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南劫

第七章

南劫 刎若子述 2114 2011-11-30 16:59:23

  又是薄暮。

无伤倚在窗边,痴看着金红的晚霞。

细数着日子,不过才三天,却恍惚漫长得像是三年一般。

院子中,一如三天前的干净空旷,不见一颗鸣丹果的踪迹——自从凤凰翼被拒门外的那一天,本来每日如山的鸣丹果,也跟着消失了。

无伤自然知道是谁做的好事。

但她并不在意。确实没有什么好在意的,那些鸣丹果,不过徒增了她的困扰。

只是,静默了三天,是时候了。

无伤想着,那人绝不会有那样的耐心继续沉默。

而三天的足不出户,她早已作下了万全的准备。

启开、房门,无伤悠悠的步出房间,向厨房走去。

一直守在门外的问恒在门的晃动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只是看到无伤出门,便放下了心,顾不得自己的狼狈,问恒又紧紧追进了厨房。

家里,自然是不缺无伤出门买卖的那些银两,但女儿三日突如其来的沉默,着实吓坏了问恒,不守在女儿身边,他始终不能够放心。

厨房里,随着无伤优雅得仿若舞蹈的动作,开始漫开一阵阵诱人的香气。

一道道媲美绝顶宴席的菜肴一一出炉。

问恒有些愕然的吞着口水。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无伤竟备下了这样多的好菜。

不过也是该好好吃上一顿了,这三日里无伤压根就不曾踏出绣阁,可苦坏了自己被养刁的脾胃。竟是一点稍差的菜色,也吞不下肚。

抚上开始叫唤的肚子,问恒满心期待的看着每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上桌。

当最后一道菜捧上厅堂时,门外,正好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问恒不满的咕哝着,“一定又是幼月那个鬼丫头!小狗一样的鼻子!循着香味就跑来了。”

无伤并没有阻止爹爹,放下了菜肴。只是坐定在位置上,等候着。

那样有礼的轻敲,绝不是幼月会有的举动。

打开了大门,问恒瞪大了双眼,满肚子抱怨的话语顿时梗在喉间。

惊诧,莫名。

门外,如无伤所料,并不是幼月。是五个极其高大的男子。

为首的男子,气势非凡,举手投足,尽皆贵族的优雅。

只是那双眼,直直越过问恒,透进了院中。

“你是谁?”

“爹爹,先请客人进来吧,莫要怠慢了。”

男子还未回答,无伤淡雅的声音便从屋子里传出。

男子含着笑,看着问恒一脸极度愤懑不解的神情,却还是将他们迎进院里。无伤,绝不会做什么不智的举动。

既然要他们进来,一定有她的用意。

问恒没有往屋子里走去的意思,男子也便领着随从随意的在院子中站定。

藕荷色的身影,缓缓的走出了屋子。

男子的双眼蓦然亮起了星辰一样的光芒。

笑意,更深。

在离男子约莫一丈远的地方站住,无伤抬起头,直直的看向男子。

那日毕竟黄昏,林中的阴影未曾让无伤看清楚他的样子,只是记得他狩猎一样的目光。

但此刻,无伤才发现,这男子,俊雅的惊人。

染墨一样的剑眉勾勒出完美的形状,将眉下的一双眼睛衬托得出奇的锐利。

此时此刻,那双锐利的眼睛,正含着满满的笑意回视着无伤。

毫无半点不适之处,仿佛早已经习惯被人像异物一样这般打量。

有力的修长手指举到肩膀处轻轻一勾,身后四名随从立时上前,低头小心翼翼的奉上手中的物品。

除了凤凰翼,还多了两样东西。

星空的半荷图,以及——惜箴琴。

三样,都是难得一见的非凡绝品。

荛蕉星空一生只有三幅图,叶色,流觞,半荷。三幅皆是千金难买的佳品,其中以半荷为最,在六国文人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崇高地位。

而惜箴琴……

无伤的视线划过筝琴,转了一圈,又回到他脸上。

传言中的无伤,有无数才艺,却独独不包括琴艺。

男子仍是浅浅的笑着,转身拨动了一下琴弦,清脆的琴艺霎时震响,犹如珠落。

“无伤指上,有一层薄茧呢。”

轻柔的声音,宠溺得像是包裹着丝绸一般,低低的解开无伤未曾出口的疑惑。姜咛抱过古琴,回转到无伤面前。

“费了好些劲,才寻到这些足以与无伤匹配的物件,不知无伤可否喜欢?”

“无功不受禄,况且无伤与公子素不相识,公子平白无故送上这样贵重的珍品,无伤愧不能受。”

男子呵呵笑开,低沉的笑声与犹未散尽的琴声混响出一种独特的温柔味道。

“我只是倾慕无伤,渴望这些东西,能够一搏无伤欢颜而已。”男子将古琴放在了院中的亭架上,“若是无伤不喜欢,便烧了它们吧。如果连这点作用都没有,它们,可真真是世上最无用的东西了。”

无伤端详着姜咛,那满带笑意的俊逸面庞,看不出丝毫的玩笑。

明了话语中的坚持与认真,无伤垂眸思索半刻,仍旧是清浅缓慢的开口道:

“若公子坚持,那无伤只好暂时替公子保管了。”

视线,并没有过久的落在那奇珍之上。问恒早早明了了无伤的眼色,大咧咧的取过图、琴,像拎着随处可见的俗物一般,进了里屋。

无伤侧了侧身,略一垂首作出请的样子。

“无伤恰好备下了一些薄酒小菜,若是公子不曾嫌弃,便进屋小酌一番。”

“无伤何必如此客气?”

“有客前来,自当如此。”

柔腻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惊异的表情。只是如水一样的静逸。姜咛终于明白了柒夜的感受。

“无伤,可否唤我名字?这样的生疏,我好不习惯。”

“不知公子何名?”

无伤极为顺从的问道,但出口的问题却叫姜咛一愕。

无伤……不恋王者权位……

柒夜曾经的话语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咛决,无伤唤我咛决便是。”冲口而出的话语,在一瞬间注定了两人永远都无法彼此坦诚的事实。

若是王者之位只会让无伤疏远他,那,就让他成为凡夫俗子吧,只为无伤一人,平庸……

咛决……呵,好一个咛决……

无伤低垂的眸子始终都无法看清其中的蕴含。

只是轻勾起的嘴角,漾着一丝若有似无嘲弄的笑意。

至始至终,都不曾想要坦白呵……

既然她注定与平凡无缘,那么,就让她看看,所谓的王者,究竟能为爱付出怎生的地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