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09】 离冥发怒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2021 2013-08-09 13:19:45

  凤濠不悦的蹙眉,这女人难道没有听见别人的说话吗?看见尊贵的太子殿下都不用下跪行礼?一双剑目布满杀意,但碍于还有其它国家的皇子也在,他不好发作,冷哼一声,随即开口“都起来吧!”

而身旁同样气息霸气的冷秋离则不发一声,在他人的国家,他只是客人,也不需要他有什么意见!

红衣醒目的气息身型迷人的男子离冥则不屑的斜了凤濠一眼,眼里一散而过恨意,随即恢复正常的目光,面具遮面的他同白诗一样看不出任何表情。

众人起身后,离冥上前一步打量着白诗琴“醉儿小姐果然是好文采,好一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在下离冥,这‘醉儿’的称呼,我想不是你的真名吧?”

白诗琴美目含笑,这‘醉儿’的称呼当然是她的艺名,她本来要用陈忆梦的名字的,但又想到这是青-楼,便随兴起个艺名,方便别人称呼,知道他是在为她解围,刚刚凤濠的不悦她可是看在眼里,朝着离冥轻轻点头,便不再说话。

“姑娘当真堪当花魁一任,在下北旭国冷秋离,不知是否能请姑娘以真容?”冷秋离黑衣黑发,俊美的脸上酷意十足。

“回二皇子…我们‘醉儿’姑娘早已备好上联,只要在座各位有一人能对出下联,我们醉儿姑娘便以真容相见。”刘妈妈有点吓呆,但还是硬着头皮替白诗琴回答!

“哦?好大的口气,本殿倒想见识见识…”凤濠接腔道,他一罢手,后面的一名帅气随从便给他端来腾椅!

白诗琴对着刘妈妈耳语片刻,众人便见白诗琴转身回后台,然后刘妈妈卖笑的轻咳“各位客官们,咱们‘醉儿’姑娘已留下上联,她去换身衣裳再出来与各位再见,咱们‘醉儿’姑娘还说了,以三位公子的才情,小小对联肯定不在话下,她说她稍作打扮便出来相见,‘醉儿’姑娘的上联便是‘蚕作茧茧抽丝织就绫罗绸缎暖人间’”

刘妈妈话音一落,台人众人均是交头接耳,议论声不断

“这…这太难了…”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连连摇头,太丢脸了,想他饱读诗书,却从未碰到这里的对子!

“呵,这有什么难的?且听老子一对,郎生情妹有意,化作鸳鸯温存在人间!”一肥头大耳的男子淫笑的说着,一把摸在旁边的老姑娘脸上,惹得她一阵娇羞!

“哈哈……哈哈哈……”众人大笑……

“笑什么笑?都给老子闭嘴,你们懂什么?老子对得这么好,有本来自己上啊!来这青-楼的男子,哪个不是风流成性,都TMD装什么高雅!”他破口大骂,满脸憋得通红。

‘嗖…’噹…’的两声响,前者是一粒棋子以眼力看不见的速度飞向肥头大耳男,后者是棋子穿擦过他的右耳后撞上墙柱的声音,“啊…”大耳男捂住耳朵尖叫!

“吵死了…鬼叫什么?再叫给我滚出去!”离冥不耐烦的怒吼一声,立时吓得大耳男憋住嘴巴不敢吭一声,那样子着实让人感觉滑稽。

不过没有人敢出声,笑话,追雨楼楼主发话,谁敢作声?虽然他表面看起来没有太子威风,实际上追雨楼的势力其实是大得惊人。

冷秋离仍然安静的站在那里,冷面面对众人,其实他是在想这白诗琴所出的对联,到底应该怎么才算是绝佳的对出来!

凤濠冷瞥一眼离冥,意思是不满本太子还没有发话,你一个小小的楼主在这里逞什么威风?哼……本殿迟早让你那小小的追雨楼楼去人空。

在三大美男各自教量的时期,白诗琴在后台也不闲着,她下台后找到陈忆梦,此时的陈忆梦早已看呆,她花痴的盯着冷秋离,白诗琴贼笑一声“怎么?小蹄子发浪了?思-春了?呵……”

“呀!妹妹,你…你欺负我!哼…不理你了哟!”陈忆梦洋装生气的跺脚……妹妹老是拿她开玩笑。

“哎哟……拉倒吧你,思春就思春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看外面的三大美男,凤濠霸气,离冥魅惑,冷秋离美酷!呵呵,随便你看上哪位,就鼓起勇气上啊……”白诗琴继续贼笑说着,引得陈忆梦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睁着大眼盯着她!

“妹妹你还说,他们都是冲着你出来的,怕是凭姐姐,我他们是瞧不上眼的!”她有点自卑,自己除了长得好看外,其它真是没一处优点,要是妹妹没有毁容,怕是她只有给她做丫环的份儿了!

白诗琴不赞同的遥遥头“男人都是好-色的,哪个男子娶妻不是娶好看的娘子,你看我,怕是哪个男人瞧见我的真容,早都被吓得呕吐不止了!”

听着白诗琴的说辞,陈忆梦顿时可怜心四起“没关系的,以后姐姐照顾你好了!”

“好啊,以后我可就跟你混了哟!”白诗琴俏皮的眨眨眼,继续说道:“先别说这些了,快,你先准备好上场吧,这些天你学得也应该跟我差不多了,没问题的,加油!”

“嗯嗯,那姐姐我就先去了!”陈忆梦也马上调整心情,带上跟白诗琴一模一样的纱巾!踏着跟白诗琴同样的莲上优雅的走上台去!

看着众人都把各种不一的目光注视她左右,其实她心里还是清楚的,她的这些光环都是白诗琴给她的。

离冥等三人看着莲步上来的‘醉儿’姑娘,依然高贵无比,但离冥跟冷秋离均发现有点不对。

虽然身形、走姿均没变,但不知为何,他们就是觉得哪里不一样,想着想着,两人的眼中都是深邃一片!

冷秋离厌恶的一瞥,便转回厢房内…

离冥轻笑一声,他唇形轻起,“‘狼生毫毫扎笔写出锦绣文章传天下’不过在下现在不想看‘醉儿’的真容了,在下告辞!‘醉儿’姑娘,在下还会再来的!”

他说完后一个眼转,看向白诗琴所在的后台,然后勾起一抹高深的笑意,起身飞离醉香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