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11】 小三是什么?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12 2013-08-09 13:19:45

  白诗琴知道自己思想有点偏激了,青-楼里也可能有真心人,只不过她想她是不可能碰到的!

在小丫头的带领下,白诗琴来到醉香楼偏院的小屋里,不得不承认,其实醉香楼的设计还是可以的,前院是客厅,后院是姑娘居住的厢房,偏院则是下人小厮等居住的地方!

她看着屋里的摆设,大概二十平的房间还算干净,木板床上蓝色棉被子整洁放齐,靠窗的地方一个书装台架,旁边还立着一面桐镜,另一边的墙面旁有一张四角木床,四条木凳整齐的放着,床上还有一套喝茶的陶制喝茶工具。

她对这一切还算满意,小丫头带她到后便离去,她缓缓走至桐镜前,“呀!”白诗琴惊呼出声音。

只见一个绝色清丽的女子站在桐镜前,如画的脸蛋白里透红,柳眉弯弯,樱挑小嘴,高庭的俏鼻,如水的肌肤白嫩得可以掐出水来,如墨长发暴布般的披散耳后,头上鲜亮的头饰及一身紫衣衬得美人整一个高贵无比,唯一的缺陷是此刻清丽绝伦的俏脸左脸上两道纵横交叉的疤痕醒目,生生破坏了这楚楚动人的倾国之姿。

白诗琴有点后悔,早知道这具身体这么绝色,她当初是不是不该太冲动,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受人侮辱?她坚定地摇摇头,绝不可能!

“叩叩...”敲门声拉回白诗琴的思绪,她开门见陈忆梦满意兴奋的站在门口!

“妹妹,不请姐姐进去坐坐?”陈忆梦状似委屈的说道,小模样装得还有点闷闷的。

“哎哟喂,小样!快进来吧!”白诗琴好笑的拉她进门坐下,“快说说…什么情况?”她猴急的倒了杯茶给陈忆梦后麻溜得坐到她旁边!

“什么什么情况?”陈忆梦故作不知。

“得…装,继续装…”白诗琴连翻白眼后,斜眼盯着她,盯得陈忆梦满脸绯红!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我说还不行吗?”陈忆梦服软的推攘着白诗琴,“其实也没什么,你也知道,追雨楼楼主跑了,云旭二皇子也回房了,不过,嘿嘿,咱们天宇国太子倒是约姐姐我去他包厢了,后来还约我过明天一起去游湖!”

白诗琴眨了眨眼睛,这都什么情况?过了片刻她才开口“听说太子她有老婆的,你们这样不就是小三了?”

“什么?老婆是什么?小三又是什么?”陈忆梦一头雾水,怎么妹妹讲的话,她都听不懂?

“呃…”白诗琴挠挠头,她又口误了,“意思就是他有太子妃了,而且她还有侍妾,你跟他?”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小三’这个词。

陈忆梦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可是,世间男子不都三妻四妾吗?再说,像姐姐这样的,怕就算给别人做得暖床丫头,别人还会嫌弃吧!”

白诗琴无语,真不知道原来古代女子的脑袋真比她想像中的还要让她难以接受,“哼,凭什么男人都得三妻四妾?女人就得从一而终?这什么逻辑?世人都是平等的,我们女子也应该要求男子对自己一心一意,心和身体都应该对自己的另一半相对的忠诚。”

陈忆梦睁着大眼看着白诗琴,她在心里给白诗琴竖起大拇指,她很偑服白诗琴的独特,不过她想,她可做不到,只要不让她过苦日子,男人是不是对自己忠诚,她倒并不是很在意,当然,对自己忠诚那是最好的,知道白诗琴跟她想法不一样,她也不反驳她,略微点点头,以表示同意白诗琴的想法。

“对了,妹妹,明天你跟姐姐一起去行吗?我怕到时候那太子考我点什么,我答不上怎么办?”陈忆梦忧郁的说着,她想,要是她的才情有妹妹的一半就好了!

“嗯...嗯...”白诗琴点点头,反正她也想出去晃晃!

第二天一早,醉香楼大门前,一顶豪华的女式软轿引人注目的停在门口,四名身着锦衣的男子分立于轿旁,轿前一名青衣男子帅气迷人,头发竖成一竖,引得众人感叹‘好一个翩翩佳公子’

男子一见陈忆梦与白诗琴走出,立即迎上陈忆梦抱拳道:“姑娘好,在下惊风乃太子殿下副手,殿下已经在迎君湖等待,还请姑娘上轿!”惊风恭敬的说着。

陈忆梦点点头,白诗琴则安静的跟在陈忆梦身侧!

惊风蹙眉,怎么这位姑娘的丫头还带面纱呢?不过他也不好过问,毕竟他只是下属!

陈忆梦坐轿后有点歉意的看向白诗琴,欲张嘴想说什么却被白诗琴暗示下闭嘴。

就这样,惊风剩着汗血宝马走在前面开路,陈忆梦大摇大摆的坐于软轿中,由着四名锦衣男衣抬着跟在惊风身后,而白诗琴则悠然的步行跟随。

面纱下的白诗琴好奇的看着身旁的一切,一向淡定的她此刻有点不淡定了,刚刚还看了难得一见的汗血宝马,虽然她没表现出什么好奇心,但现在就不一样了,什么老汗叫卖的冰糖葫芦啦,什么古香特别的精制面具啦,街道两旁古色古香的房屋造型啦…

“啊…”她一个不留神,被一颗石头拌倒在地,纱巾差点倒落,反应迅速拉起纱巾,可惜还是露出残颜的左半脸!

“嘶...”“嘶...”众人倒吸一口气......

“好丑哦!娘...你看,她的脸好可怕!”一个的小男孩子诺诺的躲在一个妇人身后,小手指向白诗琴。

“虎儿...别怕,娘在这儿!”妇人一把抱起小男孩子,母爱性十足!

又一个男子对着白诗琴指手划脚“娘的,还没见过这么丑的女人!真是的,老子今天真是出门不利!”他朝着白诗琴吐了口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