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错把相思交付你

第十二章东窗事发

错把相思交付你 蕲春 1683 2011-11-03 14:00:44

  “呵呵~我们去吃饭。”唐研低笑,发动引擎,车子很快便没入了车海中。

我羞得无地自容,幸好有黑暗的掩饰,才免于尴尬。

第二日,我起了个大早,伸展着懒腰走出房间,见到一大家子的人全部肃凝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那模样像似在开批斗大会。“出了什么事?”我哈欠连天的问,昨晚十二点才回到家,兴奋到半夜两点才睡去,早上又被广播给吵醒了。

“你看看桌上那张东西?”朱女士双臂抱胸,语气冷冷。

我走过去,拿起茶几上的纸一看,验孕报告单。瞬间寒意透顶,贯穿全身,脸色苍白。再看了看一旁的万福,早已瑟瑟发抖,眼眶含泪,说明此事捅破了,再也瞒不住了。

“如果不是我今早多事,拿你们的衣服出来洗,发现这张验孕报告单,你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朱女士往茶几上重重一拍,茶几为之一震,我们三姐妹的心也跟着为之一颤。

“妈~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只是我怕您知道,受不住。”万福凝语哽咽,颤颤说。

“那你认为现在我就受得住喽。”朱女士讥唇冷讽。

“我不是这个意思?”万福摇头落泪。

“不关万福的事。是我叫她别说的。”我身为长姐,理应当一肩抗下,更何况我也有错,我明知道纸包不住火,却还为之隐瞒。

“你也有份,知情不报,罪加一等。”朱女士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有理讲理,有错说错,她从小就对我们很严格,做错事就要受罚,谁求情都没用。

我不语,朱女士从抽屉里拿出鸡毛掸,沉喝:“你们三个给我过来跪下。”

“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跟着受罚啊。”万元嘀嘀咕咕,不甘心的过去。

“你虽不知情,但是你不可能察觉不到万福与之前的不同,你们三个同住一屋檐下,别告诉我,你什么也没察觉。”朱女士冷冷说,万元心虚的低下头。

“妈~万福有身孕,让我替她受吧。”我拉住万福,对她摇摇头,不管怎么样?肚里的孩子最重要。

咚的一声,我双膝跪地,跪在朱女士面前。

“我打你们不是因为我生气,而是我要让你们长记性,记住自己所犯下的错事,谨记不再犯。”说着,朱女士的鸡毛掸毫不留情的挥下。

我紧咬唇瓣,不呼痛,我清楚朱女士的脾性,你若呼天喊地,她便打的越狠,相反你若不喊不叫,她反而打个几下就算了事,毕竟是自己的心头肉,怎么可能不心痛,熟话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

我们姐妹三个从小就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挨打时从不喊痛,这也是经验使然,想起上一次挨打还是在初中,那时正放暑假,我们三姐妹到乡下外婆家玩,因为意见不合,我们三姐妹大打出手,把外婆的电灯泡给打破了,可想而知回到家又是一顿竹笋炒肉丝。

“你们知不知错,以后还犯不犯。”很快朱女士便收了手,语气微喘道,可想而知她用了多少力。

“知错了,以后绝不再犯。”我跟万元异口同声说。

“你们两个下去给我擦药,万福跟我进来。”朱女士说完,便起身往卧室走去。万福抬起忧心忡忡的眸看了看万岁万元,而后便随着朱女士的脚步进了卧室。

两人回到房间,万元便好奇的问:“姐,万福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啊?”

“小孩子家别多问?”我揉了揉臂膀,那里正印着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痕,我最近是不是犯了煞星,前几天是容貌被毁,这天又是被朱女士毒打,看来我有空得到市庙去拜拜。

“小孩子,拜托,姐我已经十七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万元撇嘴轻辩。

“未满十八岁的人都是小孩子。”我凉凉回顶。

“不跟你争了,姐,你知道万福的情况为什么不说。”万元撩起袖子,拿药膏涂抹。

“你以为说了就有用吗?”朱女士下手可真狠,我扯着嘴角,倒吸凉气。

“不说的下场就是皮开肉绽,你认为值得吗?”万元已经涂好了药膏,拉过我的手臂帮我涂。

“我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下场,只是波及了你,对不起?”我歉疚的望着万元。

“说什么呢?咱们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姐妹,再说我也察觉到了万福的不同,我也有隐瞒,同样该罚。”万元拍着胸脯,豪气万千的说。

“扑哧~万元你是不是金庸看太多了。”我笑出了声。

“你怎么知道,不要告诉朱女士我偷看课外书哦。”万元挨近我小声说。

“保证不说。”遥想当年,我也是一个言情小说迷,上课看,下课看,日也看,夜也看。我知晓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这是读书人唯一的乐趣,我怎么会剥夺。其实看课外书也有一好处,就是你的作文响当当的不错。话说那时,我的作文常被老师拿出来夸奖标榜。小小的虚荣心,那时候涨的满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