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08】 三大美男现身...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22 2013-08-09 13:19:45

  “醉儿姑娘!醉儿姑娘!”一时间欢呼声四起,白诗琴安然的站在台下,纱巾遮面的她本来也不用显示任何表情。

“呵呵…安静…大家安静!”刘妈妈笑容满面,她知道她这步棋走对了,这白诗琴果然不是像白夫人说的那样一无是处,高兴之于她真是肠子都悔清了,怎么就一时糊涂让她毁容了呢!好在还有个国色天香的陈忆梦,只要她俩安排得当,应该是没有人会识破的。

她继续高呼“大家说醉儿姑娘歌唱得好不好?”

“好!”如雷般的好声震天!

她满意自信的点点头“下面我们醉儿姑娘还会带来一曲舞蹈,大家欢不欢迎?”

“醉儿姑娘!醉儿姑娘!”一边欢呼着的众人,不断的从身上掏出银两或银票交给收银的小厮,刘妈妈立时高兴得合不拢嘴,不过白诗琴也不得不佩服刘妈妈,这丫的虽说三十多数,然而脑袋却着实聪明,真是把她给她说的那一套调动客人情绪的那一套说辞应用得惟妙惟肖,瞧下面一个个不停欢呼的众人,那激情高昂得架式!

此时的白诗琴完全忘记了,是她动听的歌声,特别的歌曲吸引别人一阵欢呼的。

在她心神飘动间,只听得刘妈妈激动地说出“下面请醉儿姑娘替大家舞一曲,名字叫做‘孔雀开屏’”

现在大家哪还有什么置身青-楼的感觉,这完全就是个展示才艺的大舞台嘛,一时间大家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台上的人儿,就连某些寻花问柳的恩客及醉香楼的姑娘们也都全神惯注,怕会错过这勾人心弦的舞蹈!

只见台上的人儿微微一福,然后蓦的转身,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碴’的声,白诗琴两手一拉,尽生生把穿在身上的粉纱衣外套扯下,露出粉色带黄色的紧身裹裙,裙上还绣着一幅大大的孔雀图形,孔雀用亮片湘上!

“哇...”众人轰动了,从来没见过如此潇洒的女子,他们哗然了!

而在白诗琴扭动身躯舞动的同时,一曲兴奋优雅的笛声从二楼传出,与白诗琴的惊人舞蹈配合得天衣无缝,白诗琴蹙眉,到底是何方神圣?刚刚她就觉得有两道强烈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这样的灼热她很反感,但碍于现在正在表演,只好隐引不发!

一会儿工夫后,白诗琴灵动的旋转,双脚呈一字坐倒在地……纤细的俏手活灵活现的做着一支灵动的孔雀头,灵巧的转动着细脖,而后在她一气合成的做完一系列完美动作将舞蹈结束后,笛声也随之静止,如雷的掌手越啪越响。

白诗琴依然优雅的站在一旁不发一言,但没人觉得是她高高傲,仿佛这样特别出色的她生来就应该如此!

兴奋无比的刘妈妈现在已经找不到容易词可以形容她了,她只能咧着嘴傻笑,使劲用圆扇遮羞。

“呵呵...各位官客们已经欣赏到我们醉儿姑娘的歌舞,不知是不是能当花魁一任?”她假意询问,她想,满堂惊座的众人哪里还会有意见!

事宜总是出人意料的,只见一身着粉衣,长相还算清秀,就是脸上脂粉气十足的女子立即说道“哼,会些歌舞就了不起了吗?还有作诗、画画、下棋、对对子、等等呢?”

“没错,听说天宇国第一才女白书云曾经作过一首绝世好诗,是囋梅花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足雪,为有暗香来’”男子应声附合。

“不错不错…好一首囋梅诗,白大小姐不愧是天宇国第一才女,听说美得不可方物,如果今生能有幸一见芳容,在下真是死而无憾了”

又一男子赞同着,白诗琴暗自感叹,又一个白书云的粉丝啊,那丫的就是嫉妒心太重,不然能做出如此好诗,当真算是才女一枚了,可惜,白书云你个妒人,今天算是你丫的不走运了,碰到我白诗琴,想我虽然不会作什么诗,但背诗就是不在话下的,不就是囋梅诗吗?哼!

不屑的勾起嘴角,“华发寻春喜见梅,一株临路雪倍堆。凤城南陌他年忆,香杳难随驿使来。”

“哗...”全体轰动了,惊讶的看着台上的人儿!

只听得她再次开口“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香。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轰!”满堂费腾了,“好诗!”“好诗!”众人惊呼,所有人都折服了。

在惊呼声不断中,楼上三间包厢同时打开门来,三股不同寻常的霸气随之袭来…

只见中间一剑眉醒目,五冠好看有型,浑身散光着霸气十足的黄衣男子跨步率先走出。

再看左边,一红衣面具男同样带着凌厉的气息尾随出门,身材皙长的男子一双明亮的眼睛惊艳的紧盯白诗琴,仿佛同样要把纱巾遮面的她看穿。

右边一身着黑衣罩衣的男子气宇轩昂的站立着,身上一点也不输于先前的两个男子。

三个气息非常的男子同时出现,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住。

白诗琴依然淡然的站着,不过她心里确是赞叹,真是三个气质不俗的美男啊,要是现代,定是所有女孩子极力追求的超级男星啊!不过赞叹归赞叹,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天宇国凤太子?追雨楼楼主离冥?北旭二皇子冷秋离”一声惊呼拉回白诗琴的思绪。

“哗”本来就满堂惊座的众人更是惊异万分?“参见太子殿下!”众人连忙起身跪下,当然,除了白诗琴,她才刚回神呢,哪里反应得过来,就这么鹤立醒目的站在台上,引人哗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