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错把相思交付你

第三十二章所谓真相。

错把相思交付你 蕲春 2593 2011-11-03 14:00:44

  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吵架,头像是被碾过了一般,酸痛的厉害,我睁开眼睛,室内早已经没了唐砚的身影,这时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我忍着酸痛,穿上拖鞋,轻手轻脚的来到门边,我本无意偷听,但又好奇,所以还是做了不耻之事。

“我说过别再来找我,这里不欢迎你。”唐砚的声音像似结了一层冰,冷的不能再冷。

“我只是来求你,放过沈落吧,他现在这样还不够惨吗?这些年你抢的东西还不够吗?还要在抢走沈落心爱的女孩,你知不知道沈落这一次是认真的,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为了她,他不吃不喝,像个没有灵魂的骷髅,他这是在慢性自杀啊。我求你了,把那女孩还给沈落吧,不然他会死的。”妇人放下自尊苦苦哀求。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他是死是活关我屁事,花万岁!我绝对不会放开,因为她是我的人。”唐砚腥红着眼眶,冷笑说。虽然他已经尽量武装起自己,可是伤害还是不可避免的闯入了心扉,她的眼里难道就只有沈落吗?那他又算什么?

“砚!妈妈求你了,只要你放开那女孩,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只求你放了那个女孩,成全沈落。”妇人还在说着伤人的话,在唐砚的心上一刀一刀划下。

“你真的好残忍,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我才是你的儿子,你尽然帮着外人处处针对我。究竟我在你的眼中算什么?如果你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当初还要生下我,生下我又不闻不问,天下做父母的哪个不爱惜自己的孩子,只有你巴不得我从没出生过。”唐砚面色苍白,心痛的说。

“对,如果可以,我宁愿不曾生下你,你的存在只会提醒着我那晚的梦靥,我会觉得很肮脏,我会觉得很恐怖,我讨厌你,非常痛恨你,若不是你,我的人生不会是现在这样。我会跟沈千宇结婚,我会有我们的小孩,我会是那个家的唯一女主人。都是你的出现,千宇才会跟别人结婚,跟别人有了小孩,而我现在的身份却只能是个继母。”妇人褪下楚楚可怜的面孔,眼冒恨意,扭曲的说。

“你终于肯承认你是厌恨我的,既然这样,我一生下来你就该把我杀死,你以为成为你的儿子我愿意吗?如果可以,我不想当你的儿子,我只愿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有爱我的爸爸妈妈,有疼我的爷爷奶奶,有温暖朴实的家,而不是现在这个华丽的牢笼,看似风光无限,其实不过是一具空壳。你说这些,不但不会令我放过沈落,反而只会令我更加的厌恨沈落,加倍的讨厌他。”唐砚凝聚着泪,凄楚的嘶吼。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沈落,沈落做错了什么?”妇人怒红着脸,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

“那我又做错了什么?要得到这种待遇。”唐砚冷着眸光回道。

“怪只怪你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妇人残忍的往唐砚伤痕累累的心窝上在捅致命一刀。

“你让我痛几分,我便要让沈落痛几分,这都是你造的孽,我要让你痛苦一辈子,后悔一生。”唐砚刺红着眼,双拳紧握,浑身上下凝聚着一股玉石俱焚的怒气。他本想收手,是她逼他的,这一刻他早已忘了门板身后那抹渐渐僵硬的身躯。

“爱情不是强取豪夺的,你不爱她,为何要占有她。”妇人抖着唇,颤颤说。

“我爱不爱她与你无关,你只要知道今生我都不会放开花万岁,死也不放。请滚,不送。”唐砚冷冷的下逐客令,他的颜面青黑,连细小的血管都暴突的分明。可想而知他有多气怒,隐忍的有多辛苦,要不是念在血缘份上,他或许早一拳挥过去了,哪容得她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挑战他的极限。

“你是真的爱那个女孩吗?”妇人不死心的追问。

“我说了不关你的事,给我滚,要我叫保安吗?”唐砚再也忍不住脾气,爆喝出声。

“我还会再来。”妇人撂下五个字,拎着金灿灿的名包讽刺的离去。

唐砚像似干了一场架般,疲累的瘫软在沙发上。这时,室内的门无声的打开了,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我定定的站在唐研面前。

我说:“唐砚!沈落是无辜的,你不能那样对他。”

“什么?”唐砚像似不敢置信般,惊愕的瞠大眼睛。

“小猫!我以为你会站在我这边,为什么你要帮沈落说话。”唐砚似是不解,又似是恼火。

“我不是帮沈落说话,而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唐研便暴怒着打断。

“原来你还是爱他,只是可怜我,花万岁!你让我心寒。”唐研说着扭曲的话,此刻的他早已失了冷静,竖起刺,像靠近他的人攻击。

“你说什么呢?”昨晚他们才彼此坦诚相待,他怎么可以这样误解她。

“我说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向着沈落,沈落究竟有什么好,你们要这样维护他,那我又算什么?算什么?”唐砚歇斯底里冲我吼,发泄似的扫落茶几上的东西。

“唐砚!”我惊愕的瞪着他,张嘴说不出话,脚边滚落着一只杯子,脚背被打到的痛,远远不及胸口被撕裂开来的痛,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昨晚那个情真意切,温柔耳语的唐砚到哪里去了。

“花万岁!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吗?真是天真。”唐砚发了狂似的冷笑,这一刻的他是如此的陌生。

“花万岁,一切不过是我精心设计的一场阴谋,我不爱你,我只是把你当成占有物。我恨沈落,所以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我都要抢。包括你,你不过是我棋盘中一粒无关紧要的棋子。我不会因为你,乱了我整个棋盘。”他说了谎,撒了一个永远也圆不了的慌。他说的是反话,他只是在别人伤害他之前,首先攻击人,这样他才不会体会到痛。只是他忘记了,爱情这玩意本就是伤人的东西。它是一把双力刃,伤害着别人的同时,自己也痛。

“这是你的真心话。”我锒跄的后退了几步,面色惨白,唇瓣紧咬。

“是。”唐砚别过脸,说着口是心非的话。

“好。”我紧紧咬着唇瓣,擦去从眼眶中流出的泪,转身,心碎的离去。

当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唐砚冷漠筑起的冰墙崩塌,跌坐在地,泪自眼角溢出。“傻瓜,你真是彻头彻尾的傻瓜,这样伤人又伤己,你开心了。”他拼命捶着自己的脑袋,发疯似的狠劲,很快白皙的皮肤被青紫取代。

我浑浑噩噩的走出唐砚家,眼眶充盈的难受,一滴一滴像似雨点般打在我的手背上,很疼很疼。我只想简简单单的爱一场,可为何爱情这么伤。原来伤人的话可以是万只蚁,啃噬着你的心,千疮百孔。原来伤人的话可以是一把锋利的刀,捅的你呼不出痛,只听见汨汨的流血声。

仰望三十度,眼泪却怎么也流不回眼眶,女人真的很懦弱,受到伤害只会哭,即使知道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她们还是情难自禁,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意思就是说女人的眼泪永远很丰沛。我曾很不耻这种拿哭当武器的女人,觉得她们矫情。现在的我却不这样觉得,眼泪是女人唯一发泄的管道,如果连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那她们的悲伤该流向何方。

男人总说女人麻烦,动不动就掉眼泪,若不是他们这些渣,女人会哭吗?归根究底世界上的女人会哭,全都是因为男人,他们才是始作俑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