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剑天涯飘 1903 2011-10-31 15:47:53

  Ⅸ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又好几天过去了。

“妹妹,不好了。”哥哥急匆匆地跑上来。

“怎么了?哥哥,看你满头大汗的。”

“迟府来提亲了?”哥哥赶紧说。

“哦!给谁?”我问,应该不是我,我感觉得到,我随哥哥来到楼下,眼前站着一个人,如果我猜的不错,此人应该是马清远。

“马公子?不知所谓何来?”

“小姐便是赵小姐吧?”

“不敢当,小女子赵绛凌,敢问公子可是向立珠提亲的?”

“正是。”

“既然是立珠的事,立珠同意就好了,不必问过我等。”我慢条斯理地回答马清远。

“好,赵小姐爽快,这是聘礼。”

“等等,我想问马公子可是真心想娶立珠?”

“是。”

“那所给聘礼可不能低于我说的。”我抬抬头。

“赵小姐请讲,在下竭尽所能。”

“听说马公子是迟少爷的心腹,那娶亲一定比一般人的聘礼要高了,我今天所说的你若真心想娶立珠便是小事,不然,可别怪小女子看不起迟府。”

“赵小姐讲吧。”

“我要的不多,不能少于我给立珠的聘礼,来人,吧东西拿上来。”

“是。”随着一个童声端上来五个盒子,第一个银贝两颗、第二个金贝两颗、第三个是龙凤珠十颗、第四个金丝八宝一对和最后一个赤金锁一件。

“马公子,这些是什么应该认识吧?”

“当然,那我三日后再来娶。”

“恕不远送,哥哥,替妹妹送客。”

马清远被我气走了。

……

在迟府。

“清远,怎么样?”

“回老爷,回少爷,没有收。”

“什么?”

“天凌轩的赵小姐说,聘礼少于她的要求便不许。”

“哦!她的要求?什么要求?”迟老爷问。

“金银贝各两颗、龙凤珠十颗、金丝八宝一对和赤金锁一件,赵小姐说迟府的聘礼不能少于她的。”

“什么?她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就一个丫鬟而已,要这么高的聘礼?子桐,你说。”迟老爷很生气。

“爹,我不是赵绛凌。”迟子桐平静地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老爷,少爷,赵小姐是把这些东西拿给我看了的,所以她提出了这个要求。”

“子桐,你说这亲提是不提?”

“提,他们的双倍。”迟子桐肯定的说。

……

今天,是马清远提亲的日子。

“小姐,他来了。”立珠和我一起下去。

“马公子,你来了。”

“是,这是聘礼。”马清远刚要打开盒子,我制止住马清远,因为我已经知道了聘礼的数量和物件。

“马公子,我不必看了,你既然来了,小女子就已经知道你下的聘礼是什么了,三日后你来娶立珠就是了,来人,给马公子看茶。”我对身后的新丫鬟爱蓉说。

“是。”爱蓉倒了茶,我请马清远上座。

“马公子,坐,希望立珠过去后你要好好待她。”

过来之后,马清远要离开了。

“马公子等等,这是一盒我家乡的美人心媚,马公子带回去,就算是小女子的见面礼了。”

“那在下就恭谨不如从命,赵小姐后会有期。”

我专门从其他各国进了各国最名贵的茶叶,美人心媚是最好的,还有贵妃香、云谭春雪、银观音、绿竹凤、金流云雀、茅肩和茅峰。

马清远回到了迟府,把茶叶交给迟子桐。

“少爷,是不是真的?”

迟子桐拿到鼻子前闻了闻,有看了看,对迟老爷和马清远点点头又摇摇头。

“子桐,怎么了?”迟老爷问。

“点头是因为茶是真的,摇头是因为她们小小的天凌轩怎么会有如此珍贵的茶叶。”

“对,这个赵绛凌得好好查查。”

“老爷放心,少爷和我已经把一切安排好了,赵绛凌对爱蓉已经相信了,我今天看见了。”

“好好好,不愧是我儿子,接下来怎么办?对了,魔天最近有什么动静,杀害文脉的凶手找到了吗?也不知是谁有如此手段,文末都来不及喊。”迟老爷自言道。

“除了魔天,我就不知道还有什么人了,那天看到的人和魔天有很大的区别。”迟子桐接着。

“我觉得赵绛凌有可能。”马清远说。

“赵绛凌?”

“对,我总觉得她就是,而且还有可能是男扮女装的,一个人太完美了就有些不寻常了。”

“改天,我去会会她,爹,下个月初不是你的寿辰吗?把他请来,我看看他到底是那方神圣。”

“好,请帖你亲自去拜,亲手交给她。”

果然,迟子桐亲自来下请帖了。

远远就看见了他,白衣飘飘,还是那么英俊帅气,见还是不见,我很矛盾,想了想,还是见,因为他已经比认识我了,我下楼。

“有贵客而至,失迎了,迟公子请。”我慢慢地从后面走了出来。

“赵小姐,在下有礼。”

“爱蓉,给迟公子倒茶。”我与他都坐下。

“是。”爱蓉倒茶的时候看了迟子桐一眼,就知道她有问题了,电视看多了还是有好处的,但我假装不知道。

“迟公子,有事请讲。”

“赵小姐,下月初是家父的寿辰,这是请帖。”迟子桐拿出一张黄色请帖放在桌上。

“既然是迟老爷的寿辰,小女子一定到。”我拿起请帖,交给了立珠。

“那就不打扰了。”

“迟公子走好。”

他起身要走了,既然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迟子桐,一心想害我的迟子桐,那就对不起了,他出了中庭,我喊住他,是得给他们一些颜色了。

“迟公子,那个爱蓉我很喜欢,谢谢!”

他是聪明人,应该明白的。

“不用。”他没有想到我会出这招,笑了笑,离开了,有一句话叫笑里藏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