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02】 狠辣妇人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2087 2013-08-09 13:19:45

  白素琴到这时才将刘妈妈的长相看仔细,三十多岁的样子,长得还算清丽,就是脸上脂粉太厚,鲜红的纱衣随着脚风飘飘,浓黑的长发绾成妇女鬓,现时一片精明老练的脸上布满惊恐的表情.

“要死!”刘妈妈再次惊呼出声,随即暴眼突出,破口大骂“你个臭丫头片子,老娘可是用了白花花的五百俩才将你买来的,老娘还指望你给我赚大钱呢,哼..你想气死老娘吗?”

满不理会刘妈妈的怒吼声,白诗琴冷笑出声“五百俩,咳咳...你可真是舍得,再逼我,你一个子也捞不到,不信你尽管试试”

反正她已经死了一次,再死一次又何防?要是让她被这些畜生揉砺了,那她还真不介意破碗破摔...

“你!”看到白诗琴如此绝决的样子,刘妈妈真是有气没地方发,呼吸声随着胸口一上一下而声声抬高,拳头捏紧又松开,双眼几乎怒挤成斗鸡眼.

这丫头怎就生了副烈性子,哪里像白家夫人讲的那般软弱无能,看来自己是偷鸡不成还舍把米,如果再逼下去,怕还真就像她说的那般,什么也没了,几翻权衡后,她终无奈的开口

“罢了,给我把她关到后院柴房去,让她每天做粗活,以后院里倒夜香洗马桶的工作全由她来负责,哼!”说完甩门而去...

听完刘妈妈的话,白诗琴便松了一口气,双手无力垂下,囤然坐地,然后便晕厥过去...

入夏的夜晚还有丝丝凉意,后院的柴房中满是干柴味,也伴随着发霉的尘土味,冰冷的土地板上躺着气若幽丝的白诗琴.

“水...”高烧中的白诗琴混身说不出的难受,混身青紫不说,脸上及喉咙处的伤口也有灌脓的际像...

房门外两道妇女打扮的身影站在暗处,其中一个贵妇模样的人阴毒的勾起嘴角“啧啧...敢跟我们云儿做对,就要有受罪的觉悟,给我好好的招呼她,别让她死了就成!”

“是是是...那贱丫头不知死活,敢跟白大小姐做对,她的下场一定是最惨的,不过...”想起白诗琴今日的举动,答话的妇女又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就直说,刘妈妈,别给我吞吞吐吐的,我虽然五百俩将她卖给你,可是你别忘记了,我们白家在这天宇国可是举足轻重的,我娘家父亲可是天宇的承相...”

“是是是...小妇知道,只是这白诗琴怎么说也是白老爷的女儿,现下是无人问津,但万一哪天白老爷记起她,可该如何是好?而且现在这白诗琴也够惨的了,我看她那张脸定是毁定了,不如...”不如就这样算了,只是刘妈妈还没来得急说出口,便被妇人怒骂站打断!

“你给我住口,你懂什么?世人都以为我家云儿是天宇国第一美人,但却不知,实际上这白诗琴那张狐媚的脸根本就不是我家云儿能比的,只是白诗琴是小小的贱婢丫头所生,后那贱人因生产血崩暴毙,若不是如此,这白诗琴的才情说不定也能高出我们云儿很多,你说我又怎么能放任这死丫头好过呢?不过所幸的是,这丫头的容貌终于毁了,这下我的云儿该高枕无忧了,哈...”贵妇得意的笑出声.

若不是十六年前老爷借醉酒壮胆,饶是李媚那贱丫头,又怎么能被老爷给...若不是李媚挺着大肚子跑来找她哭诉,她的一生怎么会有这样的败笔,堂堂的相府千金居然比不上一个小小的贱婢!她不甘心呐,越看越觉得白诗琴那丫头不顺眼,何况她还在相貌上压了云儿一头!

贵妇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恨恨的出声“不准让她给我死了,我要让李媚那贱人死不瞑目,让她知道得罪我刘素的下场绝对是凄惨的!”刘素的五冠狰狞,压抑许久的恨意不断滋长着!

“是,小妇听夫人的便是...”刘妈妈连连点头.

“嗯,这还差不多,行了,我也该回府了!”刘素摆摆手,踏着莲步风韵犹存...

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刘妈妈只觉刚才冷汗淋淋,感叹道“这年头,有时女人做事比男人还绝啊!”

隔窗看着地上痛呼呻吟的白玉琴,不免也有些心生怜悯,随即摇摇头,大户人家的闲事哪是她这等人可以过问的...

终是良心难安,刘妈妈抱了床棉被,再倒了杯水推开柴房门,放下被子,慢慢的抬起白诗琴的头,小心奕奕的喂至白素琴口中,喃喃自语道“小丫头,妈妈我着实佩服你,这样一张漂亮的脸蛋,说毁就毁了,这勇气…妈妈我头一次做好人,以后生活到底怎么样,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随手从怀里掏出两瓶药来,放在白诗琴怀里,再给她盖了被子便关门回房…

这时的白诗琴迷糊着双眼,口中却细声的说了声“谢…谢…”不为别的,为刘妈妈此时的援助,她对她做的一切,便可以不计前谦…说完便再次陷入昏迷.

这一晚,饥寒交迫的白诗琴陷入梦中...

一片花圃中,约莫七八岁的小美人儿一袭粉色糊蝶纱衣,傲气的摆弄着手里的风筝…与身旁破衣粗布,满脸污垢的小丫头成鲜明对比。

“姐姐…姐姐…你的衣服真好看!”六岁的小诗琴眨吧着天直可爱的大眼晴,看着对面白书云,虽然满脸污垢然那双汪汪大眼睛却显得格外明亮…

“你个臭丫头,给我滚远点,弄脏了我的新衣服有你好看!”白书云厌恶的推开白诗琴“看着你这脏脸就讨厌,我娘说了,你跟你娘一样,长大了都是狐狸精…”

“呜呜…”什么也不懂的小诗琴伤心的抹着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喜欢她…

画面转至小白诗琴十岁…

“老爷,你看我们云儿多聪明,长得多标质…呵呵,可真是尽得你的遗传呢!”庭院中,一名贵妇开心的拉着一名有着鲜丽的十来岁少女,得意的对着坐在石凳上的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说着…

“呵…夫人说得有理,我们云儿长大定是我们天宇国第一美人呢!”男子满意的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