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错把相思交付你

只想见你。2

错把相思交付你 蕲春 2038 2011-11-03 14:00:44

  中午二食堂,我要了一碗牛肉面,多情要了一碗鸡腿面。

我拨弄着碗里的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多情敲了敲我面前的碗:“花花,回神了,在拨弄下去都成面糊了。”

“哦~”我心不在焉的回道。

“你有心事?”多情放下筷子问。

“有那么明显吗?”我扯唇一笑。

“沈落来找过你了。”多情说。

“你怎么知道。”我心惊。

“废话!短信是我发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多情翻了一个白眼。

“什么短信?”我不知道哈。

“难道你没收到我发的短信?”多情瞪大眼睛说。

说到短信,我才想起我今天似乎没带手机,难怪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他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这般心不在焉。”多情好奇问。

“没说什么?”我四两拨千斤,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突然想起唐研,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喂!花万岁你真的很不对劲诶,心里烦闷就说出来嘛?憋在心里多难受。”多情冲我嚷,我知道她是关心我,可是眼下这混乱,连我都理不清,怎么跟她说。沈落说想见我,若是从前我一定高兴坏了,可是今天我却很平静,好像事不关己般,更混蛋的是,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唐研。他离去前那一副冰冷的陌生面孔,是我从未见过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像似把我跟他的世界,硬生生划开来。

“多情!你知道唐砚的家在哪吗?”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花万岁!你没生病吧,你居然开口问我要唐砚的地址?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应该是沈落吧。”多情不镇定了,这妞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不是你听错,也不是我说错,是我的脑袋有问题,算了你还是甭跟我说了。”我也不知道我哪根筋撘错了,脑子里一直晃着唐研离去前那副清冷淡漠的表情,那样的他是我不认识的,像似将我排除在他的心门外。

“唉~”我不自觉的叹息出口。

“别唉了!拿去吧,这是唐砚地址。”多情不知什么时候写下了一串地址递给我。

“锦绣公寓,B幢,608号。”我念着上面的地址,不自觉嘴角扯开了花。

“看你那德行,还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早就遗失在了唐砚身上。别说些否认的话,我有眼睛我会看。”多情伸手挡住我欲脱口而出的辩驳话。

“其实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沈落对吧,你只不过把他当成你心中那抹虚无缥缈的影子,可是花花,现实毕竟是现实,虚幻毕竟是虚幻,不是每个被寂寞充塞的孤独男生都是你心中的左栀,沈落是沈落,唐砚是唐研,他们都不是左栀。”我的心一颤,原来多情除了大大咧咧也有心细的一面。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我微笑,没错我心目中理想的对象一直是那个虚无缥缈的左栀,我不否认,会对沈落产生幻想,也是因为他给我的感觉像极了左栀。

“亲爱的,别装牛角尖了,左栀活在虚幻,而你真正的白马王子活在现实。理清自己的感情,想清楚谁才是你想要的。”多情难得说出这一番体己的话,让我红了眼眶。

“多情!你真好。”哽咽了良久,我悠悠吐出五个字。

“你才知道啊,没心没肺的丫头。”多情奉还给我的是并不讨人喜欢的十二个字。虽然我撅嘴不满,但还是勉勉强强的接受了。

“多情,我先走了哈。”下午没课,所以我可以正大光明的翘课。

“走啦,走啦,臭丫头!有了情郎就忘了姐妹。”多情挥挥手,像在赶苍蝇,虽然嘴巴不饶人,但是我知道她心眼不坏,只是发发牢骚而已。

下了出租车,我仔细核对着手里的地址,没错就是这里。看着气派的小区,我突然漫生出了云泥之别的感慨。如果说唐研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白马王子,那么我就是一只混在一群白天鹅中的丑小鸭。你有听过白马王子跟丑小鸭的童话吗?没有,所以我们的交集,不过是老天的玩笑。

“保安叔叔,我要找人。”我对着正在看报纸的保安叔叔亲切的微笑。

“在这里登记一下。”保安叔叔递给我一本登记薄。

“好。“我答,而后拿起一旁的笔写下了我来访的理由。

乘上电梯,直达六楼,踏进那条纤尘不染,富丽堂皇的走廊,我便意识到我与这世界格格不入,我像是一只误闯进金丝笼的迷途困兽。我小心翼翼的踩着地砖,深怕一个用力就踩碎了这昂贵的地砖,虽然我是个外行家,不懂得怎么鉴赏,但是任在没眼力的人也看得出脚下的地砖寸板寸金。

我漫无目的的找着,一个暴怒的声音使我止住了脚步:“滚,我不想见到你。”

我抬起头,看着门牌上的号码,608就是这家。门没有关紧,留一丝缝隙,一些不该听的话,不可避免的传进了我的耳里“砚,你别这样。”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止不住好奇,偷偷探出一只耳朵,凑近门边。

“喝,沈太太,你可真可笑,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说,叫我别伤害他。”唐砚的声音很冷,冷到门外的我都禁不止浑身打颤。

“砚,收手吧,妈妈求你了。”女人楚楚哀求,听声音应该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

“妈妈,你有尽到当妈的责任吗?是谁抛弃我,十四年来不闻不问,你问问自己的良心,你配当我的妈妈吗?”唐研勾唇冷讽,由于距离有点远,他们具体说了什么内容,我听的不是很清楚,依稀听见沈太太,砚,妈妈,配不配等字眼。

“砚,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不满尽管可以冲我来,但是落是无辜的。”女人的声音楚楚可怜,伴随着眼泪,简直拧痛了唐砚的心。

唐砚双目腥红,冷冷吐息:“沈太太你若对我尽到一半的责任,我也不会这么恨你,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对于你在意的那个人,我做不到收手,你请回吧,不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