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16】 白诗琴愤怒……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82 2013-08-09 13:19:45

  好奇心起的她十指一掀,红色的银制面具随即脱落!

“啊……”这是什么情况?绝美的五官,挺美的鼻子,性感的嘴巴,可是为什么?如此出色绝伦的俊脸上疤痕交错?像是擦伤又像上割伤?

白诗琴迅速将红色面具给他盖上,莫名的对他十心心痛,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这个男子的遭遇为什么会如此?

突然脑子里闪过白天时听说的话‘悲惨的凌王殿下不只被至爱的人设计,还被毁容!’

莫不是此人便是那位悲情的凌王殿下吧?可是不是说凌王殿下回宫后便疯疯癫癫的吗?难道他是像电视里演的某些男主角一样,为了自己的得分计划,而不得不编造自己疯癫的事实,以混淆敌人的视听…

想到这里,她恍然大悟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心里有个声音直说‘哦,原来如此……’

白诗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然后起身看看,新的问题出来了,她的床被离冥占了,那她睡哪里?

想想,算了,反正他是现代女性,大不了挤一挤!

于是她便和衣躺在离冥的里侧,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当离冥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陋干净的房间里,他便想起了昨晚自己混乱逃跑时,无意中不知撞入了谁的房间。

而后,他迷糊中看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给他拔箭、治伤,本来他还以为是自己做梦呢,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正在这时,白诗琴端着粥进门便看见离冥神游般的看着房顶发呆“你醒了?肚子饿了吗?喝点粥吧!”见离冥没有反应,便随手将粥放到桌上,然后朝着离冥走去!

“发什么呆呢?是不是还很痛?我不会医术,你能没事都算你命大了!知道不?”她用手在他的眼睛前晃晃,示意他回神!

温柔的语气传进离冥的耳里,使他心中一暖,然后,突然他想起慕容芯,原以为她是迫不得已才背叛他另嫁他人的,却原来一切都是他们设计好的!

想到此,他整个人瞬间愤怒到极点,女人!为什么你的心可以这么狠!

白诗琴有点莫名奇妙,她好像没有惹到他啊,那现在他满腔怒火的样子是为了什么?她大着胆子用小手指轻轻点点他的胳膊,“哎哎,怎么了你?”

“走开...”沉静在愤怒中的离冥一下坐直身子,怒吼一声,吓得白诗琴狼狈地一屁股坐到地上!

她恼怒的爬起来,拍拍自己衣服上的灰,怒视着离冥,“你丫的,老娘我关心你还有错了?早知如此,昨天就该任你在外面自生自灭,你个混蛋,我惹到你了吗?怎么就把老娘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呢?哼!不知好歹…”

离冥被白诗琴吼得回得神来,看着她从鼻孔里出气的样子,与他怒目相视,他觉得他也许真错了,或许此女子跟慕容芯是不一样的,知道她也是真的关心她,心里对刚刚自己的举动后悔不已!

“对不起”他别扭的说着这三个字,也是他第一次说,“刚刚吓到你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在想别的事情,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听着离冥的解释,白诗琴也觉得自己可能过了,她知道他身上背着也许不知道多大的仇恨,心里对他的心疼更盛了!

“没关系,算了,饿了吗?有粥喝!”说完她一把拉下自己脸上的纱巾,露出她那倾城绝色却是左脸伤残的俏脸!

“姑娘…你…”离冥见此有点哑口无言,难怪她一直蒙着面纱,原来她的脸。

“呵呵,怎么了?”她故作不懂的询问,然后用手指着自己的左脸“是不是很丑?呵呵…没什么大不了的,毁容了而已!”

离冥无语,什么叫而已,这女子知不知道,对于女子来说,样貌可是女子的一切!

似乎是看穿了离冥的心思,白诗琴小嘴嘟起,“难道容貌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为什么每个人看人都要从别人的外貌看起呢?你知道不知道,其实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白诗琴是故意让他看见自己毁容后的样子,然后侧面告诉他,不要介意自己的容貌,她的心思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

“好了,等下我要去做事了,告诉你,这里是醉香楼,在你伤没好之前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呆着这里,不要乱跑!哦,对了,如果你想找姑娘的话,现在就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了!我当作没有看见过你一样!”她相信昨夜他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跑到了醉香楼的后院吧。

醉香楼?离冥一怔,眸光再次转向她,没有将她往那日的‘醉儿’身上想,以为她就是哪个身世凄惨的姑娘而已!

想到此,他霸气的问道“女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好笑,这女人胆子不小,尽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哪承想,下一刻白诗琴便回答说…

“呵呵…追雨楼楼主是吧?得了吧!有什么了不起的?”白诗琴哪里知道楼主代表什么,她想就跟什么店或是什么楼的老板一样,完全忽略了昨日离冥出场时,别人那又兴又怕的表情!

“你!”离冥真想一巴掌拍死白诗琴,她居然知道他是谁,而且竟然敢一付满不在乎的表情,她到底知道不知道,他杀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知道不知道他的追雨楼可以的挚力可是全天下有名的,以至于凤濠那厮都费尽一切想收复他!

“我什么我?别那么多废话了,我见过你的,知道不知道?”白诗琴一付神秘兮兮的样子,俏皮的看向离冥!

“是吗?”他以为她忽悠他的,一双晶亮的俊目死死盯着白诗琴!

“还是吗?当然了!只不过,我就不想告诉你。嘿嘿!急死你!”她俏气的朝他吐吐舌头,然后起身走出房去,笑话,她已经浪费够久的时间了,再不去的话,刘妈妈她们都该来找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