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35】 你是我的...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53 2013-08-09 13:19:45

  幕地,他一把抓过白诗琴手中的书,手劲一捏,原本厚厚的一本书立即被捏得粉碎,见白诗琴正诧异的盯着他,当即头一仰,冷冷的说:“小东西,你不适合看这些!”

“切…”白诗琴听此白了他一眼,那点小心思她岂会不知,不就是春宫图,她一个现代女人,什么没见过!

当即俏嘴一嘟“我还不稀憾看呢!信不信,本小姐随便一写,就能让所有喜欢看野小说的人纷纷对本小姐的书称赞!”

“呵…女人,你太自信!”离冥很随性的往白诗琴的床上躺去,白诗琴这床有种淡淡的女儿香,他闻着很舒心…

至于白诗琴说她会写书的话题,他不在乎的扔一边,不予理会!

白诗琴看着眼前这红衣男子的随意举动,不犹地挑挑眉,女子的闺床,这男人居然毫不在乎?

对她而言,反正她是喜欢离冥的,他想怎么做,她当然不会拦着!

“话说,你跟冷秋离最近都很闲!”冷不伶仃冒出一句话,离冥幕地眼睛睁开,直直的看向白诗琴“你跟他,走得很近?”语气中透着冰冷。

“他是我的朋友!”白诗琴一口吞下手中拨好的葡萄肉,完全没有意识到离冥语气中的危险!

离冥听此‘嗖’地一下闪到白诗琴的面前,深不见底的双眼灼热地盯着白诗琴,霸气地说“你是我的!”

仅仅四个字正是他想完全表达的意思,从知道她有危险开始,他就想告诉她,有些感情就是这么奇妙,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滋长,他庆幸他发现得不晚!

“咳咳咳”白诗琴被这直白的举动吓得口水直呛,这男人真是直接得让她受不了!她感觉自己脸颊有些滚烫“谁?谁是你的?真是的!”

“你!”离冥邪魅地看向这可爱的人儿,语气肯定的说!

“哈...搞笑...”白诗琴嗤之以鼻“我是我自己的!懂?”

这男人当真是闷骚型的,前段时间她还觉得他沉默可怜,心灵受到很大伤害,从而将自己赤热地心封死,没想到这才多久,这人就像是叛若两人般,差异简直是太大!

“不懂...”还是简单的两个字,语毕,离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地在白诗琴嫩白的脸上轻啄一口,满意的说“呵...真香...”

“你...”白诗琴被这举动一惊,幕地脸颊通红“哼...你们古代男人太可恶,这样的话轻易可以说出?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不是随意轻浮三妻四妾的纨绔子弟!你们...不是我要的菜!”

笑话,她虽然喜欢离冥,但她可没想过要跟他有什么进一步发展,毕竟单方面的爱情来得实在太苦,何况离冥跟那慕容芯!

想及此,她不悦的蹙眉,这男人不会是把她当成替代品了吧?

“什么叫古代男人?”离冥终于反应过来白诗琴语中的问题,刚刚他没注意,这人儿老是古代男人古代男人的,难道她跟他不是一个空间的?

想到其它更重要的问题,他摆了摆手,肯定的说“算了,你要的,给你又何访!”

“什么?你...”白诗琴前面的话没注意,但她听见他跟她说她要,就给她?这是诺言吗?

“我说,我愿意给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满意的看见白诗琴一脸的不可置信,他轻笑着说道:“呵...不要太感动...”

“呃...”白诗琴确实被他语气中的认真给惊住了,她吞了吞口水,定定的看着他:“你是认真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她可以笃定离冥此刻说的话是绝对的认真,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女人本就是感性的!

“当然...”面具遮挡下的他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白诗琴,眼神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呵呵!我很高兴!”白诗琴轻笑着说,她很笨,除了高兴两字,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比较贴切,她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似幸福,似快乐,似心动,似感动,总之,情绪复杂...

“但是...以后你面对你的女朋友是不是应该以真面目待我呢?哈...我并不介意你的容貌!”

“我的容貌?”离冥疑惑,他的容貌有什么问题?她又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幕地脑中一亮,难道是那次,他的小东西悄悄的偷窥了他面具下的容颜?

呵...想及此,他深黑的眼睛精光一闪!

“你不介意你的未来夫君丑得没法见人?”离冥的口吻中带着些戏谑,等待着白诗琴的反应!

“哼...他们都是肤浅的动物,看人老是只看外表,再说了,你看看你女朋友我,不也是残颜一个,怎么会怕你丑?况且我...”白诗琴话说到一半顿时斜了离冥一眼,她暗中吐了吐舌头,差点说露了嘴!

“你怎样?小东西,你太不老实!”离冥没有一点要放过她的意思,虽然他并不在意她偷窥了他,但他就是坏心的想逗弄她!

白诗琴好似看透了离冥的坏心思,幕地抬头挺胸,仰头无谓的看向离冥,中气十足的说道:“你想怎么样?我就是看了,哼...我是正大光明的看!”说完她双手抬起向离冥做了个搞笑的鬼脸!

离冥被这举动逗得哈哈直笑,他哪里能怎么样,他的宝贝这么可爱,他疼爱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有丁点怪责她的意思呢?当即宠溺地摸摸白诗琴的头发,温柔的说:“小东西,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夫君我随你!”

“这还差不多!”白诗琴满意的点点头,幕地抬手轻点离冥的胸口“小样,谁让你越举的?你是谁的夫君?我们现在中是恋爱关系,你...目前只是我的男朋友!”

“什么是男朋友?女朋友又是什么?”离冥终于反应过白诗琴的话语,刚刚她就女朋友女朋友的,他还没有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