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34】 离冥大窘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1981 2013-08-09 13:19:45

  “哇...你怎么烧得这么厉害?”一手搭在陈忆梦臃肿的额头上,白诗琴吓得不轻,先别管陈忆梦的脸肿成什么样,关键是高烧越来越严重!

“她你们可以带走,但她不行!”慕容芯指着先是指了白诗琴,然后又是陈忆梦,她抓来的人岂能让他们就这样带着呢!

“凭什么?现在人已经成这样了,你都不放过她?”白诗琴怒吼,即然现在有人给她撑腰,那她还怕什么?当即怒指慕容芯!

“就凭...啊...”慕容芯还想说什么,却被冷秋离先一步一脚踹在胸口处,疼得惊叫一声,然后胸口沉闷得吐出一口鲜血...而后晕死过去!

冷秋离冷哼一声,敢跟她的女人大声说话,找死!离冥则斜了冷秋离一眼,走向白诗琴面前,淡淡的说“走吧,我带你回去!”

白诗琴还不待反应,便被拦腰抱住夺门而出,两人身影瞬间消失在慕容芯及冷秋离的视线里。

冷秋离看着地上的一动不动的陈忆梦,心中一阵落寞,然后一个响指,幕地一个黑衣男子飞出,扛上陈忆梦后飞身离去!

“哇...”白诗琴窝在离冥的怀里,看向脚下一闪而过的风景大声惊叫,这感觉,真是太棒太刺激了!她笑喜喜的向离冥竖起个大拇子,崇拜地说“你真棒!”

“呵...”离冥被这举动逗得轻笑一声,面具遮挡下的面容闪过三年来从未有过的表情,拥着白诗琴的大手更是加大了力度,他超喜欢这种感觉。

“哎哟...等等,等一下!陈忆梦,陈忆梦啊!”白诗琴想到陈忆梦还在里面,她怎么才把她忘记呢,要是没人把她带出来,那她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小东西,再吵本楼主就把你扔下去,那个备品丢不了!”离冥邪魅的威胁着,但手下力度却是不减...他把白诗琴先一步带走,就是算定冷秋离会把陈忆梦安然无恙的带回,冷秋离的心思,他可以清楚得很,怎么能让这东西再跟那人多接触呢?

“备品?”白诗琴有点晕乎,不过也很快反应过来离冥的意思,恐怕也只有离冥跟冷秋离两人知道真正的‘醉儿’姑娘是谁吧!

她也懒得跟他解释,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想及此,她便老老实实的在窝在离冥怀中看着眼前的风景,心中大叹‘这古代就是好啊!’

再说风濠那边,回到太子府后先是命令自己的隐卫全力找寻陈忆梦,然后他便去找慕容芯,待他奔至郊外的时候,看到的情景让他眼角一抽!

只见慕容芯身带鲜血如死人般一动不动地倒在墙角,身边还横七八竖的躺着六七个男子,他当即冷哼一声,命令手下将慕容芯带回去。

查出果然如他所想,这慕容纪背着他动他的女人,他当即炸毛,将慕容芯关入暗牢,然后跑到醉香楼,当看到那美脸肿得像猪头,已经认不出全貌的陈忆梦时,则心疼地为她请来好的医士。

经过十几天精心的调理,陈忆梦的身体逐渐好转,面貌也恢复得更是水嫩!

醉香楼也因为陈忆梦受伤而暂停表演,虽然刘妈妈等人有些意见,但两女的后台何其大?

陈忆梦有凤濠照着,白诗琴则由离冥及冷秋离照着,当时看见两个地位显赫的美男一前一步的跑至白诗琴的房间,更是暗暗后怕的好久,庆幸白诗琴这丫头不记仇,不然别说他们,就是白家主也是饶不过她的!

慕容芯也在关了三天的暗牢后被放出了,原因当然与慕容承相有关,不过慕容芯也因此松口,答应让凤濠娶陈忆梦进门,凤濠见此也没在多追究!

兴高采烈的跑到醉香楼告诉陈忆梦,他已经则好日子,十日后大婚...

陈忆梦听到消息当真是开心无比,心中人没有得到,但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另一种生活,太子侧妃,这权力财力可是不小,以后她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吃苦受累了!

白诗琴虽然好几天没有见到陈忆梦,但她听到消息也为陈忆梦感到高兴,好姐妹要嫁入豪门了,她能不高兴吗?

她懒懒的坐在桌椅旁,扒拉着眼前这冷秋离送来的葡萄,“噗...”她一口将葡萄皮吐到桌上!

“哎...”她轻叹一口气,她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若是现代,有电视,有麻将,有小说,各种娱乐生活,而这古代呢,日子当真是乏味无比,一点意思也没有!

想及此,她更是再此长长的‘哎...’了一声!

“小东西,无聊啦?”一抹红色的身影闪到白诗琴的身前,轻轻的点了点白诗琴的脑袋,轻笑的说着!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东西!懂...”白诗琴嘟嘴,这离冥从求她出来那天开始,就不断地小东西小东西的叫她,她虽然这本尊看起来比较小,但她实际年龄可是比他大了好几岁呢!

这离冥跟冷秋离两家伙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却是老是老成兮兮的,她觉得很不爽!

“呵...本楼主爱怎么叫怎么叫!你管不着!”离冥往床边一坐,‘啪...’的将一本书册放到白诗琴的面前。

白诗琴定眼一看,上面草草地写着野书两个大字,再抬手草草翻过“哈哈哈...”白诗琴大笑出声!

“呵呵...春宫书?哈哈哈...这什么图?这造型?呵呵...原来你们古代的小说是这个样子的?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白诗琴捧腹,这寥寥几笔,草草画功,古代人居然把这小说写成这样!

离冥皱眉,他是知道她好动,所以命手下给他找来给白诗琴作消遣用的,却没想到她作这般反应是为何?

心中疑惑未解,待听到白诗琴笑着说完后,他顿时大窘...却原来!

定是手下以为他要书是给他自己看的,所以找的书!

顿时一沫红晕爬上离冥的面上,幸好是面具遮住,不然他可是丑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