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舞女倾宫城

【050】 复杂心镜

舞女倾宫城 yan98001 2022 2013-08-09 13:19:45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残脸的女子会跟刚出场的凌王殿下有任何瓜隔!

紧盯凤殇的那些女人自然瞧见那个绝世美男的俏皮动作,这一发现让她们雀跃得发晕,不愧是曾经那个风采非常的男子,一频一笑就是那么牵动她们的心呢!

然而有两个人,一直注视着白诗琴,一个便是凤濠身后的陈忆梦,她忐忑不安的来到这赏花大会,希望有机会能够得到白诗琴的回应,可让她失望的是,不知是人群众多还是怎么回事?

当事人愣是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她看着白诗琴怎样的牵动人心,看着那个绝世风采的男子怎么震憾全场,就在她已经认命的知道今天她的期望会失败的时候。

她看到那个让她一度心动的男子,换上云旭国皇子专用的玄色衣袍,顿时贵气尽显,还是那个冰冷的外表,但她敏锐地捕捉到冷秋离看白诗琴的灼热眼神,似惊艳,似痛苦,似落莫!

再转向凤濠,只见凤濠一直用阴沉的眼光紧盯那个绝美的男子,倒对白诗琴没有任何在意,这让她那颗失落的心终于找回那么一点温暖。

即然如此,她便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的心放在她的男人身上吧,至于其它事其它人,就顺其自然吧!

冷秋离落莫无比,他看着那个人儿与其它男子的互动心如刀绞,为何?

除了那个叫离冥的男子外,她还会对其它的男子有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呢?

他心中强烈不解,他完全相信她不是那种重外表的女子,再仔细看看那个绝美的男子,他在脑中不断收索着有用的信息!

幕地,脑中那个红色的身影与眼前的男子重叠在一起,猛地一下,他敛下眼眸,难道...

除却这些人,有一个女子在凤殇出场的时候就眼神灼灼的紧盯着他,似复杂、似惊喜、似眷恋、似压抑等等等等!

从听到凌王两个字,她的身体就僵得笔直,终于...

当看到那个曾经痴傻的男子凤采如初的站在人前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复杂,她以为她对他只是利用,却原来,当再次看到出现在面前的人时,方知她对他还是有着眷恋!

过后便是恼恨,为何当初她的眼晴是瞎的吗?

那个一个风采傲然的男子,她愣是利用了他,为了那个狠心,毒辣的男子,利用自己的美色害惨了他,可到最后,她得到了什么?

想到最近两个月凤濠都与她有半点亲近,她恼怒的瞪向那个叫陈忆梦的女子,终有一天,她要将她踩在自己的脚底下!

各种各样复杂的心镜中,凤皇,冷皇,羽皇,宣王,凤濠,凤殇,冷秋离,白诗琴等人已经落坐于赏花大会中!

只见凤皇,冷皇,羽皇三人并排而坐,宣王紧挨其后,凤濠,凤殇,冷秋离等人自然落于下坐。

而白诗琴即不是哪国的皇家公主,也非大臣的子女,当然只能跟白靖,白书云等人一起落坐于最下方,这当然是白诗琴想要的结果,高处不胜寒啊,坐在上方的位置那么吸引人,她可不想让自己成为众失之地。

自始自终白书云在经过开场的闹剧之后,便敛下心神,安份的跟在白靖的身后,哪怕是那个幕地牵动她心的男子出场,她也强自镇定,不让自己露出什么其它的表情,她怕再次成为人们的笑柄!

以往的赏花大会便是写诗作对歌舞表演等等,天宇国皇室自然会参加,所以每年及第的男女,有家底的都会齐齐参加,说是赏花大会,倒不如说是一个变像的相亲大会。

皇室以才情选出最为优秀的女子进入宫中,姿色优的当然不是伺候皇帝就是皇子了,今日得知其它三国的皇帝及王爷都来了赏花大会,她们更是兴奋不已,希望得到那些高高在上的男子的青睐。

只听得一位太监总管尖锐的高呼一声:“大会正式开始!凡是获得头筹的,不管是公子还是小姐,凤皇必答应一个要求,以示奖励!”

话落‘哗...’地沸腾,还是沸腾,本来她们也是为了得到皇家的青睐,现在凤皇还许她们一个承诺,这样的诱、惑下谁人不心动?

就连白诗琴都饶有兴致的眨了眨眼,她不由的遐想,如果可以,她是不是能请求皇帝给她一个将军之位?以便她更好的帮助凤殇呢?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且不说有没有女将军这样的先例,就她这款式,也当不起那个职责呢,况且,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如果是女子得筹的话,除了嫁入皇室,还能做什么?

她犹如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现在凤殇虽然也是皇室男子,但毕竟不只他一人,她本能的不愿意因为其它人的阻碍而影响到他俩的关系不是!

汗...白诗琴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已经认定如果自己出场,一定会拿得头筹的,如果杏儿知道她的想法,一定是狠狠地鄙视她一翻!

没办法,她家小姐就是太臭屁...

思绪飘远间,听得得尖锐的男声再次说道:“第一场题目为以赞春为题,作诗一首,由四国各位皇爷们来把关,选出优秀的才男才女以入围下一场,下面请所有想参加的公子小姐们领纸笔!”

一时间所有想得到重赏或是想得到皇家青睐的男女均是雀跃的一嗡而上,最后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那壮观的场面引人砸舌!

“小姐...咱们快去呀!”杏儿焦急的拉扯着白诗琴,那个白书云早就去领纸笔了,怎么她家小姐一点动静也没有?

“呵呵...小丫头,急什么?咱们就不去凑热闹了!”白诗琴笑着拉住嘣哒的杏儿,坐回属于她的位置!

“琴儿,不要告诉我你不去参加比试?”白靖不可思议的看向镇定自若的白诗琴,他这女儿怎么越看越高深了?

“有何不可呢!”白诗琴答道,分清形式的她对那个什么比试就不感兴趣了,笑话,她可不想被那么多神色各一的男女当成猴子一样耍来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