于神祈,她始终有一些无法言语的感触。

尤其在听闻风王为她所做的种种之后。

她明白幼月所想,但幼月永远不可能成为神祈,柒夜也不会是风王。

爱情,岂是那么轻易可以复制?

况且……他们的爱,世人早已不容……

无伤叹息着,晃着头拐进了通往家门的小巷子。

门外,矗立着三个锦衣华服,俊朗大气的男子。

一人驻足在院外的鸣丹树旁,另外两人合捧着一样东西。

红布盖着,但看着看着两人小心翼翼的程度,绝不是什么等闲之物。

见到无伤上前,那个靠着树小憩的男子机警的迎来,俯身恭敬的行了一礼。

“无伤小姐。”

无伤抬眸看着面前高大的男子,并不相识。

但绝非平日里那些平庸无奇的追求者。

男子由着无伤打量,只是浅浅笑着,挥手揭开了身后侍从捧着的物品上的红布。

一只沉睡在红锦之下的火凰瞬间腾飞而出,在突现的瞬间,似乎比下了阳光的亮度。

是绍元曾经红极一时的国宝,若雪子的《凤凰翼》。

只是一眼,无伤便认出了这样稀世珍品。

据说凤凰翼上最耀眼的一支羽毛,便是若雪子呕出的心血。

那是若雪子的绝世之作。

早在绍元为南朝所灭之时,凤凰翼便已经不知所踪。

所有人都以为毁在了那场战争之中。

可如今……

无伤冷下了脸色,不发一语的看着那个一脸得意笑容的男子。

男子并没有察觉到无伤的变化,只是绕道绣图旁,自傲的介绍着:“我家主子得知无伤小姐喜爱刺绣,特地寻来这幅《凤凰翼》,还请姑娘笑纳。”

绣图上的凤凰,随着布料的晃动,显得更加的栩栩如生,似乎下一刻便会直冲云霄。

无伤的眼,随着凤凰的飘动而移动着,深沉的黑眸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笑意。

没人看得出她在想什么。

男子殷勤的将绣图捧到无伤面前。

绣图上金线的光芒刺得无伤忍不住一闭眼睛。

谁也不曾料到,下一刻,无伤回转过身子,竟是毫无留恋的踏进半掩的门扉,当着男子措手不及的面,毫不留情的关上了大门。

心,沉重得像坠着铅石一般。

早在见到凤凰翼的第一眼,无伤就已经知道来者是谁。

但,知道又如何?

无伤轻笑一声,溢出唇畔的,却是一声浅的几乎连自己也听不到的叹息。无法透彻的眼神,幽幽的望向了窗外。

那个,在傍晚溪畔,几乎灼伤了她的那道视线——

天方……姜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