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37】 冷秋离表白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72 2013-08-09 13:19:45

  陈忆梦瞧着白诗琴这架式吞了吞口水,她这妹妹有时眼力就是犀利得让她害怕“咳咳咳……妹妹,姐姐我还是招了吧!”

瞧瞧,这女人,她就知道她有事,她俩谁跟谁,她还不了解她啊,当即白眼一翻,示意她继续说!

“嘿嘿……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姐姐再三天就要嫁出太子府了,听太子殿下讲,还有半个月便是咱天宇国一年一度的赏花大会,姐姐希望能在那一天夺得头筹,给当今皇上及皇后留下个好印象,毕竟姐姐的出身……”陈忆梦没有继续往下说,她相信聪明如白诗琴,定能了解她想表达的意思!

“嗨……就这事?”白诗琴斜着脑袋看向陈忆梦,美目滴溜儿直转,她还以为多大点事呢!

“嗯……”陈忆梦点点头,这事对她来说就是大事了,没有什么事比取悦凤濠的事情还大,她心里很清楚,凤濠为何对此如此不一样,全靠白诗琴呢!所以她心中在爱着白诗琴的同时,也在恨着她……矛盾无比!

“得……这是就包在本姑娘身上吧!”白诗琴见此一拍胸脯,她是真心把陈忆梦当朋友,可她现在不知道,当有一天,全心对待的朋友再次给她致命一击的时候,她的心已被伤得一片一片,当然,这都是后话!

此刻的白诗琴浑然不知,她还全身心的为陈忆梦着想着“那个慕容芯,她可不是惹的,你们以后一个屋檐下,日子可是不好过哟!”

“嗯……妹妹放心,姐姐会小心的……”提起慕容芯,陈忆梦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那天的一切,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早已发过毒誓,总有一天,她会报复回来的!

“那就好……”白诗琴点点头,此时的她早已低估了女人的狠辣心理,独自的以为这陈忆梦还是如单初初见她那般单纯。

时间飞速即逝,转眼三天的时间眨眼过去,陈忆梦迎来她人生中最美妙的一天,凤濠给了她一场非常浩大的婚礼!

陈忆梦身着大红精美喜衣,头带精致的金步瑶,在众女子嫉妒羡慕的眼神中,被刘妈妈款款掺进八抬大轿中,此等荣耀哪里又不是某个官场或是家庭上乘的人家用来迎娶正妻用的!

迎亲队伍无比高调的围着京都城轰轰烈烈地转了一圈才行到太子府,虽然只是侧妃,但凤濠坚持让陈忆梦从正门进入,太子殿下的命令谁敢反抗,慕容芯就是再有意见,经过上次一事,她此刻也只要忍气吞声,暗自咬牙切齿!

白诗琴从醉香楼的阁楼中远远瞧着已经走远的迎亲队伍,暗暗叹气,一入侯门深似海,这一去,恐怕这陈忆梦就再也变不回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子了!

“别看了……已经走远了!”

依然冰冷的语气让白诗琴蹙眉,这冷秋离难道就不能和善点?

老是讲话硬邦邦的!她哪里知道,这冷秋离早已习惯以这种方式跟人说话,这跟她说话的语气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你来了,坐吧!”白诗琴扭头走向桌旁,倒了一杯温茶递到冷秋离的面前!

“她走了,你准备怎么办?”冷秋离接过茶轻啜一口,猛得冒出一句,搞得白诗琴一阵愣神!

她莫名奇妙的挠挠脑袋“什么怎么办?”美目奇怪的盯着冷秋离,心中暗道,这家伙连喝水都这么有气质,可怎么就天天往她这里跑?她一个残颜女,有什么值得吸引他们的?

“你以后的生活,这里毕竟是青-楼!”冷秋离放下茶杯,与白诗琴的目光对视!

“呃!”这下她反应过来了,原来这冷秋离是关心她以后的日子,哼!这个外冷里热的家伙,说话语气如此凉凉的,没想到...“我爹说了这两天就来接我!”

她不再做多解释,相信冷秋离跟离冥两人是一样的贼精,怕是背地里早将她的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

果然……冷秋离满意的点点头,但语气还是一成不变地道:“那我就放心了”又话峰一转,无比温柔地看着白诗琴道:“琴儿……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白诗琴心中一阵疼痛,她在冷秋离的眼中看到沉重的心伤,她心中苦涩“何苦呢?”她又怎么会不知冷秋离的苦,可她的心只有一颗,已经装下了别人,又哪里还能装下他呢?

只见冷秋离双眼幕地闪亮异常,直直的盯着白诗琴,激动地说“你知道?”

白诗琴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他如此直白的保护她,如此直接的跟在她左右,怕是那天她跟离冥的互动,他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吧!

“呵,我以为……我以为你不知呢?”冷秋离苦笑,原来他果真这么表现这么明显么?“不过也好,放心!我不是为了要给你增加压力的,只是单恋太苦,自私的想要让你知道,你...不必放在心上!”

是的,他无理由对她好,保护她,所做的一切只为让她知道,世上还有一个叫冷秋离的男人,默默的爱着她,不管她心中有谁!有句话他很想冲动地告诉她‘你就是我认定的女人!’

“……”白诗琴语哽,她能说什么?此刻这男人同样孤寂的那她心疼,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她好,她很怪责老天,送了一个那样好的离冥,可为什么还要带来这样一个惹人心疼的冷秋离!

“若是...若是下一世,你会不会选择给我一个机会呢?呵…我也真是搞笑,下一世的事情谁又知道呢?”冷秋离说完快速的收起心情,轻笑着说“琴儿,祝你幸福!”说完便起身离去!

白诗琴看见那飘逸如仙的背影暗暗垂下双眼,自言自语道:“冷秋离,你这个傻子,当直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若是有下一世,怕是咱们谁也不记得谁了!”

她头疼的捶捶额头,这男人一下把她搞得这么伤感干嘛?真是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