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错把相思交付你

我的混蛋。2

错把相思交付你 蕲春 2167 2011-11-03 14:00:44

  “小猫!”唐研哽咽道,从来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扉,但是这个不起眼的女人做到了,用她那颗火热的心,笨拙的慰烫他冰冷的心。

“小猫!小猫!小猫!”唐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一遍一遍的轻唤,更加抱紧身下的人儿。

“混蛋,我快喘不过气了。”我干咳了几声,脸蛋迅速呈现猪肝色。

“小猫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人。”唐研微微松开怀抱,捧起我的脸,温柔说。

“亲人有很多,谁稀罕当你的亲人,我要当你的唯一,天上人间只此一个,再无复制。”我勾起他的小拇指,大拇指轻碰了一下他的,算是盖章按印,不可以在反悔。

“哪有你这么赖皮的。”他漾着笑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眼睛里盛满宠溺。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你的唯一。”我荡着他的手耍赖。

“好好,你是我的唯一。”唐研搂过我的肩膀,我们俩漫步在沙滩上。迎着咸咸的海风,抬头仰望满天的繁星,身边俊帅的男友,我醉了。醉得不省人事,甘愿沉溺其中不愿出来。

“咕噜~咕噜~”一阵饥鸣声打破了这美好的氛围。

“臭小子,你装强呀,你不是不屑我带的东西吗?五脏六腑闹什么脾气。”我故意这么说,看这小子以后还敢不敢拿胃开玩笑。他现在的身体所有权归我,若他敢在随便轻贱,看我怎么整他。

“小猫!我错了。”唐研故意露出可怜的表情,无辜的眼睛眨啊眨,好像小时候的富贵,就是这幅表情,当时把我给萌的唏哩哗啦,毅然决定把狗拐回家。

“扑哧~”我笑出了声。

“混蛋!跟我回家吃饭。”我牵着他的手往家方向走。

“小猫!你这是要带我去见家长喽。”唐研笑的白牙闪闪。

“死货!”虽然有黑夜的掩饰,我的脸还是烧红了。

“小猫!这辈子有你就足够了。”我握着唐研的手反手被他紧握,这混蛋,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惹人哭,真是天生的坏痞子。

“唐研!别跑的太远,不然我会追不到你的。”我转头睨着他说。

“傻瓜!”他轻骂了我一句,酒窝深深。

明亮的大厅,一张圆桌子上摆满了家常菜,围着圆桌分别坐满了人。大家的目光全聚集在唐砚身上,这个小子居然会害羞,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初次拜访!没带什么东西,下次不会忘。爷爷奶奶好!叔叔阿姨好!妹妹们好!”额头上附着密密的汗,看来这小子真的是很紧张,我轻轻拍拍他的手,让他放松些。

“小伙子!我就知道你跟我孙女关系匪浅,大孙女还骗我说你不是她男朋友。”奶奶先打破这怪异的气氛,笑呵呵道。

“奶奶~”我轻噌。

“小伙子!你跟我们家大孙女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爷爷一脸兴致盎然道,只见全家人齐齐竖起耳朵恭听,那模样比狗腿还狗腿,真是丢人啊。

“愚人节开始的,小猫向我表……”我连忙捂住唐研的嘴,开什么玩笑,若让他们知晓是我追的唐研,还不炸开锅。虽然现在世风开放,女追男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在过来人眼中,甚至传统观念严重的人,我的倒追就成了恬不知耻。

“那也不是认识很长时间吗?”说话的人是我们家的老古董爸爸。他一直对现代的这种速食爱情报以冷嘲热讽的态度,常挂嘴边的就是现在的人啊,真是不得了,在大街上就公然亲亲我我,不顾旁人感受,谈恋爱就跟过家家似的,开心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婚姻也是,当儿戏似的。真不知道现在的人在想些什么?

“时间长就一定合适吗?谈了两三年照样分手多的是?爱情最重要的是两情相悦,我到觉得咱家大丫头跟小砚很合适。”朱女士一脸梦幻状,敢情老妈还在介意当年自己怎么就嫁了根木头呢?情话不会说,体贴没有,逢节假日连朵玫瑰花都没有。别看朱女士有时挺严肃的,其实她骨子里是一个浪漫的女人,可惜嫁了一个不浪漫的丈夫。

“合适有个屁用,最重要的是有没有责任心。”老爸涨红着脸驳斥。

“敢情老爸你这是择婿的标准吧,汗,我跟唐研还没想那么远呢。”我插话。

“你都带回家了,我还不做考虑呢?”老爸凉凉顶回。他这一身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只希望三个女儿能有点出息,偏偏三个不争气的女儿尽给他搞出点花样,大女儿带人回家,二女儿搞大肚子,三女儿不提也罢,总之一个比一个不让他省心,争先恐后的往他头发上染白。

“叔叔!我会对小猫好的。”唐研悄悄握了握底下我的手,回了句谁都会说的话,但是我很感动,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我感动的往唐砚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这小子太瘦了要多补补。

“希望如此!吃饭吧。”老爸不在刁难,放人吃饭。

“小砚多吃点!别跟阿姨客气。”老妈使命往唐研碗里夹菜,以一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神态。

“小伙子!给。”奶奶也不甘示弱,往唐研碗里夹了一只鸡腿。

“我的鸡腿!”万元惊呼。

“考试不及格还想吃鸡腿,没让你饿肚皮就算不错了。”朱女士突地变成母夜叉,凶巴巴道,换脸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甘拜下风。

唐研从未受到过如此热情的对待,不免受宠若惊。眼眶微红道:“谢谢奶奶,谢谢阿姨!”从没享受过亲情待遇的他,这一刻心房顿觉暖暖的,有一股暖流在胸腔激荡。

“你就是那个恶作剧吗?还真是帅。”一直不出声的万福,突然语出惊人,荡漾着笑凑近唐研,像在研究稀有国宝。

“什么恶作剧?”唐研一脸问号?

“花万福吃你的饭,饿死我家外甥,唯你试问。”我牙齿咬的咔咔作响。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婆。”就知道拿肚子里的宝宝威胁她,逼她吃这个吃那个,她都快成肥猪了。

“你,肚子里有了。”唐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万福尚不明显的肚子。

“是呀,还不知道是……”谁的种,那三个字还没出口,全家人就拼命的咳嗽,这等不光彩的事,她还大肆宣传,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不是缺根筋的,朱女士在心里默哀,她怎么生出了这三个活宝,一个比一个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